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八章(二)

麒麟將卡賓槍扔給明峰,「拿著防身。」

他膽戰心驚的拿著槍,雖然沒當過兵,但是紅十字會有射擊課,他多少也學過一些…

問題是,他不祥的預感居然成真了。那把卡賓槍果然沒有子彈。

【Google★廣告贊助】

「…沒子彈…你是想要我拿槍托打怪?」明峰幾乎落淚了。

「你可以上刺刀…」麒麟漫不經心的回答,「哎,你很煩捏。修道修這麼久,連將靈氣凝聚成子彈都不會?」

…誰會啊?妳當每個人都跟妳一樣不正常?「我可是正常又平凡的人類啊!」明峰吼了起來。

「那是你對自己不夠了解。」麒麟拎起鐵棒,「警覺點。別又被拐走了…我不太想救笨蛋。」

…跟這種師父到底有什麼前途?

說是這樣說,他還是小心翼翼的跟在麒麟的背後。漆黑的天空旋著詭異的紫,黃沙遍野,卻連一絲風也沒有。

完全的寂靜,寂靜到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麒麟一言不發的前行,不知道走了多久,腿和心都感到麻木。

他這才發現,當寂靜到一種程度,會讓人有窒息的感覺。而單調一直幾乎無盡循環的景色,會讓人疲倦,很疲倦。他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漸漸陷入一種漫長的恍惚中…

然而,他聽到了細微的聲音,打破了墳墓般的寂靜。

一個男人跪在沙土上,不斷扒抓著,像是在挖著什麼。靠近一看,不禁毛骨悚然…那個男人像是個木乃伊,枯瘦異常,一雙手早已經沒有血肉,只有白骨森森。

「這裡挖不出水。」麒麟的聲音很平靜。

「妳難道沒有眼睛看嗎?」宛如骷髏的臉孔轉過來,只見他眼窩空空盪盪,已經沒有眼珠了,「我在挖我的墳墓!」

男人不斷的抓著滾燙的黃沙,但是黃沙像是有生命似的,每挖開一些,就流入更多,「我要挖出可以躺下的墳墓,才能夠死掉。讓我死…讓我死…」他淒慘的哀號,「我錯了!我不該來盜墓…讓我死!讓我死!偉大的秦皇…讓我解脫吧,讓我解脫吧…」

麒麟閉了閉眼睛,舉起鐵棒…那男人倒在黃沙上,再也不動了。只放鬆的呼出一口氣…像是在說「謝謝。」

「…他不是妖怪欸。」明峰呆掉了。

「嗯,對啊。但他已經死很久了。」那男人漸漸風化,只剩下破布似的衣服無力的飄動,「只是他在這幻境中,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她轉頭,「那邊也有…」

到處都是沙沙的聲音,乾枯如木乃伊的盜墓者哀號,徒勞無功的挖掘著自己的墳墓。麒麟舉起手上的鐵棒,一個個的「解放」他們。

但是明峰往後退了兩步,再兩步。

「…妳真的是麒麟嗎?」他低低的問,恐懼的四下張望,蕙娘和英俊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

「你說什麼傻話?被幻境迷住了嗎?」麒麟轉頭看他,「我當然是麒麟。」

「…不對,妳不是。」明峰後退幾步,「就算外貌再怎麼像,妳也不是她。」

麒麟望了他好一會兒,「你走路走到呆啦?快點,蕙娘和英俊在前面等我們…」她伸手去抓,卻被一記火光和巨響射個正著。

她朝下看著自己胸口的洞,又看了看明峰微微冒煙的槍管。

「奇怪,」她困惑了,「這明明是你心目中的『麒麟』。不管是容貌還是語氣,能力或者是氣味,我都照你的想法塑造,為什麼你會發現?」

「妳沒學到她的偏心。」明峰蒼白著臉孔,拿槍對著「假麒麟」,「她對人類極為忍耐,絕對不會去主動拿走任何人的性命。再說,她懶。如果有人哭著尋死,她會叫他自己去死,不要弄髒她的手。」

「假麒麟」笑了,「你倒是很了解她。」她設法癒合傷口,感到更困惑了。奇怪,這樣一個小洞,卻癒合不起來,反而漸漸融蝕。

當然她還是有辦法的,只是要花時間。一槍還好,多來幾槍大約不太妙。

「那麼,你能殺她嗎?」假麒麟無邪的一笑,容貌漸漸改變,「明峰…」

他愣住了,卡賓槍匡啷的落在沙地上。他,的確無法下手。

***

麒麟向前走著,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猛然回頭,發現明峰還跟在她身後,但是…她有股奇怪的違和感。

「我有點怕…」明峰湊了過來想抱住她的手臂,麒麟警告似的舉起鐵棒。

「妳在幹嘛?」明峰滿臉困惑,「我只是覺得害怕。」

「幻妖,別枉送性命。」她不禁有些後悔,不該大意的,「李斯那老鬼拘你們來當差,又不是什麼好意的,犯得著為他送命?」

「…為什麼妳會看出來?」假明峰滿臉困惑,「明明這是妳心目中的『明峰』。」

「哎呀…」麒麟輕輕叫了一聲,「我的確覺得他膽子很小…但是他膽子雖小,卻硬撐著男人的尊嚴,是不會隨便對我示弱的。」她聳聳肩,「很傷腦筋的徒兒,對吧?」

「我愛好和平。」假明峰很遺憾,「本來不想使用暴力…畢竟李斯大人希望妳毫髮無傷的到皇上面前。」

「真剛好,我也愛好和平。」麒麟懶懶得看他一眼,「饒了你。叫李斯那老鬼把莉莉絲送出來,我給他賠個不是,大家都擱開手吧。」

「但是李斯大人的旨意不是這樣的。」他笑咪咪的伸出巨大又醜惡的爪子,「跟我走吧…在幻境中,我的能力遠超過任何眾生…」

「只超過人類而已。」麒麟拄著鐵棒,半厭煩半好笑的回望,「我召喚你回來,重生吧!蕙娘!遵從我命,去除邪惡!」

原本迷失在幻漠的蕙娘像是被強大的力量拉扯,瞬間就到了麒麟的面前,在強烈的光芒下,恢復大殭尸的原形。

幻妖露出懼色,咬咬牙還是撲了上來,卻讓蕙娘銳利的指爪劈成兩半。他不敢相信…「妳怎麼可能…式神無法進入幻境。妳曾經陷在這裡一年多…妳從來沒能呼喚任何式神…」他的聲音漸漸虛弱。

「因為我是麒麟。」麒麟微笑,有點寂寞的,「我當初陷在秦皇陵時…還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

看著幻妖分解在幻境中,麒麟默然。在她年紀還輕,收服蕙娘不久的時候,年輕氣盛的她,曾經在這幻境裡困足了一年。多少次她想使用咒呼喚蕙娘…但是所有的咒,在幻境裡都失去效用。

她能逃出秦皇陵,實在是運氣和僥倖。

多年後,她回到這裡,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將式神帶進來…只因為她已經不算是人類了。

「主人。」蕙娘恢復溫柔嬌怯的模樣,「明峰他…」

「所以我才不想讓他來的。」她的臉孔,很憂鬱,「他喚了英俊。」嘆了口氣,她朝著強烈的法術痕跡,如光般飛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