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十章(一)

第十章 不會痊癒的教訓

秦皇望著麒麟,笑意漸漸的沈了下來,「麒麟,妳說的話,我不愛聽。」

麒麟只覺得喉頭緊縮,咽喉的舊傷如湧泉般噴出血來。這讓明峰驚慌起來,「麒麟!妳是怎麼了?」他慌著掏口袋,卻很尷尬的只掏出英俊遞給他的小花面紙,「好好的怎麼會噴血呢?」他抽著面紙幫她擦拭。

【Google★廣告贊助】

想拒絕他的好意,卻發現他擦拭過的地方一片沁涼,灼燒似的傷口居然緩和許多,不那麼痛了,也就由著明峰胡亂在她脖子上擦來擦去。

「你要擦也輕一點…行了行了,我要破皮了。」麒麟搶過幾張面紙,「你這樣粗手粗腳,真的交得到女朋友?」

秦皇卻被激怒了,他到現在才看到跟在麒麟身後的明峰,「賤婦!這就是你私通的情夫?!」

「你看我像是瞎了眼嗎?!」麒麟和明峰一起吼了起來,顫顫的指著自己的眼睛。

秦皇卻沈溺於自己悲哀憤怒的情緒,「朕這般寵幸妳、愛憐妳,妳居然為了這樣一個低賤者拋撇朕私逃!我非把你們碎屍萬段不可!」

「他只是我的弟子!」麒麟有些沈不住氣,她就不想讓明峰來…但是想想秦皇瘋是瘋,還瘋得能講理。當初她年輕氣盛,闖進秦皇陵,秦皇說是把她收為愛妃,頂多把她當作芭比娃娃一樣耍弄,又是梳頭又是畫眉又是換衣服,除了那個該死的黃金項圈…

不過,打擾了人家的安寧,這點小小的教訓還是應該的。她瞟了滿眼驚慌哀求的莉莉絲,希望她記得住這個教訓。

有許多時候,高超的道術並不是一切。就像力量從來不能真正統御一切。更多時候,許多禁忌是不能碰觸的。

「就像莉莉絲是我的弟子一樣,這小鬼也只是我的弟子。我們是不該來打擾你的安寧,大王。請你放了莉莉絲,讓我們離開這裡吧。」

「進了我的宮殿,你們還想離開嗎?」秦皇厲聲,「我不會饒恕任何背叛我的人!」

他的聲音在整個宮殿迴響著,隆隆宛如雷霆之怒,整個宮闕為之動搖震撼。

所有的景物宛如碎琉璃般剝落,轉眼間,轉變成滾滾黃沙的戰場。秦皇威風凜凜的站在高臺之上,「即使死,你們也別想離開!」

「只能這樣嗎?」麒麟面對著千軍萬馬,沈重的嘆口氣,「大王,我並不想和你為敵。」

「現在乞饒已經太遲了!」他揚起手,盛怒道,「給我殺!」

馬蹄隆隆,他們瞬間被包圍了。

「…這是怎麼回事?現在怎麼辦?妳還在喝酒?妳現在是喝酒的時候嗎?」他回頭看到麒麟仰著脖子喝著小扁瓶的威士忌,簡直要氣壞了。

麒麟大大的呼出一口酒氣,「就只能硬上了啊。保護我啊,徒兒。」

她無視奔騰而來的千軍萬馬,結起手訣,喃喃的念著,「急急如律令奉導誓願何不成就乎」,全身泛起淡淡的微光。

滿懷希望的看著四周,卻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欸?明峰瞪大眼睛。他的師父雖然是個爛酒鬼,到底是個很強的爛酒鬼啊!

為什麼她的咒會失效?

明峰愣了一下,逼過來的鬼兵鬼將毫不留情的砍了下來…

「滾!~~」原本威力驚人的一字咒卻只將軍馬逼退十尺,發聲喊,又勇猛的衝了上來。

臉頰被流矢擦過的麒麟面不改色,依舊雙掌交會結著手訣,「急急如律令奉導誓願何不成就乎」,再次泛起微光,這次強烈一點點。

但還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驚慌失措的明峰把什麼咒都拿出來亂用,只能勉強抵擋一時。麒麟什麼事情也不做,就只顧念著她沒用的咒,一次次發起越來越強的光。

然後?哪有什麼然後…如果要發光,他寧願去弄個電燈泡,不會指望偉大的禁咒師照亮他的末路。

「妳是喝酒爛穿腦子了?!」明峰吼了起來,「真的是夠了~不然妳逃吧,總要有人活下去吧?!」一面吼,一面朝著鬼兵鬼將扔符咒。

麒麟卻像是什麼都沒聽到,即使被防守不及的刀戟刺了幾個窟窿,她還是一遍遍念著單調的咒。

就在明峰扔完了所有火符,絕望的面對最後時…

「真.太極!~」麒麟發出令人眼睛睜不開的閃光,像是殞落的流星轟過整個戰場,沖刷出一條血路。

秦皇居然讓這閃光衝擊得後退,鬆了手上的鎖鏈。像是乘著雪白的浪,麒麟拖著明峰,抓著莉莉絲,舞空而飛,飛不多遠,卻被一箭貫穿,跌在地上。

她沒有受很重的傷…但是在這虛妄的國度待越久,她的靈力衰退越快。

「…接下來呢?」明峰膽寒的看著越來越龐大的秦皇帶著怒火,一步步從高臺走下來。

「不知道欸。」麒麟把莉莉絲脖子上的項圈拆了下來,「或許讓秦皇抓回去,關個一年半載,再趁他不注意的時候逃走吧…」

…這也叫計畫?這也好叫做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