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四章(三)

在這城市住了幾日,明峰覺得很奇怪。這個外表華麗的城市…卻只有外表而已。只要隱藏在外表之下的東西,幾乎壞掉的居多。連他打開衣櫥要掛衣服,都讓木刺扎了好幾下。

一種粗魯不重視內涵的華麗。

他照顧著生病的蕙娘和昏睡的英俊,麒麟每天早出晚歸,身上帶著檀香和甜膩的味道和滿身的疲憊回來。

【Google★廣告贊助】

明峰只知道麒麟在做祓災的準備。她會被邀請來這裡,就是為了祓除這都市的龐大妖禍。但是麒麟不准他去,他也只能乖乖聽命。

那位叫做小杏的小姐天天跟著麒麟進進出出。但是明峰卻很討厭她…說不出為什麼。

就在麒麟準備好的那一天,她囑咐明峰,「你千萬不要離開這棟大樓。畢竟你修為還淺…蕙娘和英俊都需要人照顧。」她輕嘆一聲,「這裡的問題很嚴重…等我處理完,我們馬上離開。」臨出門的時候,她惘然的頓了頓,「這是個人吃人的都市…」

還來不及問,麒麟已經出門了。

明峰發呆了一會兒,又把裡裡外外打掃一遍,順便把漏個不停的水龍頭修好了。英俊終於醒了過來,撲翅飛到他的肩膀,「主人。」

「好點了嗎?」

「嗯…」英俊撒嬌的將九個鳥頭在明峰臉上磨蹭,「…我不喜歡這裡。」

「…我聽麒麟說,這城市的人氣多到蔓延在空氣中,你光呼吸就可以過日子了。」明峰摸了摸他的背,「為什麼還不喜歡。」

「我不喜歡骯髒。」英俊嘆氣,「混了很多骯兮兮的邪念…會讓我變得奇怪。」

門戶一響,英俊突然一跳,颼的一聲鑽進蕙娘的被窩發抖。

明峰回頭一看,是小杏。

「呃,麒麟不在。」明明知道她是人,但是他會產生碰到妖怪的自然反應…他暗暗把火符塞回袋子裡。

「我知道。」小杏垂下眼簾,「剛剛我送她去祭壇了…」她露出甜美的笑容,「我想這段時間都跟麒麟大師忙進忙出,沒時間好好招呼你。明天你們就走了…」

她提起一鍋保溫著的湯,「這是我親手作的。聽說你很會做菜,也幫我打個分數吧。」

打開鍋蓋,明峰聽到尖銳的哭叫聲。像是要撕裂耳膜一般…他嚇得往後一跳。

「怎麼了?只是餛飩湯而已啊?」小杏笑笑的靠過來,「吃吃看嘛,這餡兒可是我費心找來的,可以養顏美容喔。」

「…青春美麗有那麼重要嗎?」明峰抑止不住自己的顫抖,卻不是因為恐懼,「有重要到奪去嬰兒的生命嗎?!」

小杏變色了。「為什麼你會知道?麒麟知道也就罷了,你這樣一個沒有什麼法力的笨蛋…為什麼會知道?嬰兒又怎麼樣?人不是吃豬吃牛?同樣都是肉,同樣都是殺生,有什麼不一樣?想要永遠青春美麗錯了嗎?我又沒有殺他們!」

她一步步的走上前,每走一步,臉孔就發白一分,修剪整齊的指甲撤根兒發黑,跟著竄長。

「大家都這樣吃,又不是只有我!更何況這是人家墮下來的胎兒…又不是我殺的!憑什麼因為我吃了這個,麒麟收你不收我?我會不如你這沒用的東西嗎?」她逼了過來,「你給我吃下去!吃了以後,我看麒麟還有什麼理由拒絕我!」十指烏黑箕張,撲了過來,明峰急急的一閃,卻重心不穩,仰面跌倒了。

小杏不懼還在冒煙的熱湯,從裡面撈了一個餛飩,騎在明峰身上,硬要塞進他嘴裡,「吃下去!你給我吃下去!」

明峰讓她掐得幾乎窒息,只能勉強將頭別到一邊去。驚覺她的力量大得驚人,居然推不開她。

正在難分難解的時候,小杏被蕙娘撞開。她不耐的將額上散亂的頭髮推了推,冷冷的說,「我從沒見過自找當殭尸的…這樣的青春永駐很有價值嗎?」

小杏怒吼一聲,一爪子抓過來,「我不是殭尸!」

蕙娘將明峰拖了開來,硬生生挨了她一爪,臉頰上淋漓的血痕,「妳瞧瞧自己的模樣吧。是不是殭尸,問妳自己就好了。」

「我不是…我不是…」小杏喃喃著,她抓起整鍋熱湯潑了下來,「妳才是!妳才是殭尸!」

蕙娘讓那鍋熱湯潑了,卻全身反而起了霜,僵硬了起來。這是她的罪業…她逃不開的罪業。這可怕的城市…將吃食這種東西當作時髦,蔓延著相同的罪業…

光聞到就受不了,不停的衝擊她,讓她乾渴飢餓,幾乎壓抑不住…但是她對著麒麟起過誓,起誓再也不吃人…誓願和罪業,還有這個城市的罪惡…

她被束縛的動彈不得。

小杏露出狂喜,「我制服她了。我制服殭尸了…哈哈哈哈~」她發出狂笑衝了過來,抓住明峰,「吃下去!」那個餛飩在她手裡被揉成一團肉醬,「若這有罪,你也跟我承受相同的罪吧!吃下去!」

她突然讓九條蛇頸纏繞得動彈不得,狂怒之餘,她在英俊的蛇頸上亂抓,「放開我!你這醜陋的東西…」

「我不要!」英俊發著抖,咬著牙死撐,「我不會讓妳傷害我的主人!我死也不要放!」

明峰看著滿地的湯湯水水,僵硬的蕙娘,死命對抗的英俊…

他突然很厭惡,非常厭惡。厭惡這種將吃人看得理所當然的行為,厭惡自己無法保護自己親愛的家人。

(是的,他也將蕙娘和英俊看成自己的家人)

厭惡這個為了青春的貪念,自甘成為殭尸的女人,厭惡這個充滿邪念的城市。他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他媽的,妳給我滾~~~~」

他衝口而出,這不成咒的「咒」卻挾帶了強大的力量,像是狂風般,將小杏臉上的皮膚片片刮起,她就宛如風化的枯葉,剝落而粉碎的消失了。

遠在最高的樓頂開壇祓災的麒麟和明峰的力量起了共鳴。像是無數生命力狂湧,她藉了這股怒氣,揮下風羽…瞬間掃蕩了整個城市的邪氣。

…她是收了一個奇異的弟子。

回到暫居的地方,明峰滿臉淚痕的看著她。這孩子跟她…其實是很辛苦的。

「你想回紅十字會嗎?」她累得往沙發一癱,「如果你想回去,我幫你說情看看…好歹也有圖書館員可以作。」

「不要!」明峰正在擦地板,「妳別想這樣就可以甩了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