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八章(三)

他無法動手。明明知道是幻象…但是他就是下不了手。他以為已經忘記,他以為已經不再疼痛,不再想念…

但是這瞬間…他蓄滿了淚,嗓子眼像是塞滿了棉花,哽著。心頭的傷痛和思慕一起被扯開來…死別的傷本來就無法痊癒。

「…媽?」他輕輕喚著,像是回到兒提時。「不、不對,妳不是…妳太過分了…」

【Google★廣告贊助】

「明峰。」一模一樣的聲音,一模一樣的娟秀。那是他的母親,為了替他擋災,折損了壽命早逝的母親,「我一直好想你。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假的假的!她明明是假的!但是為什麼…他的眼淚無法停止,想不起任何咒語,也沒辦法抗拒虛幻的母親將他抱在懷裡…

太可恨了,連氣味都一模一樣…他更恨自己的軟弱。明明知道很可能就這樣被吸乾精氣…就是沒辦法撿起槍,射殺她。

麒麟…還是誰,快來,誰都好…他不想這樣死在妖魔手裡。若是母親知道他是這樣死的…豈不是心都要碎了?!

「英俊…英俊!」在體力大量奔流,越來越虛弱時,他鼓起最後的力氣大叫,「英俊,快來!」

孤獨尋覓的英俊聽到了明峰的呼喚。他知道,那不算是咒…但是你又怎麼知道,咒的真正面貌?

咒,難道不就是深刻的祈求嗎?

她像是一道流光飛奔到明峰面前,化為人形的她,滿頭蛇髮怒張,重創了幻妖,將明峰搶了過來。

「…不可能!」呆了半晌,幻妖摀著臉喊,「眾生無法進入我的幻境,除了人類可以以外;但是人類…人類沒有辦法在我的幻境喚出任何式神!」

「妳說什麼我不懂,」英俊鼻間獰出怒紋,「但是別想動我主人。」

明峰喘了一會兒,像是貧血般頭重腳輕。他根本沒聽到幻妖說些什麼…他只是愣愣的看著「母親」。

這輩子他再也見不到了。

幻妖修復好了臉上的傷,「妳敢嗎?」她溫和的一笑,「我現在可是妳主人的母親。」英俊大吃一驚,回頭看明峰,卻被幻妖掐住脖子。她伸出蛇髮咬住幻妖,和幻妖打成一團。

看到英俊的血,明峰清醒了過來。他突然體會到英俊的溫柔。她會打得這麼絆手絆腳這麼狼狽…只因為他在意,在意那個外形像母親的假相。

再也不要有人死了…再也不要了!

「殺了她!英俊!」他下不了手,但是他的式神可以,「她不是我媽媽!」

等麒麟趕到的時候,明峰坐在沙地上,將臉埋在膝間。手足無措的英俊,依舊是蛇髮美少女的模樣,滿身是血,只敢輕輕搭著他的肩膀。

「假的就是假的,有什麼好哭?」麒麟輕嘆,從幻妖融化成一攤的的屍首裡,掏出一個古樸的玉蟬。

找到了,陣眼。想來李斯那老鬼學會了一些什麼…知道陣眼不能擺在幻境,就像會走動的守門人,這陣眼,擺在幻妖身上再合適也不過了。

「觸犯了禁忌是要付出代價的,我承認。」麒麟冷下臉,「相對的,我的禁忌也不容觸犯。」

她捏碎了玉蟬。

整個幻境都在搖動,景物像是銳利的玻璃脆化、破裂,然後一一沒入地下。

露出一個極大的宮闕,什麼都沒有的宮闕…除了滿地重重疊疊,森然的白骨。不知道多少人困於這個幻境內,幾乎沒人可以逃脫。

而我居然逃過了兩次。麒麟其實是有些自豪的。

「…沙漠呢?妖魔呢?」明峰大吃一驚,「這是什麼地方?」

「除了秦皇陵還會是哪?」麒麟橫了他一眼,「把鼻涕擦一擦,像樣嗎?」

「…我哪有流鼻涕!」明峰慌張的用袖子擦著。

「主人,用面紙比較好。」英俊掏出有著小心小花的漂亮面紙,還有淡淡的香氣,「你的鼻涕都染在袖子上了。」

「…囉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