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二章(二)

觀音大士也變了面容,厲聲制止:「麒麟真人,且慢!待我說明前因後果…切莫衝動!」

麒麟端著鐵棒,冷冷的看著觀音大士,卻還是坐在金毛吼身上。

「這孩子…」她指了指偎在母懷的嬰孩,「前生多有罪愆,這世命該多災多難,身耽殘疾,痛苦終生。是貧尼一時感嘆,覺得如此生不如死,不如夭折還免了幾十年磨難。哪知道這孽畜留了心,居然私自咬斷鐵鍊下凡替這孩子消業。且看在貧尼的份上,讓貧尼帶回管教吧。」

【Google★廣告贊助】

「哼哼,」麒麟嗤笑兩聲,「好個大慈大悲的尊者,好個救苦救難的菩薩,真是了不起,了不起!說起來,的確是消業的好辦法…說不得我也得學學…」

觀音大士鬆了口氣,沒想到麒麟居然單手抓住金毛吼的脖子,像是提件衣服似的將龐大的金毛吼提起來,惡狠狠的往金毛吼的耳朵咬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金毛吼被她這麼一抓,全身都癱軟了,耳朵又傳來劇烈的疼痛,他像是殺豬似的大叫起來,觀音大士變容,搶救不及,金毛?已經少了一隻耳朵。

麒麟啐了一口,一截血淋淋的耳朵吐在地上,「果然要紅燒過才好吃。蕙娘,剝了這畜生的皮,替他消消吃人的罪業!」一面將癱軟的金毛吼往蕙娘那兒一擲,「先穿了他琵琶骨,斷了他四足的筋,省得他給我作怪!」

蕙娘雖然畏神,卻對麒麟異樣忠實。聞得主人命令,一言不發的執行,金毛吼發出陣陣的慘叫。

觀音大士不禁大怒,「妖魔鬼怪竟趕在我面前裝腔作勢!」她擲出淨瓶打向蕙娘,卻讓麒麟擋在前面。

她提著鐵棒,輕輕將淨瓶一撥,「尊者,請自重。你能縱放你家畜生吃人消業,就不准我們吃畜生替他消業麼?」她又回頭斥罵金毛吼,「叫什麼叫?又還沒活吃了你!你活吃了多少人自己倒說說看。你會痛,旁的人不會痛?」

金毛吼失了一隻耳朵,又被穿了琵琶骨,四肢的筋都被挑斷,痛撤心扉,幾乎暈了過去。看觀音大士被說得臉孔一陣青一陣白,遲遲不敢相救,心知必死。一股惡氣湧了上來,大吼著,「媽的,老子就是要吃人,怎麼樣?人類還不是殺生存活?就准人類吃萬物,不准老子吃人?人吃家畜,老子吃人,天經地義!天底下誰不是奪誰的性命存活?人類就比較高貴嗎?雞鴨魚肉蔬菜水果還就不是生靈!我吃人有什麼錯?!」

「說得好。」麒麟冷笑兩聲,「你吃人類,我吃你,又有什麼錯呢?你這論調我喜歡,誰讓你打不過我,得到我鍋子裡作客呢?」

「妳這母猴子!」金毛吼痛得牙關格格響,「你家那隻潑猴祖宗見了我們大士還得三跪九叩陪笑臉,妳居然…」

「孽畜!我是怎麼教導你的?快快閉嘴!枉費我千年來的教誨!果然糞土之牆不可污也!」觀音大士喝住他,她垂首想了一會兒,語氣和軟了下來,「真人,我也知道孽畜頑劣,實在罪不可赦。但這孽畜與我相處千年之久,但請發回管教,若有再犯,但憑處理,決不求情。這次可否看在我的薄面,免他一死?」

在旁邊發愣的明峰猛然一驚,「…麒麟,不要放了這傢伙!妳看看他將姑獲鳥害得多慘!他一定會再犯的…」

麒麟笑了笑,卻一點歡意也沒有。她拎起滿身是血、奄奄一息的金毛吼往大士面前一擲,「別說我不賣尊者面子。尊重妳保護人間,這畜生就交還妳了。封天絕地也有段時間了,人間事,人間自會處理!不加庇護誰也不會說什麼,總不要跟著妖異一起祟禍吧?別讓我上奏章去打小報告…天帝他老人家也夠忙的了。」

觀音大士忍氣吞聲的收了金毛吼,發現他氣息微弱,琵琶骨和腳筋都被挑斷,千年道行毀於一旦,心裡大怒,卻不方便發作。孫猴子當了和尚,反而比往昔更潑更不怕人,如來又縱著他…

連痛打佛母之子,如來也只是默默的收了金翅大鵬回去養傷,一句話也沒有…她一個尊者,又能多說什麼?

甄麒麟背後有孫猴子和慈獸這兩大勢力撐腰,能不撕破臉,就別撕破臉。只是她心愛的寵物為了幾個微不足道的人類傷成這樣…忍不住恨恨的望她一眼,只見她昂然不懼,觀音越想越氣,卻又只能隱忍下來。

「我還得謝謝真人網開一面。」她緊咬銀牙,勉強客套了一句。

「好說。」麒麟很流氓的將一人高的鐵棒一頓,「若是大士的苦口婆心對這畜生無效,倒還可以交給我的鐵棒管教管教。」

觀音氣得無話可說,忍了忍氣,「…應當不至此,貧尼告辭。」

麒麟將鐵棒收起來,揮了揮手,「不送了。」

等觀音恨恨的消失,蕙娘才鬆了口氣。她原本是殭尸,離觀音這麼近,連氣都透不了。寧了寧神,她忍不住嘮叨,「…我的真人…妳做什麼跟觀音大士起衝突?平日妳不是很有耐性的周旋?怎麼處理得這麼火爆…」

「誰讓我沒酒喝呢?」麒麟悶悶的坐下,「要怪就怪那隻死狗偏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惹怒我。」她喝了口葡萄汁,厭惡的皺起鼻子,「蕙娘,我的煙呢?」

「…主子,我們在飛機上。」

「逼我出去抽麼?」她悶悶的起身,「飛機外面很冷呢…」

「哎唷,麒麟!再十分鐘就降落了…喂!妳不要真的出去了!等等又被拍照!喂!主子呀…現在外面很冷呀~」

蕙娘抓起外套,追著挪移到飛機頂抽煙的麒麟而去。

…這真的很違背常識對不對?跟她們住久了…明峰覺得越來越偏離正常的世間了…

他沈重的嘆口氣,姑獲鳥同情的用翅膀拍拍他。

被一隻鳥同情…他的哀愁似乎更深了。「…我幫你上藥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