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一章(三)

妖獸頗感興趣的看著明峰,真奇怪,這個卑微的人類居然沒先殺了姑獲鳥。「…我以為你會先殺了那隻醜鳥呢。你為了那隻醜鳥先襲擊人類嗎?」

「我,沒有你想像中的笨。」明峰勉強自己冷靜下來,緊緊的盯著眼前的妖獸。他不得不承認,這隻妖獸的確有個堂皇俊美的外表。他擁有豹的頭,獅子的鬃,麒麟尾,全身都是黃金般的龍紋,臉孔有著野性的美。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這樣俊美的野獸想吃人,那樣難看的妖鳥卻心心念念掛著貝比的安危。

「空氣中充滿了血腥味。」明峰取出黃紙,「但是卻只有姑獲鳥的血味,沒有其他人的!」

「你有一個很靈的狗鼻子喔。」妖獸揚起巨大的爪子,「來世投胎當狗對你可能比較好!」

沒錯…明峰的老毛病又犯了。一臨戰,所有的咒語都忘了個乾乾淨淨。但是當妖獸的巨爪快要將他撕碎時…明峰手裡的「符」卻擋住了妖獸的爪子。

「…天羅神,地羅神,人離難,難離身,一切災秧化為塵。南無摩訶般若波羅蜜!」

沒錯,他會忘記。但是寫在符紙上總念得出來吧?

妖獸短短的恐懼了一下,往後一躍。他將嬰兒用尾巴捲起來,突然笑出聲。「白衣神咒?你以為我會怕嗎?」

妖獸的尾巴掃了過來,捲在上面的嬰兒大聲哭嚎,明峰只能閃過去,卻被妖獸的爪子抓到,雖然閃得快,但還是抓爛了衣服,留下了幾道深深淺淺的血痕。

他打得絆手絆腳的…飛機上的空間不大,滿機的人都在昏睡中。妖獸不在意人類的生命,但是他在意!漸漸的,明峰處於處處挨打的局面,好幾次都用自己的身體去掩護沈睡的旅客。

「真令人感動啊。」妖獸赫赫的笑,「但是我玩夠了呢…」

妖獸的毛髮幻化成飛針,飛向一個熟睡的孕婦。雖然知道挨了必死…明峰還是擋了上去。眼見就要被射成蜂窩…卻像是撞到了隱形牆,無力的落下來。

「去上個洗手間要上這麼久?」麒麟巴了明峰的腦袋,她看了看妖獸,又看了看渾身是血明峰,忍不住深重的嘆了口氣。「我該說你很敏銳還是很笨?拿小抄還打輸會不會很丟臉啊?」

什麼小抄…明峰的嘴硬了起來。「又還沒打完妳怎麼知道…妳不要插手啦!」

「你用白衣神咒對付觀世音的寵物金毛吼,你覺得有贏的機會嗎?」麒麟的臉孔浮出冷冷的笑。

「我以為是誰。」金毛吼沈下臉,「原來是孫猴子傳下來的雜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江湖術士啊…」他陰森森的笑,「我佔了皇后,吃了多少宮女,孫猴子連我根寒毛都碰不到。妳這雜種又能耐我何?」

「也對啦,後台硬就是這樣啊…連我太祖爺爺都拿你沒啥辦法…」麒麟掏了掏耳朵,「但我可不是仙神,不受天界管束呢。」

麒麟的唇角浮起冷冰冰的殘忍,「決定就是你了!上吧,明峰!」

欸?上什麼呀?他只作了白衣神咒的小抄,其他的…他慌張的從口袋裡拿出「小抄符」,沒細看就照著上面的咒語念: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以麒麟的名義!」

飛撲而至的金毛吼被明峰的怒氣和法力一激,像是被十萬伏特的高壓電打中,碰的一聲撞上了飛機的天花板,卻被麒麟預先佈下的結界擋了下來,沒傷害到機身,但是摔下來的時候,砸壞了一個小亭子。

就在明峰的咒語發動的同時,他的尾巴讓蕙娘切了下來,嬰兒穩穩的躺在蕙娘的懷抱。

看著渾身冒煙燒焦的金毛?,明峰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妳什麼時候把小抄混進來的?」明峰吼了起來,「我沒寫聖鬥士星矢的對白啊~~」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麒麟移開視線。

天啊…他又把性命交給一句漫畫對白…

「飛機上有電話可以打吧?」明峰泫然欲泣,「我要打電話回紅十字會…」定睛一看,一只壓壞的話筒從動也不動的金毛?身下露出來…

人生還有比這個更絕望的嗎?「…我不想再當妳的徒弟了…嗚嗚嗚…」

誰能救救他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