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三章(三)

所有的麻煩中,女人的麻煩最難搞。

如果遇到的是窮凶惡極的大妖怪,他跟麒麟這麼久了,雖然脫口而出的咒很丟人,但是多少都能夠打發掉。

但是女人這種生物…執念之深,可以成聖,也可以入魔。

所以他一向很怕女人衍生出來的麻煩。

【Google★廣告贊助】

看到小堂妹他就頭疼,小堂妹的朋友也在他的管轄範圍內…更難搞。而且還跟孩子有關…他心裡多少有點底,但是也知道分外棘手。

他跟著小堂妹,沈重的到學校宿舍去看看。

說是說學校宿舍,但是校內的宿舍住到爆滿,所以校方在外面跟出租公寓的房東訂了契約,讓學生用比較便宜的價格住進來,還是一戶戶的小套房。

根本不要堂妹按電鈴,他也聞得出是哪戶。這種險惡的氣味漏出來,真的是令人頭昏。

我該帶個防毒面具,他悶悶的想。等堂妹按了電鈴,他深深的吸口氣…希望情況不要太壞。

但是開門出來的女生,情形已經很壞了。印堂隱隱的浮出黑影,大約不久就要辭世了。

真的是最糟糕的狀況。

「我沒事。」那個女生皺緊眉,「我該交的報告都交了,也天天去上課,妳幹嘛這麼擔心?」

「呃…水越,我是來探望寶寶的。」她揚了揚塑膠袋裡的奶粉,「這是我堂哥,不是外人啦…」

水越愣了一下,不大自然的別開臉,「我哪有什麼寶寶…」語氣卻轉為傷痛,硬裝得面無表情,「我把孩子拿掉了,大家都知道。」

「我知道妳養了一個烏溜溜的寶寶。」明琦鼓起勇氣,「我看到過的。」

水越望著她好一會兒,「…我們沒有傷害任何人。不能夠讓我們安安靜靜過日子?」

「我們…真的只是來探望。」但是明琦不敢看她的眼睛。「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

水越動搖了,她遲疑的看看明琦,又看看明峰溫柔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她莫名的對這個陌生青年放鬆了戒心。

「寶寶在睡覺,請小聲一點…」

他們進入了很小的套房,單人床上睡著一個皮膚黑裡透紅的的嬰兒。烏溜溜的漂亮頭髮,長長的耳朵。明峰才進入房間,他大大的眼睛睜開來,筆直的瞪著明峰。

竟是血紅的顏色。

傷腦筋,是魍魎。明峰感到更頭痛了。這古老的妖族靠吸食人氣維生,會發出迷惑人的聲音。

那個魍魎寶寶張開口,「媽媽,媽媽!」

「媽媽在這裡…」水越無限憐愛的將他抱起來,毫無掩飾的在他們面前餵母奶。

這妖物吸得不是奶汁,是這個傻女生的人氣呀!明峰揚起符,水越卻驚覺的抬起頭,護著魍魎寶寶跪了下來,「請不要傷害他!他是我的寶寶呀!」

「…他在吸妳的氣。精氣乾了就會死!」明峰實在看不下去了,「給我!這妖物孩子還沒有大,等他大了就…」

「我不管!」水越揚起聲音,「我不管我不管!這是我的罪孽!是我把孩子拿掉,所以他才變成這樣回來的!這次我再也不要失去他了!要殺他就先殺我!踩著我的屍體過去就可以殺掉他了!」

他居然讓這毫無法力的女人彈得往後撞,一直撞倒了書架,引起嘩啦啦的大聲響才停了下來。

女人就是這麼麻煩!尤其是當母親的更麻煩好幾百倍!

狼狽的爬起來,他想乾脆使用蠻力了,但是那隻魍魎的表情…卻讓他為難起來。就算是妖怪,其實也是個還沒成長的妖怪。換句話說,是個孩子。

他實在不忍心殺害任何種族的孩子。

「聽我說,」他盤坐在地板上,「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嬰靈。妳是被『母親』這個咒給束縛了。因為『母親』這個咒,所以妳為了失去孩子而哀傷、痛苦,產生了很深的罪惡感…正因為妳的心是這樣空虛,所以給了妖物可趁之機。」

明峰伸出手,「把他交給我。我答應妳,一定不會殺他。但是妳和他繼續在一起,早晚會虛弱而死啊…」

水越的眼神渙散了,他趁她疏神的時候,彈出咒符封住了魍魎的聲音。她應該是被魍魎迷惑了才會這樣吧?

但是水越卻說,「我不要。」她護住了發不出聲音的魍魎,「這是我的孩子。我知道不是我生下他的…但是我養育他一年了。我拋棄過一次,深深後悔到現在,我是絕對不會再拋棄第二個了!我不要後半生都在後悔中渡過…如果要這樣,我寧可死!」

他就說過了,他最討厭這種為母則強的執念了!硬搶走那個孩子,她可能不會死,但是會崩潰。崩潰的母親最容易變成妖物了。

他就最討厭這種麻煩了…這會讓他、讓他溼潤了眼眶。

魍魎愕然的望望明峰,又望望這個沒有被迷惑的養母。他的眼中出現迷惘和痛苦,不捨和辛酸。水越不斷哭著,沒有法力的她,居然解開了明峰的咒符。

「…我忌妒妳死去的孩子。」魍魎開口了,「我恨妳總是愛著他,將我當作替代品。」

不是因為這樣,他可以強忍住飢餓,當她的孩子。這個女人的體質很難迷惑…他知道,水越常常清醒著,卻憐愛的養育他。這種感情深到他不想作祟。

但是他好忌妒,好忌妒那個死去的、讓水越哭個不停的胎兒。忌妒到恨不得殺了水越。不然他可以忍住飢餓的。只要在她身邊…餓死也沒有關係。

「不是這樣…你是我的寶寶…在我最傷心的時候出現。」水越一遍遍的摸著他的臉,「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寶寶呀…」

魍魎茫然的看著她的淚水,鼻子突然擰出怒紋,狠狠地咬了她的手,從窗戶飛奔出去。

「寶寶!」水越差點從窗戶跳出去,被明琦一把抱住。

「妳的手在流血啊~讓我看一下…拜託妳,看妳這麼痛苦,我也很難受啊…」明琦跟著哭了起來。

明峰心情沈重的追出去,找了幾條街,發現魍魎蹲伏在暗處。「我在這裡。喂,法師,盡量不要讓我太痛苦。」他閉上那雙大大的眼睛。

舉起手,明峰卻覺得深深的鼻酸。他揮下…

輕輕的撫摸魍魎美麗的頭髮。

「我會咬你喔!」魍魎喉間滾著低吼。

「咬一兩口不會死啦。」明峰俯身將他抱起。雖然他的妖氣這麼重,嗆到令人頭昏。但,這是個孩子,是個心碎的孩子。

結果魍魎真的一口咬在他肩膀上,痛得要死。

唉,所以說,他最怕這種麻煩了。不是每個妖族的母親都會寶愛孩子。魍魎這個屬於山精的種族,孩子一生下來,母親就棄之不顧。到底生下來的魍魎寶寶眼睛就是睜開的,不到一個鐘頭就會站,半天就可以自己獵食。

但是戀慕母親,是每個眾生孩子的本能和渴望。所以魍魎孩子通常會去找個人類養母,吸乾她的精氣。

而現在狠狠咬著肩膀的小魍魎,卻讓人類養母活了一年多。

「…雖然不會死,但是很痛。」明峰捏著鼻子,將他提起來,「你是咬夠了沒有啊?!」

「我又不是,我又不是自己想要當妖怪的!」那個倔強的小魍魎狠狠地擦去眼淚,「我也希望我是真的是她的孩子啊!我也不是、不是希望殺死她的啊!」他放聲大哭,「誰會想殺自己的媽媽?媽媽,媽媽~」

唉,我的頭好痛。明峰無奈的提著這隻嚎啕不已的小鬼,無力的招了鬼車回去。

「…我說啊,你不要什麼流浪動物都往家裡撿。」麒麟很不愉快,尤其是這死小鬼哭累了,居然跟她搶起焗烤千層麵…本來明峰不在家,他的那份也該是麒麟的!

「他不是流浪動物。」明峰沒好氣的回答。

「我又不是自己愛來的!」小魍魎露出白白的利齒咆哮。

「你吸了我主人那麼多氣,還敢對麒麟大人大呼小叫!」英俊很不爽的賞他一翅,兩個妖怪很激烈的打成一團。

「你帶他回來幹嘛?」麒麟一面喊加油,一面懶懶的問。

「我、我也不知道。」明峰非常無奈,「總不能把他丟在外面吧?他還是個小孩欸…」

「…他妖氣這麼重,你應該被嗆得很暈才對。」麒麟扁眼看著這個好心過度的弟子。

「這、這也沒辦法啊。」他一點都不想跟眾生牽扯太多。說不定等這魍魎孩子長大,第一件事就是設法把他或麒麟吃下肚。

但是殺孩子…他辦不到啊!

「我不殺孩子的。」麒麟舉起雙手,「甚至不怎麼喜歡殺生。你別指望我替你解決…」

明峰悶悶的看了她一會兒,走進自己房間,掏出一瓶讓麒麟瞳孔放大的特級伏特加。

「我不會因為一瓶酒殺孩子。」麒麟的聲音很軟弱。

「沒要妳殺他。」他轉頭吼,「夠了沒啊?要打滾出去打,我快聽不見我自己的聲音啦!」

蕙娘無言的開門,這兩隻妖怪很聽話的「滾」出大門去繼續大打出手。

「…想個辦法封住他的妖氣?」明峰難得的低聲下氣,「他和水越…唉,怎麼說呢?母子也是種緣份,這不因為他是妖怪,水越是人,有什麼改變啊…我不想聽到他們的哭聲,這樣我晚上睡不著啊…」

麒麟托著腮,看著這個溫柔到掐得出水的弟子。別人或許會說這樣的心腸太軟弱,不能修道。但就因為修道成仙的都是些沒人氣的傢伙,天上人間才會這麼亂。

「蕙娘,把院子那兩個小傢伙提進來。」她懶懶得起身,「喂,你。」她戳了戳明峰,「去把天露打一瓶上來。」順手搶去了那罐伏特加。

喝死妳!明峰扁了扁眼,下去地窖打了瓶天露,忐忑不安的爬上來。蕙娘一手提著氣呼呼的英俊,一手提著張牙舞爪的魍魎。

至於該死的麒麟,已經就著瓶口開始喝起伏特加了。

那種點火會燒起來的酒…「妳不怕急性酒精中毒,就這樣灌?」他忍不住開口了。

「安啦,我裝酒的胃和甜食、主餐、冰淇淋不是同一個…」她接過天露,「喂,小鬼,你願意放棄妖力和那女人在一起嗎?」

掙扎不已的魍魎突然獃住,「…可以一直在一起?」

「反正人類的血統夠複雜了,多個魍魎的血統也沒什麼嘛。」麒麟喝著伏特加,「我沒辦法改變你的外觀,但是可以拔除你的妖氣。這樣你才有辦法在人間跟人一起生存啊。你不會希望有個死掉的媽媽吧?」

魍魎僵住了一會兒,求助似的看著明峰,害他很狼狽。

「這個…我想是有辦法的吧?她雖然是個爛酒鬼,但是道行還算不錯啦…」

「爛酒鬼可以省略。」麒麟有些不悅。

「灌著伏特加說這種話,妳不覺得很沒說服力嗎?!」明峰的青筋都浮出來了。

「…我願意。」魍魎大叫,「只要可以跟媽媽在一起,我願意!」

「將來後悔也是可以的啦。」麒麟懶懶得把半空的伏特加放下,拿起天露,「如果你想成妖,修行就可以了。不過,等你學會怎樣成妖又不會傷害到人再說…你別忘記了,當你認母的時候,人類也是你的眷族了。」

小魍魎不斷的點頭,烏溜溜的臉孔縱橫著淚水。

麒麟拿起天露,在小魍魎的頭上澆了個十字,「聖父聖子聖靈,阿門!」

大家屏息等待奇蹟…卻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喂!你又不是神父或牧師,幫個中國的妖怪受什麼洗啊?!」明峰吼了起來。

麒麟指了指牆上掛著的證書。她不但是長老會認可的牧師,還是梵諦岡認可的修女。

「…受洗對他有什麼用啊!?」明峰的聲音更大了。

「對啊!受洗對我有什麼用啊!!」魍魎也跟著叫。

「啊…你覺得你身上還有妖氣嗎?」麒麟懶懶得癱回沙發,托著腮。

明峰和魍魎互相看了看,真的…那股嗆人的妖氣居然無影無蹤。「…為什麼這麼隨便的受洗可以…」

「你不知道宗教的『絕對信仰』是隔絕妖氣的最好辦法?」麒麟有氣無力的舉起食指,她眼皮沈重起來,大大的打個呵欠,「啊對了,最好信仰天主教喔。記得早晚祈禱上教堂,大約妖氣在你長大之前都不會出現。」

喝了一整天的酒,也喝得很累。她很自在的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明峰垂下了雙肩,魍魎很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我會記得你的恩情的。」

「…別吃人就可以了。」

「嗯。」魍魎點點頭,「我承認人類是我的眷族了。我不會吃跟媽媽同族的族民。」他很快樂的衝出去,又衝了回來。「大哥哥。」

變得這麼禮貌…真有點不習慣。「嗯?」

「有這樣的師父很辛苦。」他慎重的又拍拍明峰的肩膀,「你要撐到我長大回來報恩。」

…除了跪心,他還能說什麼?

後來,聽說水越搬出了宿舍,休學了。明琦有些憂鬱的告訴他,那個妖怪孩子又回來了,而且水越慎重的幫他取了個名字,叫做鏡華。不但休學去工作養家,還把鏡華送去托兒所。

「大家都以為那是她跟黑人生的的私生子…」換明琦無力的趴在桌子上。

明峰沒答腔,但是卻莫名其妙的感到高興。有媽媽…是很好的事情啊!他是多麼想念自己的媽媽…

「沒事了吧?」他付了帳,「以後不要再給我添麻煩了…」浪費他多少眼淚,真是的。

「這個…」她遲疑了一下,「堂哥,其實…」

明峰跳了起來,掩住耳朵,「不!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但是那兩具新鮮的屍體來托夢了!怎麼辦呢?堂哥…」

「我聽不見!我什麼也聽不見!」他立刻奪門而出,卻被堂妹緊緊的抱住後腰,「放開我!讓我回紅十字會!天啊~我不是驅魔神探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