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五章補遺

第五章 補遺

他跟了一個奇怪的主人。英俊看著明峰熟睡的臉,靜靜的思索著。

當麒麟元神出竅,怎麼叫都不會回應時,他的主人突然大怒,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之一),「你有辦法吧?你有辦法帶我去她那邊吧?」

有辦法?阿勒…他雖然是妖鳥姑獲,卻只能在現實中飛翔,沒辦法入侵夢境啊!

【Google★廣告贊助】

「…所謂術業有專攻,這不是我的領域,我進不去夢境啊!」英俊氣急敗壞的大叫。

「夢境?你鬼扯啥啊!」明峰朝著他的鳥頭大叫,「這是他媽的障眼法啦!麒麟明明就還在這裡啊!」他指著鄭法醫的方向,「她快被幻境拖走了,趕緊救她啊!」

…什麼也看不到…主人,我這正統的妖怪啥也看不到,你怎麼…

「氣死我了,」明峰跳了起來,「大大大!你馬上變大讓我騎!不然我怎麼翱翔在幻境的海面上啊~」

這個我不會啊…英俊正想說,他卻覺得內心有股異樣的澎湃。我在延伸。他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的變化…我在延伸、巨大。直到將半個客廳塞滿,將傢具都推擠到旁邊。

「撐著點,麒麟!」明峰對著虛無怒吼,「我馬上去救妳…」他翻身上了英俊的背。

然後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英俊在想,這說不定也是另一種夢境…他看到主人發狂似的舉起右手,朝天空莊嚴的祈禱:

「萬能的天神,請賜給我神奇的力量!」

憑空打了個霹靂,「神奇的力量」居然劈開了夢境與現實的邊境,將赤裸裸的夢境顯現在他們面前。

……這是騙人的吧?那種笑死人的咒語卻能役使正宗五雷法,這也就算了…他當妖怪幾百年來,第一次聽說五雷法可以敲破各界的邊境啊~~

英俊瞠目看著屬於現實的明峰,居然可以駕著他飛翔在夢境之上,甚至可以毆打夢魔,把麒麟強行帶回來。

這根本不合理啊啊啊啊~

更不合理的是,就像明峰穿梭冥道毫不自知,他打破現實和夢境的邊境也一點感覺也沒有,好像一切都很合理…

其實這才是不合理中的不合理吧?

「你到底是誰啊…」英俊苦惱的抱住九個頭。

「他是人類。別懷疑。」冷不防的聽到這句,英俊嚇得跳起來,貼在床頭動也不敢動。

麒麟滿眼惺忪的站在房門口,「我餓了。」

「欸…」他緊張的東張西望,主人在睡覺,蕙娘被麒麟遣去準備明日祭天的儀式,先行打掃天壇。

雖然成為明峰的式神,但是單獨和偉大的禁咒師相處,他還是有點緊張的。

「呃…若是不嫌棄,我做飯給您吃好嗎?」他絞扭著雙翅。

「叫我麒麟就好啦,什麼『您』不『您』的…」麒麟發著牢騷,「隨便做些什麼都好,我很餓了…」

…她晚餐不是掃了三大盤的白酒蛤唎義大利麵嗎…?懷著不可思議的心情,英俊炒了一大盤炒飯,麒麟非常認真的吃了起來。他瞪著眼睛,看著那一大盤炒飯用光速的速度消失…

試探的送上一杯白酒。麒麟喝了一口,發出一聲滿足的輕呼。「你的手藝比明峰好很多呢,可以嫁人了。」

「呱?沒有沒有,」英俊慌張的搖著手,「我我我,我還沒修煉到有性別的年紀…」

「真的喔?姑獲鳥的性別要到長大才會改變?」

「嗯,」英俊有點扭捏,「要看我們愛上的是公的還是母的…」他熱血的握拳,「但是我找到願意伺奉終生的主人了!所有的兒女私情根本就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

麒麟笑瞇了眼睛,像是剛睡醒的貓咪,「你在想,你的主人是『什麼』吧?」

「呃…」英俊有點狼狽,「這個這個…他是什麼都不重要。但是我只是想多了解主人一些…」他害羞的拿起托盤遮住臉。

……無疑的,等你長大一定是母的。麒麟無言的看了他一眼。她這個弟子的桃花怎麼都開在奇怪的地方…

麒麟輕咳一聲,「就算他能穿梭冥道,撕開現實和夢境的邊界,他也還是純正的人類。或許太純正了些,但的確是人類。」

「可是…」英俊指著明峰的房間。

「啊,其實人類除了壽命比較短,沈睡的能力不遜任何眾生呢。」麒麟搖晃著酒,杯裡倒映的月也跟著蕩漾,「只是人類拋棄了神祕,往理性的路上走去。不和神魔扯上關係,其實對人類比較好吧…」

她把酒端到窗台上,望著朦朧的月色。「你知道嗎?人類的血緣可說是噴火獸。」

「啊?噴火獸?」英俊糊塗起來,「你是說人類想要可以噴火?」但是他在飛機上生活那麼久,沒看過任何人類噴火啊。

「不是啦。」麒麟笑了起來,「噴火獸據說擁有獅子、山羊,和龍的血。純正的人類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了…血緣中或多或少會有神或魔的遺傳。但是在這種混雜中,反而會出現很稀奇的,只擁有人類血緣的純正人類…這或許是自然開的玩笑吧。」

「…我的主人就是那種『真人』嗎?」英俊睜大眼睛。

麒麟喝著酒,笑而不答。

「…飛機有時候會有眾生搭乘。」英俊沈默了片刻,「他們在討論一個『真人』,是魔王和天帝都想要的義子。那個…」

「嘿嘿。」麒麟笑了兩聲,喝光了那杯酒,「我什麼也不知道。」

他望著麒麟好一會兒,「呃…麒麟大人,妳還想喝酒嗎?我現在也很想喝一杯。」

「整瓶拿來啦,一小杯一小杯的,多小家子氣。」

他倒了一杯自己喝,其他的都給麒麟了。麒麟喝了酒精神特別的好,拿出月琴,她開始唱著聽不懂卻異樣悅耳的歌,像是鳳凰的鳴叫。

月光在酒杯裡蕩漾,喝的時候,像是一口飲進了整個月夜。第一次喝酒…感覺真是好。

但是喝完那一杯…他倒了。全身高溫,像是一隻煮熟的鴨子。(九個腦袋的鴨子)

被吵醒的明峰扁著眼看著倒在地上的英俊,提起軟趴趴的九頭鳥。「…妳一定要教他這種喝酒的惡習嗎?妳看看他的樣子!天啊~拜託妳別在增加這世界上的酒鬼了…醒一醒啊!要不要緊?要不要喝點水?什麼不好學,學當酒鬼啊~」

英俊微微的張開眼睛,「主人…好溫柔喔…啾~☆」九個鳥頭湊了過來,吻了他一下(其實該算是九下吧),然後滿足的偎在他的頸窩。

明峰僵硬在當場,好久好久…

「我的第三個初吻啊~~」他的慘叫響透了整個洋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