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一章(二)

「這不算是理由吧?!喂~」

「…你們聲音放小聲點…」

吵到最後,明峰還是不敵蕙娘溫柔的規勸和盈盈遇淚的眼睛,垂頭喪氣的搭上了這班飛機。

…幸好他隨身帶著「符論」。就算是臨時抱佛腳,總比一緊張忘個精光好。

【Google★廣告贊助】

如他所料,飛機還在機場就出狀況,還沒飛就莫名其妙的漏油。等緊急修復,換儀表板突然停擺,又是一陣兵荒馬亂。明峰低著頭,不敢看窗外。

「…蕙娘,我跟妳換位置好不好?」他不要坐在窗邊了!

外面…比搭鬼計程車的時候還可怕,根本就是百鬼夜行嘛!什麼樣恐怖的臉孔都爭著貼在玻璃上垂涎,他到底是正常人類,再怎麼說都會覺得噁心吧?

「不要理他啦。」坐在他們中間的麒麟忙著玩俄羅斯方塊,「小孩兒沒見識,幾隻小雜魚就把你嚇成這樣…」

「一直誤點也不是辦法呀…」蕙娘身形不動,卻和明峰快速的交換了位置,輕輕拍著玻璃,「寶貝兒…都是上門讓我做菜的麼…?」

原本糾纏得飛機幾乎看不到外殼的眾多雜鬼妖異,卻被蕙娘這位大殭尸的氣嚇得連滾帶爬,退到五里之外。

空氣突然變得清新,飛機也突然停止了各式各樣的狀況,恢復正常了。

明峰瞠目了好一會兒,低頭尋思自己有沒有無意間得罪過蕙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蕙娘搞不好比麒麟還強。

飛機順利起飛,明峰偷偷鬆了口氣。他擔心的靈騷現象,因為蕙娘的坐鎮,居然沒有發生。

一放下心,他開始昏昏欲睡,朦朦朧朧中,他看到幾道黑影在飛舞…蝙蝠?飛機會有蝙蝠嗎?

定睛一看,他倒抽了一口氣。一隻漆黑的鳥像蝙蝠一樣倒掛在機頂,九個鳥首安在蛇頸上面,蜿蜒著探到幾個人的頭上呵氣。

應該原本是十個腦袋吧?當中有個蛇頸無力的垂下,沒有頭,濃稠的血液滴下來,落在地毯上發出嗤嗤的輕響,像是濃鹽酸一樣侵蝕著地毯。

怪的是,機上沒有人看到,除了明峰。大家都安心的在這隻妖怪鳥的底下睡覺或吃飯,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甚至麒麟也埋首玩著俄羅斯方塊,蕙娘在喃喃自語,「…羅勒…西洋芹…」應該是在開發新菜單。

難道這是他的幻覺嗎?

他心驚膽戰的偷偷抬頭看著妖鳥…那隻妖鳥居然有點害羞的縮了縮,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

笑?一隻妖鳥不好意思的笑?!

他趕緊低頭避開妖鳥的目光,掏出包包裡的鏡子,從鏡裡看他在幹嘛。他還在往人的頭上呵氣。要很仔細看,才看得到人的百會穴升起還微弱的熱氣,冉冉上升,妖鳥便把這熱氣吸進去,像是很陶醉的。

一個人取一點,一個人取一點…但是遇到小孩,他卻蜿蜒的避過去,甚至對凝視著他的嬰兒笑一笑,伸出舌頭擺著可笑(但也有幾分恐怖)的鬼臉,逗得嬰兒咯咯笑。

這其實…還滿可怕的。

看了好一會兒,明峰才恍然大悟。喔…那妖鳥只是在吸食人的生氣而已嘛…

咦?!生氣?!

他一跳,指著妖鳥,「你給我住手…」卻被麒麟一記重拳擊中胃部,讓他摀著肚子倒在椅子上臉色發青。

「…甄麒麟…!」他好一會兒才說得出話,「妳沒有看到…」

「我看到了。」麒麟繼續玩俄羅斯方塊,「別打擾他用餐。」她橫了一眼縮成一團的妖鳥,「你看你嚇到他了。」

「但是他他他…」

「這是必要的耗損啊。」麒麟打了個呵欠,「你不知道搭太多飛機對健康不好?你該感謝他…就是因為姑獲鳥寄居在飛機上,所以飛機的失事率才這麼低。不然航空公司那種千創百孔的維修制度,早就讓天上的飛機摔光了。」

「他還是飛機的守護神啊?」明峰沒好氣。

「守護妖。怎麼?你有種族歧視喔,妖族不能當守護者,只有神族可以?」

這跟種族歧視有什麼關係…?明峰再抬頭,那隻姑獲鳥已經不見了。

算了。別想太多,頭好痛…他離開座位,走進狹小的洗手間…剛好跟姑獲鳥面面相覷。

姑獲鳥正打開水龍頭,洗著不斷滴血的受傷蛇頸。

「呱呱呱呱~別殺我~」姑獲鳥嚇得噴淚,差點一頭栽進馬桶,「我我我~我只是怕毒血滴到小貝比,想說洗一洗讓血不要滴太多出來…別殺我別殺我~」

明峰呆站了一會兒,突然有點鼻酸。一隻妖怪欸…吸人氣的妖怪欸…會擔心毒血滴到小嬰兒。

「讓我看一下…」他語氣柔軟下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姑獲鳥繼續歇斯底里的叫,九個頭一起搖,搖到讓人頭昏。

「誰要殺你啊!?」有些暈的明峰一把扯住他當中的一個頭,「我只是要看看你的傷口啦!」

「你要在上面撒鹽?!」姑獲鳥涕淚滂沱,「不要不要~人類好可怕好殘忍喔~」

明峰真的要氣死了。他對著姑獲鳥的耳朵大吼,「我只是想看看你為什麼一直發炎!發炎到有毒,那不是很嚴重嗎?!」

不知道是聽懂了他的意思,還是被吼到發暈,姑獲鳥僵住不動,明峰趁機察看了他的傷口…

這比較像是咀咒,不是外傷。雖然說明峰的專長不是祓禊,但是音無來家裡治療過麒麟,他看也該看會了。

試著將邪氣祓除,原本滴著毒血的傷口居然漸漸乾了,開始恢復健康的顏色。

「欸?」姑獲鳥呆了,「…不痛了?本來好痛呢…」

「會痛?」明峰覺得有點難過,「貼上這個不要再感染,應該就好了…」他掏初蕙娘幫他準備的小花OK繃,交叉貼在受傷的蛇頸上。

「…這不是感染。」姑獲鳥很愛惜的看著小花OK繃,「好心的先生,謝謝你…」他有些泫然欲泣。

「這是你幹壞事的時候被打傷的吧?」明峰板起臉來。

姑獲鳥慌張的搖著雙翅,「沒、沒那回事!我們雖然吸食人氣,但不會傷人,也相對應的庇護飛機安全啊…這是我的祖先…」他的聲音漸漸小了,「我的祖先曾經幫過天帝的敵人…天帝要細犬咬下祖先的腦袋,我們後代就永遠有個流著毒血的傷口…」

…一人有罪,禍延子孫?這怎麼公平啊?

「我以為有生之年都要痛得要死呢…」姑獲鳥感動得幾乎滴淚,「不痛的感覺真好啊…」

明峰覺得鼻酸的感覺更重了。

「好心的先生,你要上洗手間吧?」姑獲鳥很客氣的鞠躬,「你的大恩大德,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謝謝謝謝…」他幾乎是一步一拜的離開,還小心翼翼的關上門。

…沒想到,除了想吃他的妖怪,還是有著這樣外表醜惡,內心善良的眾生啊…

走出洗手間,他卻聞到血腥味。

那是很淡的味道…卻從頭等艙飄過來。難道是…他相信錯了妖怪?是不是不該治療他?難道傷口好了,他就開始殺生?

明峰臉孔變色,衝進頭等艙…只見滿艙的人在昏睡,姑獲鳥的九個蛇頸都纏在一個女人的身上,那女人抱著嬰孩,看到明峰就呼救,「救命啊~」

「把那個孩子給我!」姑獲鳥怒吼,九個鳥首這樣的猙獰。

「救命啊~有妖怪啊~快救我啊~」女子又哭又叫。

「把那個孩子還給我!!」姑獲鳥兇狠的咬著那個女子。

「妖怪快要吃掉我了,救救我和孩子啊~」

明峰衝上去,一拳打向…

那女子的臉頰。頰骨碎裂的聲音很輕微,卻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你快退開!」明峰吼著,「你的血快流光了,姑獲!」

「但是孩子…」姑獲鳥不肯鬆開,雖然他已經讓那「女子」的刺穿透了千百個孔,「剛剛小貝比對我笑啊!我不要退開!把貝比還我!」

那女子的臉頰偏一邊,望著明峰,發出冷冷的笑聲。「…你袒護一隻妖怪。你…還算是人類嗎?」只見女子的皮寸寸龜裂、爆裂,一隻毛茸茸宛如獅子的妖獸,撐開姑獲鳥的緊纏,「想逃也來不及了!」

姑獲鳥被摧毀了三四個蛇頸,像是破布般飛了出去。

明峰覺得眼前一片模糊…那隻醜陋卻善良的妖怪,像是死了一樣躺在地毯上。

「我不想問…你是誰。」明峰低著頭,一陣陣的火氣洶湧,「但是我一定要殺了你!」

妖獸赫赫的笑,叼著嬰兒的衣服,「你想連這孩子也殺了嗎?愚蠢又軟弱的人類!」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