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二章(三)

下了飛機,麒麟還是悶悶不樂。他們下榻在一家四星級的旅館,面對著山光水色,異樣華麗。但是房間卻只有雙人床,抱著姑獲鳥的明峰傻了眼。

「…我睡哪?」

麒麟懶懶得往沙發一癱,奄奄一息的開始抽煙。「隨便你。看你是要睡在沙發上、浴缸裡,還是地毯…就算你要倒掛在通風口睡我也不管你…」

【Google★廣告贊助】

「…我就不能自己一個房間嗎?」他吼起來,「累了一天,我要睡在床上!」

「可以啊。」麒麟無精打采的,「你就睡床上。但是要另一間大概不可能…你不知道防治災難小組是很摳門的嗎?預算就這麼多,別奢求了。」

「…我睡床上,妳睡哪?」他心裡覺得有點不妙。

「當然也是床上啊。」麒麟奇怪的看他一眼,「你怕睡不下?這床是king size的。」

我管你是國王尺寸還是皇后尺寸…我怎麼好跟妳同床共枕啊?!

「…妳好歹也拿出點女孩家的矜持來!」明峰沈痛的指責,「好隨便邀請人家上床睡覺嗎?!多少也得想想妳是女孩子…」

麒麟疲倦的看著他,「…你如果願意睡陽台,我也不會阻止你。」沒酒喝就夠悶了,偏偏跟來的是囉哩囉唆又拘泥的小徒。唉…她的命真是越來越苦了…熄掉了煙,她鑽進被窩裡,一件件的把衣服從被窩扔出來。

蕙娘很理所當然幫她將衣物收拾好,明峰卻趕緊將臉一轉,臉孔紅得快出火,在他懷裡的姑獲鳥又同情的用翅膀拍拍他的肩。

…你的同情心不要這麼氾濫好不好?

低頭瞧了瞧姑獲鳥的傷口,那管軟膏還真是神奇,姑獲鳥的傷口不但癒合,破碎的鳥首也長好了,只是傷痕猶在,看起來有點像是縫補過的怪獸娃娃。

九個腦袋都專注的看著他,眼神卻是非常溫柔的。

為什麼吸食人氣的妖怪,會有這麼溫柔的眼睛?

「你先在我身邊養傷吧。」明峰拍了拍他的背,主動輸了一點氣給他,「等你傷好了,再送你回飛機去。對了,你叫啥名字?」

姑獲鳥瞪大了眼睛,差點說不出話來。這是第一次…有人問他的名字欸。「…你不覺得我長得很猙獰可怕嗎?」

有些靈感比較強的人類可以看到他…不是尖叫,就是昏倒。眾生雖然不怕他,但也嫌惡他醜陋,不屑交談。

他在飛機獨守的時候,其實是很孤獨的。

「神經病哦?」明峰粗聲粗氣,「看久了也頗順眼啊!你叫什麼名字?你總有個名字吧?」

姑獲鳥忸怩了半天,他的名字叫出來總是會讓人捧腹大笑…「…我媽叫我英俊。」他一定會笑,一定會笑的!

但是明峰沒有笑,只是摸摸他的頭,「哦,英俊?不錯啊,好叫又好記。」

呆呆的看了他一會兒,姑獲鳥用雙翅拉著他的前襟,「…你不覺得好笑嗎?我這麼醜…卻叫什麼英俊…」

「你很煩捏,」明峰不耐煩了,「是多醜啦?在你媽媽眼中,你一定是最英俊的小孩啊!我看也覺得滿順眼的,幹嘛一直說自己醜…你幹嘛哭啊?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溼了~」

姑獲鳥九個腦袋十八隻眼睛都湧出淚,嘩啦啦的像是下雨一樣。或許侍奉像麒麟這樣美麗又強大的術者很榮耀…但是他更願意侍奉這個法力低微但是真心體貼的人類。

「主人!主人~」姑獲鳥把九個腦袋都埋進他的胸口,「我不回飛機了!我終身侍奉你,主人~」

「什麼?!」明峰被鬧個手忙腳亂(十八個眼睛流下了淚水其實滿有蓮蓬頭的效果),他狼狽的阻止英俊繼續哭,「什麼啦?!求求你別哭了,我要洗澡會去浴室…靠!快溼到我的長褲了!你說什麼都好,別哭啦~」

就這樣,明峰得到了他親手收服的第一個式神。這個式神陪伴了他終生,一直忠實的為他捨生忘死。

躺在床上的麒麟疲倦的睜了睜眼皮,翻身又睡了。這個蠢徒弟不知道他擁有一種超乎任何法力的強大力量…不知道他幾時才明白?

其實溫柔,才是真正無比強大的咒。

***

一大早,麒麟心情很壞的起床。

她工作時滴酒不沾,但是狂喝了一年的酒,突然絕了,難免會有禁斷症候群。所以心情低落是應該的…

只穿著內衣短褲,低頭一看,明峰和姑獲相擁而眠,睡得挺香的,身上卻連條手帕也沒有。她把棉被扯下來,朝明峰的身上一扔,無精打采的往浴室去梳洗。

正在刷牙,鏡面突然朦朧蕩漾起來,她漱了漱口,輕輕嘆了口氣。

只見大聖爺瞪著她。

「…關電視。」她喃喃著,就要走出浴室。

「妳給我回來!」大聖爺氣得全身發抖,「死丫頭膽子越來越大了!什麼人都要惹,連尊者妳也惹了!上回差點打殺了大鵬,這回兒又把尊者的座騎打殘了!妳這惹禍的性子到底是像到誰啊!?」

「遺傳是很恐怖的。」麒麟沮喪的回答。

大聖爺指天罵地,又跳又叫了半天,連說帶念,鬧得麒麟耳朵嗡嗡叫…

「好了,好了!」麒麟舉手投降,「行了,我知道了!這次香港這隻我就溫柔說服行不行?彈也不彈他一指甲,成不成?別念了,太祖婆婆…」嘖,老人家年紀略有些,碎念到令人崩潰。

「太祖爺爺!」大聖爺吼了起來,「我孫行者的子孫是縮頭畏禍之輩嗎?給妳鐵棒做什麼用的?給我打!重重的打!」

麒麟瞪著大聖爺好些時候,忍不住笑了出來。「那您老人家罵我半天做啥?」

「罵當然要意思意思罵兩句,」大聖爺理直氣壯,「我只嫌妳打得輕了。」

……遺傳果然很恐怖。

「讓我洗澡吧。」麒麟輕嘆一聲,伸手將鏡面攪混,「我知道您要說什麼。」

看起來,她的工作越來越不簡單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