禁咒師 第二部第四章(二)

管理者?明峰愣了一下,仔細思索這個常常聽到的名詞。

「…每個城市都有管理者嗎?」他提出長久以來的疑問。

「不。」麒麟沾了水,在大門畫著龍飛鳳舞的符,「不是每個城市都有…雖然每個城市都有其生命。但並不是每個城市都有『魔性』…或者你要稱呼為『神性』。」

【Google★廣告贊助】

她偏頭想了一下,「其實,魔性都市的本質比較類似『物妖』,日久成精的那種。有的因為位置、有的因為歲月,除了城市的生命以外,又演化成大妖…但這是很粗糙的解說。比起仙魔妖靈,『魔性都市』雖然由人所創,卻屬於自然的一部份。眾生法力再強,也沒辦法跟『自然』對抗…」

明峰聽得有點頭昏,似懂不懂的。「…這裡,位置屬於藏風聚水之處,更是立都超過百年之久。為什麼會沒有管理者?難道跟香港一樣,龍女咒殺了所有的候選人?」

「呵。」麒麟忙完了,坐在窗台上看著絢麗的萬家燈火,宛如打翻了珠寶盒。「不是這樣的…」她垂下眼簾,語氣充滿了感傷,「…這城市來不及慢慢長大,強迫性的整容了。手段是這樣的粗暴,簡直像是大火兇狂後的灰燼上,硬整容出現代化的豔麗風貌。連都市的基本生命力都奄奄一息,怎能奢想她還能發展出魔性,甚至會自行選擇管理者呢…?」

「揠苗助長是最壞的。」麒麟有些怏怏不樂,「尤其是城市。」

因為城市的力量不夠,所以沒有辦法鎮壓眾生嗎?他隨著麒麟的眼光望過去,覺得這樣燦爛的夜景雖然與都城相似,卻隱隱有種欲淚的悲傷。

痛楚的城市,橫溢的貪念和物慾…卻沒有秩序,無法管理。他想到在舒祈家裡作的「夢」,那個白紗染黃,依舊安穩艷笑的魔性天女姿容…

他似乎有點懂了。

「我餓了。」麒麟伸了個懶腰,「去做飯吧。我想冰箱應該有些菜可以作。」

「欸?我們不出去吃嗎?」明峰驚醒過來,「不然應該可以叫外賣吧?」

「別折磨我的腸胃。」麒麟躺在沙發上,「香港到底是停留時間不多,所以才勉強吃外頭的食物。乖乖做飯去吧。」

明峰想抗議,躺在床上的蕙娘虛弱的張開眼睛,「…我來吧。主子,妳得吃好一點…剛剛的咒耗了妳不少精氣…」

「我來我來,」怎麼可能看蕙娘病得要死還起床做飯,「我來作就好了。」

進入光潔亮麗的廚房,驟眼看真的非常現代化。一體成形的流理台,各種小家電都俱全。但是他打開冰箱…冰箱的燈居然不會亮。

是壞了嗎?但是蔬果等食物都放得好好的,冰箱也還是冷的,只是聲音有點大。想要點起瓦斯爐…打不出火來。烤箱是壞的,一開水龍頭,沒多久,底下也開始淹水。

他這頓飯煮了快兩個鐘頭,但是麒麟居然沒有催促,只是闔著眼在沙發上睡著了。「麒…」

「且別喊她。」蕙娘推被坐起,挽了挽頭髮,臉孔慘白得可憐,「你且先去我包包裡小袋裡拿酒出來。」

「…麒麟不是禁酒嗎?」

蕙娘勉強笑了笑,「現在禁不得了。之前她禁酒,怕飲醉誤事。世人只知好酒是壞事,卻不知道酒能淨魔祓妖。」每五年來一次祓災…這城市卻每況愈下。麒麟又耗了精氣硬把邪氣驅趕…這才累得力倦神疲,動彈不得。

「你勸她喝幾口,她才吃得下飯。」蕙娘感到一陣陣的虛軟,又和衣倒下。

找出了酒,麒麟聞到酒香醒了過來,「…嘖,我工作的時候是不碰酒的。」

「主子,」蕙娘顫聲的喚著,「您靈力不比以往了…且把原則放鬆放鬆,喝一點吧。不然您怎麼吃得下飯呢?」

「不到這種地步吧?」麒麟拿起筷子,卻一點食慾也沒有。剛剛果然太勉強…即使有風羽相助,她還是累得吃不下。這城市的邪氣真的太重了…硬要在裡頭清出可以呼吸的空間,對於現在的她,太勉強。

難道我該退休了?舊傷隱隱作痛,她心底有些惘然。

「嘖,想喝就喝啊。」明峰粗聲粗氣的倒酒,「別喝到肝指數亂飆就好啦!蕙娘要妳喝,妳就喝吧。」

麒麟瞪著酒,輕嘆一聲,喝了下去。疲憊的面容像是久枯的花兒逢了甘霖,漸漸的有了精神。

所有的邪氣都被逼了出來。

她滿足的呼出一口氣,揮手將香煙扔進垃圾桶。然後據案大嚼,跟以前似乎沒有什麼兩樣。

但是明峰知道,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