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六章(二)

麒麟瞪了他好久,明峰連嘴巴都合不起來。蕙娘呆呆的伸手,接住暈倒的英俊。就算天崩地裂也不會產生這麼大的驚駭…

有人追麒麟欸!!

「…我們走吧。」麒麟決定當作沒這回事,轉身就走。

【Google★廣告贊助】

「妳不考慮看看嗎?」鄭法醫追了上來。

麒麟深深的看他幾眼,「我會當你沒說過。」

「但是我已經在全聚德訂好位了。」鄭法醫靜靜的說。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也是下番工夫過了。

麒麟果然停下腳步,呆了呆。「…全聚德早就失去古老的味道了,」她擺擺手,「我寧可回去吃蕙娘的菜…」

「我不是訂在店裡。」鄭法醫心平氣和,「我請全聚德的大廚來我家。他刻意請假在我家做菜。」

百年老店、大廚的私家菜!

麒麟站在原地,一陣陣強烈的天人交戰。

「而且,我準備了瀘州老窖。妳知道這款酒?瀘州老窖特曲始於明朝萬曆年間,距今已有四百多年歷史。素以『醇香濃郁,清洌甘爽,回味悠長,飲後尤香』的獨特風格,聞名於世…」

「夠了!不要再說啦!」麒麟掩著耳朵大叫。

拿飲食來引誘女孩子…這種人非奸即盜!明峰突然感到很火大,「對!不要再說了…我最討厭這種人。麒麟,我們走吧…」

「嗯,我們走。」麒麟堅決的挽起鄭法醫的手臂,「一切都等吃過飯再說吧。」

明峰張大了嘴,等他們走遠了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一頓飯就可以把妳騙走!妳到底有沒有女性的矜持啊~~」

「沒有。」英俊很誠實的回答。他從來不覺得禁咒師有「矜持」這種東西。

「我去把她追回來。」明峰越想越不對,「就這樣跟他走?那傢伙身體裡棲息著夢魔欸!她怎麼可以…」

蕙娘拖著他,「不用替麒麟擔心啦。我們還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

「欸?不管她好嗎?喂,真的不管她好嗎…?」不管我真的好嗎?麒麟邊啃烤鴨邊想。

大廚放棄豪華的全鴨宴,改用樸素卻紮實的鴨四吃。北地特有的大蔥搭配特薄的麵餅,加上烤得恰到好處,黃酥酥、片得極薄的烤鴨片兒;潤滑可口的鴨油蛋羹,好吃到連舌頭都要吞下去;鴨絲菜極妙,但是冬瓜槽骨鴨湯更是鮮美,喝上一口…

幸福大約就是這樣的感覺。

當她掃完整桌菜,喝著瀘州老窖…她對鄭法醫的好感度大概破表了。尤其是道地的羊酪端上來當甜點…

嗯,她覺得鄭法醫已經是她的生死之交了。

鄭法醫表面不動聲色,不過只吃得下一個鴨餅。老天爺在上…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怕的女人。不是說她吃相狼狽粗魯…相反的,即使據案大嚼她還是保持一種溫雅的風致;可怕的是食物消失的速度之快速,和那股拼命勁兒…

叫人看了就飽了,誰還吃得下?

為什麼我會想要追她呢?鄭法醫心裡湧起深深的困惑。那天他莫名其妙的在麒麟住處睡著了…或許做了什麼夢,但是他忘記了。

醒來時,看到麒麟帶著兩個黑眼圈,拿著酒瓶在喝酒。

他不得不承認,麒麟是很美…但是他覺得豹也很美,卻不會想去撫摸那隻大貓的頭。麒麟的美帶種危險性。像是上面發著強烈警告的香氣,靠近點是會死人的。

不過,大家都知道罌粟花有毒,多少人卻甘願為了那株毒花而死。

很難說明什麼緣故…麒麟明明不是他喜歡的典型,他卻在告辭後,揮不去她的影子。他莫名的湧起一股渴望,渴望將麒麟留在他身邊。

折磨了幾天,他冷靜的思考,也冷靜的去打聽情報。雖然他對靈異抱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但是基於他的家世和人脈,要摸清楚麒麟的底很容易。

雖然得到的情報…真的不多。甚至她的年齡也令人…不過修仙者本來就沒有年齡的問題。

要求她洗手作羹湯?不可能。不過他有三個佣人,還有園丁和司機(雖然是他老爸硬塞給他的),再請一個廚子不算什麼…她若喜歡,看要哪個飯店的大廚,點名就好了。

跟著她的那兩個妖怪朋友?如果她真的不肯分開,他的家起碼有也上百坪(也是他老爸塞給他的),看他們愛住哪就住哪,反正他也只用書房和臥室…別在他眼前晃就好了。

她的弟子問題比較大。都二十一世紀了,師生戀的禁忌根本跟紙一樣薄。萬一他們有私情…他實在不愛橫刀奪愛。

不過他們兩個都否認…要養她的弟子很簡單,不過添雙筷子。這些,都不算大問題。

最大的問題是…他為什麼會愛上麒麟呢?

托著腮,他困惑的看著這個大吃大喝的「少女」(非常資深的少女…)。

一方面,他很明白自己一點都不喜歡麒麟。另一方面,他又很想跟麒麟在一起。真是令人困惑的情感啊…

「還想吃些什麼嗎?」他溫文又客氣的問了。

「六分飽就好了。」麒麟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滿足的喝了一口,「吃太多我怕傷口又裂了。」

看著滿桌淨空的盤子…她說只有六分飽。除了「……」,他還可以說什麼?

「我不喜歡拐彎抹角。」鄭法醫推了推眼鏡,「甄小姐,請妳答應我的求婚。」

吃飽的麒麟向來心情比較好,她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啊,我拒絕。但還是謝謝你請我吃飯。」

意料中的答案。鄭法醫不得不承認,他鬆了口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有股莫名的失落緩緩升起。

「妳不考慮退休嗎?」他衝口而出,「我不會強行要求妳要履行夫妻的義務,但我希望可以天天看見妳。如果妳想退休…我的家還算是個可以休息養老的地方。」

「…這是你家?」麒麟大吃一驚。她還以為是古老宅院改建的公園咧!這位鄭法醫是出身於哪裡啊…?

不過她很快的丟開了。塵世的繁華如朝花夕拾,她向來不放在心裡。阿拉伯的大公還跟她求過婚呢,庭園何止這裡的百倍奢華…雖然他的理由有點令人乾扁。

她只是名字叫做「麒麟」,可不真的是拿來鎮國的聖獸呀!!

「我很忙,沒有空結婚。」麒麟很乾脆的拒絕了,「再說,你並不喜歡我。」

「妳看得出來?」鄭法醫訝異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龐。

麒麟站起來看了他一會兒,輕輕點了點他的胸口,「是你的夢境裡棲息了一隻夢魔。你只是被夢魔影響…並不是真的愛上了我。」

人類,真容易被夢影響啊。麒麟輕輕嘆了口氣。

「…我知道我的裡面棲息了奇怪的東西。」鄭法醫低頭,「但是我向來可以和他劃清界線的。」

麒麟搔了搔臉頰。論理,她可以不甩那隻夢魔。論情,她卻不由得同情他。

愛上我?那跟想要撈起水裡的月亮一樣虛幻。麒麟幼年就開始持修,對情愛向來沒有興趣。修持到這個境界,更沒有可能了。

「我幫你一個忙。」她沾了沾酒,「但是也請你好好對待你的夢魔吧。別把他困得太深…」

她用酒在鄭法醫額上飛快的畫了一個符,結手印將符打進去。鄭法醫只覺得一股沁涼的酒氣在口中化開來…像是被徹底洗滌了一樣。

連深深夢境裡的夢魔都接到了帶著酒香的春雨。他知道,這是麒麟溫柔的回應。那春雨…在他掌上凝成深藍的珠子,晶瑩而溫潤。

她拒絕了我,卻將溫柔留下來。夢魔想著。我是愛上了一個值得愛的女人。雖然遺憾,他卻緩緩閉上眼睛。

或許我繼續潛修,總有一天,可以到現實中,成為她的式神,忠實的服侍她吧…

「如果這是你的希望。」麒麟喃喃著,「我的夢境等待你棲息。好好修煉吧…」

鄭法醫望著她,眼睛裡充滿了驚異。這是夢吧?這是現實中異常的夢境吧?他感受得到夢魔,甚至可以「看」到他所「看」到的無邊夢海。

但是那股異樣的渴望卻平息下來。他的確,不再渴望著麒麟。

「謝謝你請我吃飯。」麒麟拍拍鄭法醫的頭,「希望你一切平安。」

她瀟灑不在乎的踱出庭園,陽光照著她閃亮的髮絲,隱隱有著光暈。

鄭法醫望著她的背影,心裡卻湧現一種異樣的滋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