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九章(一)

第九章 三百里的寂寞妄想

踏過空曠的宮闕,腳下的枯骨嘎吱作響。

如果可以避開,明峰是很想避開的…但是滿地鋪了厚厚的一層,根本沒有下腳處,除了硬著頭皮踏過去…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他只能懷著恐怖和憐憫的情緒,盡量小心的走過,但走得越慢,刺耳的嘎吱聲卻越響亮。

「…他們死很久了,這副枯骨也不會痛。」麒麟深深的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

「…我理智上知道,情感上我不知道。」明峰熱淚盈眶。

「你真的很愛哭欸。」麒麟又嘆了口氣。

「我哪有!我哪有!」明峰趕緊偷擦眼角的溼潤,「我只是想到他們家中還有人在等待…」

「家裡的人?」麒麟惆悵起來,「時光帶走一切。他們的生命和家人的想念。他們因為貪心死在秦皇陵,他們的家人懸心死於年老病苦,同樣的是消逝在生命的長流裡…」

很少看到麒麟這麼感性…他反而呆掉了。「呃,麒麟,我不知道妳這麼…」

「愛錢死好囉!」麒麟踢了滿地枯骨一腳,「還絆得老娘走路不便。隨便來挖人家的墳墓?你們是夠了沒有…一群混帳!」

…什麼感性,他果然是誤會了。

等他們橫越了整個廣大如足球場的宮闕,麒麟不再說話,看著眼前聳立的大門。不同於氣派的青銅大門,這個門是用岩石雕塑的,富麗堂皇而繁複的花紋,誇耀著盛秦時代的豐功偉業。

但是明峰看起來,就像是個龐大的墓碑…其實他老覺得任何紀念碑都像墓碑一般。

感慨未定,看到麒麟又往包包掏東西,他嚇得抓著蕙娘和英俊就地找掩護。看到她居然掏出一張規規矩矩的符紙,這比掏出手榴彈還讓他驚駭。

「妳、妳妳妳…妳會使用符咒?」她一定是裝裝樣子,「妳還是用手榴彈吧!拿符咒一點都不像妳的風格了…」

「喂,你懂不懂什麼是尊師重道?」麒麟不高興了,「你以為禁咒師是叫假的?」

…難道不是嗎?

麒麟不想理他,肅穆的取出符咒,喃喃的念著,「宇宙天地,賜我力量,降伏群魔,迎來曙光…」

眼中精光大射,「疾破!」

是啦,法力是很強,威力完全不輸手榴彈,還是把岩石大門炸得粉碎…幸好他有預感,早就拉著大大小小就地找掩護了。

但是妳念的「咒」是不是怪怪的?

「妳騙我沒看過『神眉』?」明峰額頭的青筋都爆出來了,「妳還是用手榴彈吧!不要欺世盜名了!」

「手榴彈的威力不夠猛。」麒麟漫應著,「還是符咒來得帶勁兒。」

………除了無言,他還可以說啥?

沒好氣的跟著麒麟進入門內,卻感到一陣窒息。他們像是陷入一片黑暗凝聚的果凍,空氣厚實而沈重,連轉動四肢都有困難。

麒麟舉起鐵棒,頂端發出幽幽的光,這才把黏稠的黑暗驅除開來。有種奇異的氣息讓他畏懼。他被妖異糾纏了大半生,非常熟悉妖異的氣息…

但這並不是。反而是另一種刺鼻的香氣,讓人陣陣頭暈。這種強烈到令人發噁的香氣,很像是…

貪婪的氣息。

穿過了濃稠如粥的黑暗,明峰跌跌撞撞的充滿光亮的空間…他舉目四望,有點目瞪口呆。

他看到了天空漆黑如夜,鑲著閃亮的北斗七星。光源是從繁星、熊熊燃燒的香油燈、和河裡穿梭不息的水鳥身上發出來的。

一望無際,無邊無涯。這廣大的宮廷幾乎沒有盡頭。呈現一個「口」字狀排列,當中圈著極大的庭園,河川蜿蜒,無數的橋和明亮的河水交織成醉人的美麗。花園有著奇花異卉,百鳥爭鳴,遠看宛如天堂的景象。

我們真的在秦皇陵?難道這又是另一個幻象?明峰自問著。他湊上去看著白玉欄杆上的翠鳥,發現牠不曾驚走,依舊鳴唱著。只是鳴唱的旋律沒有改變過。

「那是假的。」麒麟阻止他的好奇,「你看到的一草一木,一禽一獸,不是用金玉刻就,就是用標本唬弄…畢竟這裡是個陵墓。」

「那麼那個…」他不敢置信的指著天空繁星和明亮蕩漾的河水。

「假的。」麒麟抬頭看看繁星,「那是用夜明珠和咒術的力量讓他看起來很真實…至於河水,那是水銀。」麒麟輕嘆,「當然因為某人強大的妄念,這世界已經是半真半假了…」

「那麼那個女子呢?」明峰朝著正在掐花兒的女郎一指,「她也是假的?…」

那女郎聽見明峰的聲音,楚楚可憐的抬頭,反而把明峰嚇了一跳。只見她折了一枝珠玉花兒,軟弱又蒼白的對著明峰望望,輕輕的把花拋在明峰面前,咬著長長的衣袖咯咯笑著,飄然的走進宮門,覷著他好一會兒,指了指花兒,又招了招手。

「唷,有美女垂青呢。」麒麟惡意的一笑,「嘖嘖…你不去?」

「…妳在開玩笑?!」明峰差點嚇死,「她她她…她連眼珠子都沒有…媽啊~鬼啊~」

「你這樣就很沒有禮貌了,」麒麟搖著手指,「她當年也是因為美麗才被選進宮當宮娥,不夠漂亮還不能陪葬呢。你是因為還沒被妄想影響,才看不出她的美麗…」

…她都不知道死了幾千年了…這種美貌他也不敢看啊!南無阿彌陀佛…

他們在這廣大的宮闕漫遊。觸目都是乾枯如木乃伊的宮娥嬪妃。有的在嘻笑,有的在哭,有的默默的織布養蠶。她們似乎不在意麒麟這些人,依舊機械似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他漸漸明白,為什麼麒麟會說她們也是「假的」。

這些宛如鬼魂的女子有些像是電動花燈,固定的做著相同的事情。籮筐裡的蠶明明是金箔擰就的,她們還是一片片放上翡翠雕成的桑葉;織機上的絲線早已腐朽成灰,她們還是一無所知的投梭。

唯一不同的是,有的宮娥會多看明峰幾眼,大膽一點的可能偷扔個手帕花兒,甚至手鐲玉佩,暗示他撿起來。

對於這種垂青…他真是敬謝不敏。雖然如麒麟所說的,他進入這裡越久,這裡的假就漸漸取代了真──乾枯的臉龐豐潤,空空的眼窩有了靈秀的眼睛,水銀河流成了真正的小橋流水,冷寂的宮闕充斥了笑語和人聲…

但這一切,都還是「假的」。他知道自己的視覺被影響,但是大腦的判斷可還沒有被影響。

雖然知道這些手鐲玉珮價值連城,一想到這是陪葬品…他覺得紅十字會的薪水也夠多了,用不著發這種財。

這和他的道德相抵觸。

麒麟卻沒有半點害怕,倚著窗,和裡頭織布的宮娥微笑,「大王在哪呢?」

「麒麟娘娘,大王憶念您好久了。」宮娥泛起謙卑的笑,偷偷地對著明峰拋媚眼兒,「這會兒大王剛收了位金髮嬪妃,就在您舊時住處呢。」

「敢情好,」麒麟笑了笑,「我這就去找大王敘敘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