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二章(一)

第二章 啟程前往九天之上(續)

還有四十五分鐘,飛機就要降落了。

明峰忙著急救姑獲鳥,看到他幾個鳥首都已經碎裂,心裡不禁一陣陣的難過。蕙娘溫柔的哄著哇哇大哭的嬰兒,卻止不住他的驚惶。

「欸,讓我看看貝比吧…」姑獲鳥氣如遊絲的說著,搖搖晃晃的揚起蛇頸。嬰兒看到姑獲鳥,居然哭著伸手要姑獲鳥抱。

【Google★廣告贊助】

嘿嘿嘿…小貝比真的好可愛唷…

「嚕嚕嚕嚕~」姑獲鳥弄出鬥雞眼,舌頭伸出來亂晃,最了一個滑稽又恐怖的鬼臉,襯著一身的血…原本驚惶哭泣的嬰兒,卻被逗得破涕為笑,咯咯的聲音響透了沈寂的機艙。

但是為什麼我覺得這樣鼻酸?明峰問著自己。他要很努力才能夠忍下那股酸楚,連坐在金毛吼身上的麒麟都動容了。

「幫他上藥吧。」麒麟扔了一管軟膏,「光祓禊是不會好的。」

明峰狐疑的看著沒有標籤的軟膏,「這是啥?該不會是香港腳藥膏吧?」

「我會有那種毛病嗎?」麒麟揮著拳吼。

「…難道是少年得『志』?…喂!你怎麼用水杯打我?我反對暴力!」明峰摀著腦袋的腫包大叫。

「…快幫他上藥!」麒麟的怒火幾乎要燒過來了。她正在尋找其他水杯,屁股下的金毛吼卻抖動起來。

想起身?想得美。她使了個千斤墜,險些將金毛吼壓得吐血。

「…大人,麒麟大人…」金毛吼哀求了,「是小的有眼無珠,請饒過小人一命…小的迷魅法只有小人能解…請您起身,我解了這機的迷魅,不然飛機會栽進海裡…」

「…蕙娘,把孩子送回去。」麒麟看嬰兒回到母親的懷抱,彈了彈手指…滿機的人都醒過來,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空姐在他們身邊走來走去,卻沒有人看到他們。

「我不能解?嗯?」麒麟獰笑起來,又加重了一層千斤墜。

金毛吼被壓得腦漿都要噴出來了,無計可施,不禁大吼大叫,「妳要知道我的主人是南海普陀落伽山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妳若殺了我,我家主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理那一世無夫,縱放狂獸的尊者做什麼?她就是一位的一慈心軟,才縱你這樣的惡獸出來尋人吃!」麒麟嘿嘿笑了起來,「這會兒我要好好想想怎麼吃你好…蕙娘,有主意嗎?」

「嗯…」蕙娘偏著頭,很認真的思考,「叫化金毛吼?我一直想用死海泥來作看看…全身裹上厚厚的死海泥,然後用土窯烤,等烤熟了,毛皮跟著硬泥一起剝下,原汁美味一點都不會跑喔!」

「好吃是好吃,可惜了這身好毛皮。」麒麟搖了搖頭。

「那就三杯金毛吼?我會先把皮剝乾淨的…我跟太平天國的那些人學會了剝皮的好辦法,還沒機會試招呢…」

「這招我也知道,但是泡過水銀不好吃了吧?」

金毛吼聽他們說得有來有去,不禁毛骨悚然,他瞥見地上飄著的白衣神咒,情急的大喊,「主人!主人~救命啊,快救救我啊~我快要被吃掉了~救命啊~」

只見符上氤氳了霧氣,緩緩成形,只見莊嚴美貌的女子出現,身穿貼身小衣,束著錦裙,面容露著薄瞋,啐了金毛吼一口,「好孽畜!讓你在南海修行你不要,現在要讓人捆下鍋了才想起主人來!」

蕙娘颼的一聲躲了個無影無蹤,重傷的姑獲鳥一跳跳進明峰的懷裡發抖,只有麒麟寂然不動,只是坐在金毛吼身上冷笑不已。

觀音看到麒麟的無禮,心裡好不自在,但是到底理虧,她還是勉強低頭,「麒麟真人,這廝乃是貧尼的一副腳力,還望真人發還是幸。」

麒麟冷笑更深,「我也知道這畜生是尊者的寵物。只是隔個幾百年就忍不住嘴饞,要下凡撈幾個人吃吃才過癮。也不想想這麼做豈不是玷辱了尊者的聖名?這等敗壞家風的畜生,尊者心慈下不了手,我代尊者斷了根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