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 楔子(下)

明峰覺得有點發暈…麒麟欸…傳說中的聖獸欸…為什麼這位傳說中尊貴的聖獸會和甄麒麟扯上什麼關係…

「如、如果她是妳的玄祖母,那那那…那大聖爺…」明峰越來越結巴。

「呃,」麒麟的臉孔有些紅,「我只能說,甄家很受奇怪種族的喜愛。」

【Google★廣告贊助】

「什麼奇怪種族?」美貌天女啐了一口,「我跟大聖爺可是姻親呢。小孩兒,妳是我家麒麟的男朋友?」

「妳看我像是瞎了眼嗎?!」麒麟和明峰一起怒吼起來,同樣顫抖的指著眼睛。

天女看了看麒麟,又看了看明峰,噗嗤一聲嬌笑。她沒再答理麒麟,規規矩矩的福了福,「妾身名為子麟,乃是麒麟一族的族長。承蒙您照顧我家不肖的麒麟種…」

「哪裡哪裡,身為弟子是應該的…」明峰慌張的回禮,「只是照顧她真的很辛苦…」

「是呀,這孩子不知道像到誰,這麼令人擔心…」

「喂!你們不要這麼大方的應答起來!」麒麟火了,「玄祖母,妳無故下凡做啥?妳要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沒有詔令就下凡來可是…」

「我當然是有詔令才下凡的呀。」子麟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的。

妳說,妳有詔令,大大方方的下凡?

麒麟臉孔一白,反身衝進屋子裡大嚷,「不好了不好了!一級警報一級警報!蕙娘快把所有的酒都藏起來…啊啊啊啊,玄祖母,那個不能開!那甕是蕙娘才弄好酒母的鬼釀!…不行不行,那個妳不能喝,那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香檳啊~喂喂,妳不要喝我的白蘭地…等等,等等!妳別連米酒都拿走啊~」

麒麟漲紅著臉搶酒,為了不讓子麟喝光,她乾脆一面把搶到的酒就著瓶口喝了起來。

看著一片雞飛狗跳,不知道為什麼,明峰有種極度不祥的感覺…

他好像看到兩個麒麟在互相搶酒喝…這勾起他往日傷痛的回憶。小心翼翼的悄悄挪到門邊,就快奪門而出的時候…

「明峰來!」喝得半醉的麒麟兇惡的將他抓住。

「我我我,我去買菜!」明峰只想趕緊逃生。

「與其讓那隻母蝗蟲喝光我的酒…你也來幫我喝!」不由分說的,麒麟開始朝他嘴裡灌酒。

「咕嚕嚕…」明風掙扎半天,好不容易緩口氣,「妳以為妳在灌蟋蟀?夠了沒啊~」

「明峰弟弟很會喝喔。」微醺的子麟將明峰的頭按在自己柔軟的胸脯上,「來,姊姊餵你喔…」又是一瓶酒栽過來。

天…啊…這位美貌天女,尊貴的聖獸…怎麼跟大聖爺沒兩樣?

「…讓我回去當圖書館員吧~」明峰發出淒慘的哀號。

把所有的酒都喝光,明峰已經快醉死了,倒在沙發上打鼾。麒麟打了個酒嗝,不得不承認自己喝了太多。

「果然人間的酒比較好喝。」子麟滿意的晃了晃剩下的半杯葡萄酒。

「天帝下詔讓妳來凡間跟我搶酒喝?」麒麟沒好氣。

「這是我小小的福利。」子麟閉了隻眼睛,「妳知道,身為大聖爺的姻親,其實是有滿多特權的。」

「…太祖爺爺從來不承認妳這個兒媳婦。」

「但我的確是嫁給他兒子呀。」漂浮於空的子麟盤腿而坐,滿臉笑咪咪的。

麒麟望了她很久,突然有幾分頭痛。她從來不知道遺傳是這麼令人討厭的東西,她實在不懂,都傳了近百代了…她和這個玄祖母居然意外的相似。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令人討厭。」麒麟咕噥著。

「人貴自知。」子麟豎起食指,「能夠有這種自覺是很珍貴的喔。」

…妳到底是來幹嘛的?

「我會這麼討人厭也是因為妳高貴的遺傳!」麒麟沈痛的指過來。

「才不是!」子麟很快的否認,「那一定是大聖爺的不良基因。」

(遠在天界的大聖爺打了好幾個噴嚏,感到一陣陣的惡寒)

「妳到底是來幹嘛的?!」麒麟憤怒的握拳了。

「說服妳回天呀。」子麟溫柔的看著和她非常相似的玄孫女,「孩子,妳這樣的身體維持不了好久了…天帝答應我,只要妳回天,就讓妳轉生成麒麟。妳原有我族血脈,要轉生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條件呢?」麒麟皺起眉。這又不是吃魯肉飯,有這麼簡單?別唬她了,這種轉生不但要使用珍貴的育聖池,還必須耗費許多麒麟珍貴的道行。

麒麟知道玄祖母向來寶愛她,法術根基有一半多是子麟偷偷教她的。但是要耗費到珍貴的同族道行,子麟不可能會願意的。

雖然嘻皮笑臉,但麒麟聖獸可以在天界繁衍生息,不受別有居心的仙神奴役驅使,這位麒麟族的強悍女族長功不可沒。

她漫長的一生只嫁過一次,嫁的是大聖爺人間的孩子。為了族民,她是什麼都可以捨的。

「把那個孩子給我。」子麟輕笑,「或者說,把那個孩子給天帝。」

她們都知道,那個孩子是誰。

「免談。」麒麟回答的很乾脆。

「我想也是。」子麟輕嘆一口氣,「好啦,我的任務達成了。上次我要妳買的香奈兒套裝妳是買了沒有?我等著穿很久了呢…」

「喂!妳不要那麼大方!隨隨便便就翻我的衣櫃!喂!」麒麟氣急敗壞的衝進房間,子麟已經興味盎然的開始試穿她所有的衣服…而且很不客氣的把喜歡的都打包帶走。

「…妳在天界穿什麼香奈兒啊?!把我的LV包包還來!」麒麟真的要氣炸了。

「這是天界最新的流行欸。」子麟滿臉無辜,「剛好我們的身材很接近啊…」

「我比妳高兩公分好不好?等等!妳連我的皮大衣也要搶?妳夠了喔!那是鹿皮…妳不是慈悲的聖獸嗎?穿什麼鹿皮啊~」

「皮又不是我剝的,也不是我買的!」子麟很努力的跟她搶。

搶輸的麒麟很疲倦,覺得她被搶劫了。「妳啊…快回天界去吧!」

披著柔軟的皮大衣,子麟望著她,突然溫柔的摸摸麒麟的頭髮。「妳知道那孩子是天界和魔界都想要的吧?」

「不知道。」麒麟將頭一別。

「天帝老了,魔王也老了。可惜他們的子孫都不肖。」子麟托著腮,定睛看著麒麟。

「妳想說服我?」麒麟笑了。

「一點也不。」子麟打了個呵欠,「我們靈族歸順神族,卻不是連自我意志都歸順了。我傳下妳這條血脈,卻沒想過要左右你們的人生。」

「那騙我喝下蟠桃酒怎麼說呀?!」麒麟握緊拳頭怒吼。

「那是玄祖母的伴手禮嘛。」子麟吃吃的笑,「誰讓妳跟我這麼像…我想跟妳相處久一點咩。」她垂下眼簾,「人類的壽命,太短暫了。」

「快滾回天界!」麒麟揮舞著拳頭,「人間的空氣對妳不合適啦!」

「妳要小心不肖天孫喔。反而魔界的妳不用管…」子麟飄出窗外,「這種時代,神比魔可怕險惡多了…」

「別再來了!」麒麟衝到窗口,對著她大吼。卻站到她身影消失,才慢慢離開窗口。長生不老沒什麼好…但是對她來說,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踱下樓梯,蕙娘和她相識一眼。蕙娘是殭尸,原本就懼怕神聖的慈獸。反而妖神出身的大聖爺讓她自在。

「…不考慮子麟娘娘的建議嗎?」蕙娘垂下眼。

「妳認為我是出賣徒弟求生存的師父嗎?」麒麟反問,「我不管他是誰,誰要他,他一天是我麒麟的弟子,終生都會是我的弟子。」

醉得幾乎死的明峰抬起頭,「…讓我回去當圖書館員吧…」

「睡你的吧!你哪兒也不許去!上了賊船你還能去哪?請聽聽我珍藏已久的福音,阿門!」然後狠狠地在他頭上敲了一記。

「…主子,妳把他打昏了…這樣怎麼扶他回去睡呢?」

「怕什麼!」麒麟沾了酒,在明峰額上虛畫了個符,「咦?我的鈴呢?…」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