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五章(一)

第五章 生存在人世的眾生

按照美國的電影類型細分法中,有種roadmovie,就是所謂的公路電影。時代背景通常設定在二十世紀,車輛成為冒險探索的工具,主要是以路途反映人生。

當然啦,看著大螢幕的千里奔馳,看起來很寫意。但是實際上…

【Google★廣告贊助】

明峰只覺得一整天開下來,他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酸痛(開車緊張過度的緣故),喉嚨沙啞(吼出來的),兩腿發軟(坐太久),他嚴重懷疑為什麼有人可以忍受這種長途旅行。

「…我們改搭大眾交通工具好不好?」他已經沒力氣爬下駕駛座,即使安排好的住宿處似乎很舒適。

「不好。」麒麟喝了一天的酒,依舊精神奕奕,「我不吃飛機上的豬食。」

「…你不是說我開車技術很爛嗎?」明峰連發脾氣的力氣都沒了。

「這也是一種修行啊。」麒麟長歎一聲,「我時時刻刻不忘修行的。」她搖了搖空酒瓶,「不知道紅十字會有沒有安排一些酒啊…」

「妳先看看自己的肝指數啊!」明峰忍受不了了,追了上去,「別喝了!妳這死酒鬼!難道妳不知道…」

「你很煩呢。」麒麟火速在酒櫃搶過兩瓶酒,「你懂啥?酒是清靜之物,可以逼出體內邪氣欸!喝酒對我是很重要的事情…」

「飲酒過度會導致肝硬化,清靜個屁啊~」明峰跟她搶起酒瓶,「醫生說過妳不能再喝了…妳的肝啊!要不要掏出來看看?大概早就可以當石頭打死人了,硬邦邦!下次除妖扔妳的肝就好了…」

「唉,主子、明峰,不要吵了…」蕙娘在旁邊苦勸,「唉唉,你們吵了快一年,還吵不膩呀…」

只有英俊很聰明的沒捲入戰局,將行李從車上搬下來。他展目望望,倒是有點納罕。他們穿過了正常的道路,也在明峰半打瞌睡的時候穿過了冥道。

(真奇怪,這樣居然沒發現,他的主人果然是強者)

他們幾乎穿過了半個大陸,來到北方的一個古都。他敬畏的抬頭,漫長的歷史在此留下深刻的印記,濃郁的像是伸手可以摸到過往的一切。

這就是古都。多少人類和眾生在這裡生活過,交織出多少悲歡。塵土飛揚,隱隱像是金霧。這種迷離的氣氛多少會有些妖氣。

但是這裡卻沒有那種妖氣。

這是很令人奇怪的。太乾淨了。英俊使勁嗅聞了一下,卻因為乾淨的黃塵打了個噴嚏,然後什麼味道都沒有。

「英俊,發什麼呆?」明峰喊著,「再不進來就把你關在外面了!」

九個鳥頭遲疑的往各個方向張望,他有些不安的跟進屋子裡。是,他沒有聞到妖氣,但是卻有種難以形容的…腥味。

卻不是令人不快的味道。反有有些懷念,有些模糊的依戀。

臨進門前,他瞥見了天空懸著渾圓的月,正緩緩的從地平線升起。

這次紅十字會配給他們一棟老洋房,頗為舒適。不過明峰很不想去問,為什麼冷氣機沒插電可以這麼冷…

反正冰箱有插電就好了。

一來是累,二來是醉,麒麟掃光全桌的菜以後,就呻吟著爬上床睡覺了。明峰雖然累到頭痛欲裂,不過還是去泡了個澡。

浴室很幽靜,有個大浴缸,推窗就是明亮的月色。一面泡澡,一面看著美麗的月,英俊被拎進來一起洗,很享受的半瞇著眼,趴在浴缸邊緣哼著聽不懂的小曲兒。

一切都是那麼安靜。

但是…月兒升到中天,最亮最圓的那一刻…他聽到了宛如浪潮般此起彼落的聲音。那是細微的輕呼,明峰突然僵住,他不知道看到什麼…還是沒看到什麼。

細細的聲音,在整個古都迴響。像是痛楚,又像是迷離的呼喚,整個古都宛如在月光構成的海底,一切都蕩漾了起來。

他呼吸著月光,望著月光的潮汐。奇異的氣味蔓延,他在充滿鹹味的風中驚愕著,不明白這種奇異的變化何來。

若不是英俊緩緩的沈入水底,發出溺水的聲音,明峰 大約也不會驚醒。他慌張的把那隻九頭鳥撈出來,發現他泡了太久的熱水,居然泡到暈了。

那是什麼呢…?

明峰提著半熟的英俊,搞不清楚經歷了怎樣的神祕。

他不知道的是,這個奇異的月夜,莫名的死了一個男人。在這個月夜之前,也有相同的事故。

***

「我們又不是警察。」明峰緊張兮兮的跟在麒麟身後,「我們來幹嘛?!」

「你沒看過死人?會怕?」麒麟睇了他一眼。

「我…」明峰一時語塞,「我可是上過大體解剖的!我怕?哼,笑話!」

說得這麼豪氣干雲…那不要臉孔慘白好不好?麒麟搖搖頭,穿過警戒線。那男人還僵臥在床上,嘴巴張到不能再張,嘴角居然還有些破裂,瞳孔突出,充滿了恐懼。

明峰倒退兩步,摀住嘴,「…垃圾桶在哪?」

在公安的竊笑聲中,他抱著垃圾桶大吐特吐。

麒麟連眼皮都沒抬,「死因?」

「看起來是心臟衰竭。」法醫模樣的年輕人遞了本報告。

「是嚇死的。」麒麟抱著胳臂一會兒,「這不是第一起吧?」

「…不是。」法醫將手伸入口袋,「連他在內,四起。」他憂鬱的看著死者,「聽說妳是紅十字會派來的?」

麒麟笑了笑,「是。」

法醫仔細看了她幾眼,「哦?這是妖怪幹下的命案?你們紅十字會除了這些怪力亂神還能說出什麼?」

「是不是妖怪我不知道。」麒麟將手覆在死者的眼睛上,然後移開,「但他不是無辜被殺的。」

「局長!」麒麟喊了起來,「讓我看看最近的檔案可以嗎?是…我知道…呵,我也不會耽誤我的工作的…」

明峰抱著垃圾桶虛弱的說,「…我不是看到死人吐的。」

「我知道。」麒麟拍拍他,「其實我也滿想吐的。」她攤開手掌,「你看得到什麼?」

明峰瞪著她空空的掌心,兩眼一翻,昏倒了。麒麟將掌心握起來,把邪惡的回憶凝聚成一個黑色的丸子。

「我說啊,明峰…你也太敏感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