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九章(三)

在鋪滿打磨得發光的黑曜石地板的大殿上,秦皇的寢宮意外的廣大而寂寥,幾乎沒什麼擺飾,秦皇遠遠的盤坐在不知名的豪華動物毛皮上,手裡執著鏈子。

鏈子的另一頭,拴著拼命掙扎、狼狽不堪的莉莉絲。

麒麟暗暗鬆了口氣,又覺得沈重起來。「…大王。」

【Google★廣告贊助】

秦皇身量不高,容顏卻意外的溫和善良。有些像是小孩子般純真的表情,帶著寵溺的眼神看著掙扎不已的莉莉絲。

他抬起眼,有些恍惚的笑著,對著麒麟。「終究妳還是不捨朕這兒的富貴。既然妳願意回來,朕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妳這次回來,就要好好聽話,切莫再像之前那般任性了…」

「大王,你都死這麼久了…哪還有什麼富貴?」麒麟嘆氣,耐著性子交涉,「你讓李斯那老鬼騙了,當了他實驗長生術的材料。瞧瞧你,長生不成,倒弄成這副狼狽樣。人不人、鬼不鬼,連殭尸都說不上。你關在這陵墓裡也夠久了,是該鬆鬆手,真正安息去了…」

「誰說朕死了?」秦皇臉色一沈,「朕明明還活著!依舊統治著大好江山!永永遠遠,無窮無盡!李斯!你來告訴她,是不是這樣子!?」

慘白著臉孔的李斯從黑暗中冒出來,面無表情,「大王說得是。」

麒麟望著這個曾經野心勃勃的秦朝宰相,不禁暗暗嘆息。

李斯貴為一國宰相,遙想六國兼併,秦朝統一,他這位足智多謀、信仰嚴刑峻法的大宰相要記上第一功。

但是李斯,又不只是秦朝宰相而已。他是個修仙者。

為什麼一個修仙者要涉入塵世…就不得不從另一種貪婪說起。

李斯不希冀人世間的富貴,但是他不耐煩花上好幾百年去修仙得道。既然他是這樣聰明智慧…忍不住就想要走捷徑。

他花了二十年當宰相,只需要花一點點力氣就可以將繁複的國事治理得井井有條,其他的時間,他拿來勾引秦皇幫助他的實驗,而秦皇,很快就上鉤了。

長生不老的確是個最好的誘餌。

秦皇幾乎提供了頃國之力幫助他做了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甚至殘忍嚴酷的實驗,李斯到最後終於研究出結果。但是在喝下靈丹妙藥之前…他猶豫了。

雖然他相信自己的配方萬無一失,但是總要找個人先試試看不是?但是若製造出另一個不受控管的神仙…豈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藥是一定要試的,但是那個人必須讓他控制得到。

環顧他監工打造的秦皇陵…還有比這更好、更堅固的監獄嗎?他花了更多的心思去修茸、施咒。拘了幻妖來為他加上好幾重幻境,收服了黃沙精靈,為秦皇陵守門。

當一切都準備好了以後,他假借著請秦皇參觀陵墓的理由,趁秦皇心滿意足時,祕密獻上長生不老藥。

但是秦皇喝完了以後,馬上倒下,死了。

當然他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只能惶恐的逃了出去,捏造了秦皇暴病而死的消息,匆匆的將大批宮娥趕進秦皇陵殉葬,幸好一切早已就備,也算是掩飾了過去。

只是他不知道,秦皇是死了,但也沒有死。

長生不老藥毒死了他的身體,魂魄卻依舊依附在死去的身體上,不僵不腐的屍體雖然不再有心跳,但也的確不會老。

等秦皇復甦,發現他被困在龐大而孤寂的陵墓裡,觸目都是殉葬的死人和精心打造、華麗卻冰冷的地下王國…他漸漸的,發瘋了。

他原本旺盛的貪念轉成執妄,在他瘋狂而清醒的意識裡,依舊堅信他還是秦皇,天下唯一的君主,他的宮殿依舊住滿宮娥妃嬪,跟著下葬的兵馬俑就是他強大的軍隊。

甚至,他一紙詔書就可以將李斯招來他的面前,依舊是他忠誠的臣子。

他的執妄是這樣的強烈,強烈到簡直不可質疑、無法抗拒。強烈到他真的下達詔書,將修仙者的宰相魂魄,毫無抵抗能力的拘進秦皇陵,成為他的奴僕。

淪落為倀鬼的李斯,也真的照這位執妄主上的心願,將所有殉葬者的魂魄都拘在這個三百里廣闊的地下陵宮,殉葬的宮娥妃嬪不消說,當初兵馬俑燒製是照各個真人捏塑的。

這些年少健壯的秦朝軍官,就在李斯的咒力之下,紛紛暴死,魂魄寄宿在兵馬俑內,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強大的執妄經過三千年歲月的醞釀,已經成為極強大的妖氛了。如果秦皇有自覺,他已經是數千年的大妖。但是發了瘋的他,只將整個三百里廣闊的陵墓變成妄念的王國,不曾也不試圖離開。

這不知道是幸還不幸。「…由得你們吧。」麒麟放棄說服,「請把莉莉絲發還給我。我知道不該來打擾大王的安寧的…但看在我的薄面,請將她交給我。」

「我會把她交給妳的。」秦皇含情脈脈的瞅著她,「麒麟愛卿,自從妳私逃以後,我沒一天好睡。」

麒麟一言不發,咽喉莫名的出現一個小洞,緩緩的流下血。

這是當年秦皇將黃金項圈銬在她的脖子,裡面的暗刺插進她的咽喉,讓她出不了聲音。

這麼多年了…這個舊傷沒有痊癒過。在秦皇的凝視下,又想起當年的痛楚。

所以,她才說,不要來秦皇陵。對於這個數千年妖魔化的君主,任何力量都像小孩子一樣稚弱。

她清了清嗓子,「大王,你根本就沒有清醒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