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三章(一)

第三章 繁華喧鬧的東方之珠

香港的香煙特別貴。

買了一包煙,麒麟就有點牢騷,看到飲水的價格…她決定去附近的餐館喝杯鴛鴦咖啡。

搞什麼…礦泉水這種價格,叫人怎麼活?

【Google★廣告贊助】

街道上,行人緊張忙碌,比台北的步調還快上一倍。香港話慷慨激昂,連問候都像是在吵架。或許她放假放太久,悠閒慣了,這樣緊張刺激的都市生活對她實在太吵了。

其實還有種更激昂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傳出來。每次工作的開端,她都從香港開始。

只是這一次…潛伏在哪?

她在大街小巷胡逛,卻有點疑惑。這個原本活力十足的都市,卻有種東西在衰頹。真奇怪…熟悉的憤怒不見了,反而是一種生命力漸漸消逝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詭異。

她百思不得其解,決定去舊貨街看看。

依舊是堆得亂七八糟的老傢具老器物,整條街滿滿的。當中夾了幾間古董店裝高尚,但是她知道,那裡頭賣的不是假貨就是贓物。這條街靠著這條不太正路的管道,經濟倒是欣欣向榮的。

但是…匯集了這麼多器物的歲月,深染在上面的執念、貪欲,卻也濃重的化不開。這種氣味,當然吸引了許多眾生。

麒麟很熟門熟路的撞進一家古董店,風韻猶存的女主人原本慵懶的抽著長嘴煙…一看到她闖進來,嚇得飛跳,貼在牆上結巴,「…禁禁禁…禁咒…」

「得了,狐媚子。」麒麟老大不耐煩,「我也就揍過妳一次,需要嚇成這樣?那也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再說我下手又沒很重…」

娘啊,那叫「下手沒很重」?差點打折了她的脊背,尾巴和右手都打斷了,毀了她快兩百年的道行…天可憐見,這樣不叫做「沒很重」,那怎樣叫做「很重」?

看她愣著沒講話,麒麟往櫃台一靠,「狐媚子?」

「我、我…」女主人眼淚汪汪,「我可都改了!自從大師『教導』以後,我現在比尼姑還尼姑!我再也沒去傷生吃人了!大師妳要相信我…」

「…每五年就來找妳一次,怎麼每年的台詞都一樣?」麒麟搔了搔頭,「妳現在叫啥名字?」

「我、我叫做胡艷然。」艷然連連搖頭,眼淚跟著亂甩,真如梨花帶淚,「雖然我叫了這名字,但我可以指天發誓,除了偶爾跟男人上上床,我可是什麼也沒做呀~」

「誰問妳跟誰睡呀?」麒麟沒好氣,「這也值得哭哭啼啼?我的天…我跟上次一樣,要問相同的問題。」

「我的娘娘…」艷然哭著跪下來,「哪次我不是打聽好等著告訴妳?但是這一回兒…小妖真的打聽不出來。」

麒麟皺眉,這隻狐媚子在香港居留最久,可以說是香港妖界的包打聽。連她都不知道…

「是『她』給了妳什麼好處嗎?」麒麟靠著櫃台,艷然巴不得自己可以鑲在牆上,「天地良心,小妖跟天借膽也不敢這麼做!真的是那位躲得無影無蹤,許久沒人看見她了…照說她該開始惹禍,就不知道為什麼…我是真的不知道呀~」她乾脆號啕大哭起來。

千不該萬不該,當真弄死了人,偏偏又讓管區檢舉了。更不該撞到麒麟的手上…那次「教導」打折的不只是她的尾巴和右手,連她的膽子也被打沒了。現在看到麒麟就像看到鬼似的…

就算她再怎麼怕香港的「主神」,麒麟要問下落,哪次她不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打聽?這回無消無息,她已經發愁很久了,想著麒麟銷假也還有點時間…哪知道她這麼快就回來上班了。

這年頭,當個妖怪還真是擔驚受怕,比個人類都還不如了。

「我又沒要打妳,需要這麼怕?」麒麟橫了她一眼,有點受不了,「不知道就不知道,我再去別處問就是了…」

艷然怕她說反話,嚇得像是抖篩子,「娘、娘娘,我一定會繼續打聽的!我我我…」

「得了得了,」麒麟舉手討饒,「我自己辦就行了。別那副沒出息的樣子…」

等麒麟出了大門,艷然才收了眼淚。「這潑辣貨…」她罵著,「每五年就來嚇老娘一次。老娘是欠妳什麼來著?人不人,鬼不鬼…」

不其然麒麟又踱了進來,艷然張著嘴,又款款的跪下來。「我、我我我…」

麒麟瞅著她好一會兒,「妳這兒總有私煙可以買吧?」

艷然說不出半句話,從櫃台下面掏出了所有的煙,滿滿的堆了一櫃台。「都送妳都送妳!娘娘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啥?」麒麟嘆了口氣,取過一條涼煙,把錢放下,「我可沒聽到妳罵我。」

…妳這不是都聽到了嗎?

「保重了。」她拿起煙,朝後揮了揮手。

艷然跪了好久,終於下定決心搬家。搬到哪都好,只要麒麟不要每五年來找她一次,就算是南極她也去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