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 楔子(上)

楔子 飛舞於空的麒麟

其實,在這屋子裡看到什麼他都不太會奇怪了…哪怕是像這個樣子,張開滿口劍山似的牙齒,大白天就衝到面前來覓食的魑魅…

他連火符都懶得拿,抓起竹掃帚就是一記全壘打。

【Google★廣告贊助】

「滾~~~」

被打飛的魑魅,撞在結界上被電個半死,然後輕飄飄的滑下來。望著翻白眼的魑魅,明峰巡查著結界,發現一個該死的酒瓶撐住了結界的一角,形成一個狗洞。

「麒麟!」他怒吼了,「妳到底想對我的結界怎麼樣?!妳故意破壞我的結界!」

她懶懶得推開窗戶,睡眼惺忪的,「啊…你怎麼搶了我的沙包?那隻魑魅是我要打的欸…」一大清早,她已經薄醺,正在喝上好的白蘭地,「我還在培養情緒,你就把我的沙包給打發了…」

他再也忍不住了…這種亂七八糟的師父…

「妳到底有沒有自覺啊?!」明峰揮著竹掃把罵,「妳要不要看看醫院寄來的報告啊?妳的肝指數已經飆到正常人的四倍,四倍欸!醫生說妳全身破破爛爛的,還有痊癒得很差的傷口啊!妳喝?妳還喝?!妳能不能有點人類的自覺啊~~妳就不怕酒從舊傷噴出來…」

麒麟乾脆用手指堵住耳朵。

他他他…他真的要氣死了!「甄麒麟!妳不要以為堵住耳朵就會沒事…」

「對喔。」麒麟恍然大悟的擊掌,「我該把窗戶關起來的。」

轟的一聲,明峰爆炸了,他一躍跳上二樓的陽台,將竹掃帚的柄塞進窗縫,「妳敢關?!我話還沒有說完啊!」

「你是跟誰學的?這麼囉唆?」麒麟努力想把窗戶關起來,「我和蕙娘都沈默寡言,溫柔善良呢…」

「妳都不怕鼻子變長的啊?!妳不要跟蕙娘比,妳是哪裡比得上人家啊~~」一師一徒拿著竹掃帚和酒瓶打得乒乒乓乓,在樓下的蕙娘默默的將食物收到桌罩下,省得簌簌而落的灰塵沾上了。

快住手吧,屋子快被你們兩個拆了…

正打得不可開交,那隻昏迷的魑魅醒了過來,看到兩個絕佳的食物正在拼個你死我活,真是大好機會…他咆哮著衝上去,準備一口咬下明峰的頭。

「做什麼?!」這兩個人一起轉頭瞪他,目光說有多猙獰就有多猙獰,魑魅渾身冒出冷汗,像是被蛇瞪住的青蛙。

不、不對!他可是沈眠多年,山林裡頭最兇惡的大妖怪!怎麼可以被這兩個人類嚇住?他暴吼一聲,正要揮出爪子…卻被一記竹掃帚和酒瓶打中門面。頭昏眼花的栽到樓下。

「敢打擾我們,找死嗎?!」這對無處洩恨的師徒,非常生氣的衝下去,正準備好好教訓這隻不會選時間的笨蛋魑魅…

「哎哎,別這樣。」輕飄飄的離地兩寸,容顏溫潤如佳玉,美貌的天女飄然而至,頭上滿綴著玲琅作響的金步搖,身穿著飄逸的薄紗,完美的身材忽隱忽現。「別欺負可憐的小動物。」

「玄玄玄…玄祖母?」麒麟的眼睛直了,「妳來作什麼?」

「來看我可愛的玄孫女呀。」美貌天女閉上一隻眼睛,無限嬌俏。

暈頭脹腦的魑魅聞到一股極香。漂浮於地的纖足,散發出一股神聖的氣息,那樣誘人而美味。

太美味了…美味到根本無法抗拒。他衝了上去,張口就想要咬下…

轟然一聲巨響,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麒麟家的門口草地往下陷了三尺深的大坑,嘴巴冒煙的魑魅渾身燒焦的倒在坑底。

美貌天女衣袂飄舉,滿臉無辜的飄在大坑之上。

明峰眼睛都直了,他背後的麒麟一手掩住眼,萬分無力的。

「…玄祖母,麒麟不是慈獸嗎?」麒麟吼了出來,「唯恐踏死小生物所以足不點地…妳看妳幹了啥好事?!我的草地啊~~」

「抱歉抱歉,」美貌天女雙手合十,閉了一隻眼睛,伸伸可愛的舌頭,「但我可以保證沒死到半個生物喔。包括那隻小魑魅也…」

「…慈獸?」明峰揮著手,比著自己也看不懂的手勢,「妳妳妳,妳是說…她她她…」

「…她是我玄祖母。」麒麟無力的垂下雙肩,「是的,她是隻貨真價實的聖獸麒麟。」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