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六章補遺

第六章補遺

祭天結束了。

雖然很乾扁的跟著麒麟下來,心裡有著深深的丟臉,但是滿廣場整齊羅列的軍隊,那股豪邁的氣勢還是讓人頗感動。

這樣紀律森嚴的軍隊不多見了…

整隊默默的等候,沒人咳嗽亂動,連馬都沒嘶鳴。就這樣靜靜的等待麒麟的指示。

【Google★廣告贊助】

「隱藏著星星力量的鑰匙啊…」麒麟伸出纖白的雙手,「請在我面前展現你的真實的面貌,與妳們締結契約的麒麟命令妳們,封印解除!」

軍隊臉上的面具像蠟一樣融化了,露出一張張皎潔美麗的臉蛋。

明峰倒抽一口氣,往後猛然一跳。她們不是…不是…不是姽嫿將軍林四娘女鬼軍團嗎?!

只見林四娘滿臉無奈,「…麒麟真人,就算妳不用『庫洛魔法使』的台詞,我們也是聽從詔令的。」

「這樣比較有戲劇效果。」這點麒麟是很堅持的,「妳們要依咒行事喔!」她豎起纖白的食指。

「…不能換一個嗎?」林四娘欲哭無淚,「我們比較喜歡傳統的咒。」

「妳們忘記曾經踩壞我的草地嗎?」麒麟沈下臉,「明明就說要聽我的話的。咒就是咒!有能力的人就算念卡通對白…」

「行了行了,知道了…」冥間最強的女鬼軍團攏著深沈的哀怨,「我們可以退下了嗎?」

被這種咒使喚…她們已經成為冥間的笑柄了。千不該萬不該,當初不該跟麒麟作對。難怪老前輩們談到麒麟就掩耳而逃,原來是怕這種恥辱…好生命苦啊…

「嗯嗯,車馬費我會讓蕙娘燒給妳們。」她很神氣的揮動玉笏,「立刻變回你該有的樣子…林四娘軍團!」

林四娘等臉孔一陣陣的發燒,幾乎是羞愧的沈入地下。

事實上,在旁邊看得明峰臉孔一陣陣的麻辣,也覺得滿羞愧的。

「…妳遣陰兵陪祭?」鄭法醫有些不敢相信。

「對啊。」麒麟眨著眼睛,「她們要的車馬費最少。」蕙娘已經賢慧的開始燒大堆的冥紙。

……需要這麼省嗎?他記得祭天的預算是很高的。

「其實,根本沒有祭天的必要吧?」鄭法醫瞅了她一會兒,「古都是很『乾淨』的。」

「沒錯,古都很乾淨。」麒麟完全承認,「所以開壇祭天禳災根本沒有必要。有你在…或說有夢魔在,方圓百里內根本沒有邪氣可以生存﹒」

「那妳這是…?」

「古都奇怪的死了幾個人,不是嗎?」麒麟拆下冠冕,用寬大的袖子搧風。「人心浮動不安…這種不安的影子,才是危險的地方。我在天壇祭天,人心就會安穩下來。」

鄭法醫深深的看了她幾眼。這一刻,他深深的愛慕起這位瀟灑睿智的姑娘。

「妳的符,只能壓抑夢魔的熱情。」鄭法醫靠近一些,端詳著月下溫潤如玉的麒麟,「但是沒辦法壓抑我初生的愛苗。」

他抱住麒麟,突然吻了她…或者以為吻了她。

等鄭法醫睜開眼睛,發現妖鳥姑獲的大特寫。他剛好吻在英俊的某一個嘴上面。

普通人是受不了這種刺激的…吻在一隻九頭、猙獰的妖鳥嘴上,尤其是這麼大的怪物特寫。

他晃了兩晃,暈倒在地。

一起摔在地上的英俊看了看鄭法醫,又看了看偷天換日將他塞過去,一臉無辜的麒麟,和他心愛的主人…

「我的初吻哪~」九頭鳥尖銳的慘叫劃破天際。

明峰非常同情的拍拍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