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三章(二)

衝到街道上,明峰才冷靜了一點。他在被麒麟耍著玩,早晚會精神分裂…本來有機會逃離她的…為什麼不理智一點?跟那個女人有什麼前途?!天啊~

「堂哥!我終於找到你了!」

明峰被這聲大叫嚇得跳起來,頭髮幾乎全體起立。驚魂甫定的回頭,正是他的小表妹明琦。

【Google★廣告贊助】

血緣的呼喚真是可怕的東西,他才跟堂妹碰頭,周圍的氣氛馬上險惡起來,什麼怪東西像是遇到磁鐵的鐵沙,嘩啦啦的衝了過來。

尤其是小堂妹和那個女鬼纏身的什麼阿丁交往過,潛能「開發」的更恐怖了~

「堂哥?」明琦走近一些,「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不高興看到我嗎?」她小小的臉孔哀傷了起來。

「怎麼會呢?哈哈哈…」明峰乾笑,「我們、我們找家咖啡廳坐一下吧?」最少有屋頂的地方就有地基主,有地基主起碼可以擋一部份的「那個」吧?

衝進最近的咖啡廳,幸好這個方位主吉,屋主還算善良,地基主小有修行,也真的擋掉了大部分。

「妳…妳怎麼知道我回國了?」明峰感到一陣陣的無力,「我不是說我要出國出差?」

「你回國的時候,我就是知道了啊。」堂妹回答得很理所當然,「像我這麼鈍的人都可以看到黑黑的怪東西在牆角爬來爬去,我就知道堂哥回來這個城市了。」

…他們宋家的血緣這麼恐怖喔?他連朝下的趴在桌子上,好一會兒無法動彈。

「堂哥,你中暑了嗎?臉色真的很難看喔。」明琦很關心的問。

我、我是中瘟了。「這是緣份吧?台中這麼大,妳居然找得到我…」這大概就是所謂命定的「孽緣」吧?

同源的血脈就是一種孽緣啊!!

「誰說的?我可是找了好幾天呢!我知道你在附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走不到。」明琦露出困惑的表情,「你明明在這城市,卻也不在這裡。」

廢話。麒麟搞了個陽冥通道,南投中興新村和台中直接相接,妳若找得到,我才會真的害怕…

明琦很得意的掏出兩枝折九十度角的鐵絲,「就是這個!不但找地下水脈方便,找你也是很方便的唷!當然偶爾會找到奇怪的東西啦…」她嘿嘿的笑。

…對。這就是拿來探勘地下水源和金礦的簡單探測器,靈感越強的人越容易使用。握著兩枝九十度角的鐵絲,使之平行,默念著想要尋找的東西,等找到了,兩枝鐵絲會自動張開。

不過,他卻有種不祥的預感。「…除了找到我,妳還找到什麼…?」

「大部分是貓狗的屍體啦。」明琦不好意思的笑笑,「還有一些很古老的骸骨…」她有些傷腦筋,「這些都還好,但是有兩具新鮮的屍體,害我被警察盤問老半天…」

明峰再次無力的趴在桌子上,想乾脆死了算了。

「明琦!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去亂用那種天賦!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我怎麼跟二伯交代啊~」

「…你也犯不著哭啊,堂哥。」明琦搔了搔臉頰,「真的是有事找你商量麼…實在是堂兄弟都沒辦法,我才想要找你呀…」

「妳該不會又交了奇怪的男朋友吧!」明峰一跳,差點打翻了杯子。

「沒有嘛!有很奇怪嗎?」明琦爭辯,「他不過是牧師嘛!你總不能因為宗教就排斥人家,對吧?他很正常啊~」

明峰瞪了她好一會兒,「…該不會除了會驅魔,其他一切都很正常?」

明琦紅著臉,居然低頭喝柳橙汁。喔,天啊,誰來告訴他這不是真的…妳以為默認就會沒事了?我怎麼會有這麼呆、跟鬼怪這麼有緣份的堂兄弟姊妹…

「明琦!」

「不要吼我嘛…」明琦可憐兮兮的說,「這次的事情跟他沒關係啦…真的。雖然我也請他去看過了,但是他說情形不太妙,他也愛莫難助…」

…喂,別人沒辦法的事情找我也同樣沒辦法吧?「這個…很高興見到妳,再見。」他想立刻奪門而出。

「堂哥!」明琦一把抱住他的後腰,害他的頭撞上玻璃門。「修道人不是講究慈悲嗎?那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那關我什麼事情啊~」明峰慘叫。

但是他的慘叫向來是很無力的,尤其是女人面前。他被拖回去,被明琦灌了三大杯的咖啡,差點引起心悸。

聽掉三杯咖啡的時間,只聽到她講述好友不幸的戀情史。

「…簡單說,她交了一個男朋友,懷孕拿掉孩子以後,被那男人甩了,然後過著以淚洗面的生活?」很普通的悲慘,而且這種悲慘找張老師或生命線可能比較快。「我能幫她什麼忙?」

「重點不是她被甩了啦。」明琦憂心起來,「她…好像在宿舍養了個娃娃。」

「…娃娃?」明峰被搞糊塗了,「妳說洋娃娃?」

明琦瞪了他一眼,覺得堂哥很笨,「嬰兒啦!但是除了她,好像沒人看得到…」

「…那該帶她去精神科掛號,找我有什麼用?」明峰叫了起來。

她低頭了一會兒,「…這麼說吧,除了她以外,別人看不到…但是偶爾我看得到。」

明峰瞠目看了她一會兒,「喂!妳完全沒有受到教訓喔!妳忘記阿丁…」

「我知道,我知道嘛!」明琦爭辯著,「我知道不要去看不要去管也不要去碰。但是她的樣子很不對勁啊!而且那個娃娃…真的、真的有種惡臭的味道,漂蕩在嬰兒沐浴乳和奶香中…她養了那個娃娃一年,一天天的委靡下去…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死啊…」她懇求的抓著明峰的手,「求求你嘛,堂哥…不知道就算了,但是現在你知道了啊~」

「你男朋友不是驅魔牧師?叫他想辦法呀!」

「他說根源太深,信仰也不同,他沒辦法呀。大伯和三伯萍蹤不定,我又找不到人…」明琦的小臉都皺了起來,「真的沒人幫忙,我只好看著祖父的筆記…」

「別別別!」明峰跳了起來,「我去看!我就去看看,可以吧?千萬不要自己亂搞啊~」

幾乎是答應下來就後悔了。唉,天啊,他實在不願意沾惹麻煩…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