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五章(三)

台中的戲院不算少,但是有規模的就那幾家。英俊堅持不要去新光三越,明峰順她的意,到老虎城看。

其實明峰對看電影的興趣不大。不過若能讓英俊的心情好起來,在電影院泡一天也無所謂。

但是在入場處,卻遇到意外的人。

【Google★廣告贊助】

英俊愣愣的看著和他們迎面遇上的情侶,身體微微的發抖。那個男的看清楚她的臉,嚇得躲到女朋友背後。

明峰看看發愣的英俊,又看看那個臉色大變的男人…他應該是那個他媽的什麼德吧?

「你…」明峰怒火中燒的想衝過去,卻被英俊死死的抱住胳臂,「不要理他啦!我們走啦,我們去看電影…」她的聲音有著嬌弱的嗚咽,「不要管他了…」

「警察…」克勞德縮在女朋友背後嚷,「警察!有怪物啊!你們這兩個怪物!他們要來殺死我了~」

長長的走道,兩旁放映電影的廳院漏出微弱的音效。英俊緩緩的轉過頭來,表情卻是憤怒的。

怪物?他污蔑主人是怪物?他污蔑我最心愛的主人嗎?

「怪物?我才是真正的怪物。」她形體沒有改變,但是影子不斷的膨脹,昂揚,九個頭和蛇頸清晰可辨,說不定影子比實體可怕多了。「你再污辱我的主人試試看。」

克勞德嚇得軟倒在地,抱著女朋友的腿,「警察!警察!救命啊~救命啊~」

一直沈默著的女朋友突然發怒,「你給我閉嘴!你這膽小鬼!我真是瞎了眼才跟你在一起!」她抬起腿,狠狠地將癱軟的他踢得遠遠的。

她仔細看著影子和英俊,走近了兩步。明峰一把將英俊塞到他身後,「妳想幹嘛?!妳想對我家英俊幹嘛?」

那女孩流出眼淚。她好累好累。她厭倦了,疲勞了。一直都當別人的避風港,卻沒有人想張開雙臂迎接她、保護她。

連個妖怪少女都有人呵護…她在這段不堪的戀情中,除了不斷的失去,到底獲得什麼?

「…我羨慕妳。」那女孩哭著對英俊說,「我真的很羨慕妳。是不是要變成妖怪,才可以得到真正的愛情?」

不是這樣。英俊想跟她說,不是的。我也為了這段不堪的戀情流了好多眼淚,傷心到心要碎了。我也…

她靠在明峰的背上,卻覺得那樣的溫暖、充滿安全感。

不過我有主人。不管我受了什麼傷害,不管我多麼痛苦、煎熬,都有主人陪我哭、陪我傷心,將我保護在身後。

或許她比任何人類都幸福也說不定。

「妳只是沒有遇到那個人。」英俊哽咽的對她說,「那個會把妳護在身後的人。」

「…會有那個人嗎?」女孩蜿蜒著淚充滿困惑。

英俊用力的把臉埋在明峰背後,點了點頭。女孩抬頭看著天花板的燈光,沈默了好久。

「…啊,或許我該等待那個人吧。」她轉身要離去。

「等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英俊對她有種說不出的好感。她拔下一根羽毛,幻化成手機,「妳…若是很傷心、很孤獨,想講話的時候…妳可以用這個手機找到我。」她看著女孩的遲疑,聲音越來越小,「妳、妳若覺得害怕不想接,我也…」

那女孩接過手機,湧出晶瑩的眼淚。「…妖怪怎麼比人類好心這麼多?這樣我對人類會失去信心的…」

她哭著走了出去,完全沒有理會克勞德恐懼又害怕的呼喚,「安~妳怎麼拋下我?我會被妖怪吃掉啊~安~」幾乎是用爬的,那男人半跌半走的出了戲院。

「我去教訓他!」明峰被英俊死死的抱住,怒火不知道該往哪發洩,「妳對情敵那麼好心幹嘛?!妳管她哭不哭啊~」

「不是她的錯。」英俊含著眼淚,笑容卻是那麼美麗,「而且,我有主人,她沒有啊…我比她幸福很多喔。」

勇敢的拭去眼淚,「我們去看電影吧。」

一路上她都緊緊抱著明峰的胳臂,看電影的時候也不例外。她那小鳥依人,楚楚可憐的模樣,很像是他的親生妹妹…

或是他的女朋友。

明峰沈重的嘆口氣,真要命。沒交過女朋友,身邊卻都是女人…還是異族的好女人。他這是什麼命唷…

(麒麟當然不算)

不過,他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

不管是英俊還是蕙娘,哪怕是龍女,都有雙清澈而溫柔的眼睛。能夠保護她們,愛護她們,他覺得,這是身為男人的驕傲和榮幸。

為什麼其他男性人類不了解呢?他真是不明白。

但是,有了解的人出現時,他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會氣得火冒三丈。為什麼台中這麼小?為什麼相同的血脈會互相呼喚?

為什麼連看場電影,都可以遇到該死的表弟啊~~

他那傻瓜表弟,張大了嘴,對著英俊發愣,幾乎完全看不到身邊的明峰。英俊被看得發毛,往明峰背後一躲。

「小姐,妳不要怕,我不是壞人…」表弟明熠呆呆的看著她,「我只是想問妳的電話號碼…」

「…她是我的式神!」明峰忍無可忍的吼了起來。

「欸?果然氣質與眾不同…」明熠呆呆的回答。完蛋了,他完蛋了…剛剛看到表哥要打招呼,卻不小心看到那雙美麗的眼睛。他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一見鍾情」。原來這就是被電到的感覺…他像是讓高壓電襲擊啊~

「我是明峰的表弟。」他伸出手,很想把她的模樣刻在腦海中,「我絕對沒有種族上的歧視,大家都是眾生嘛…可不可以給我妳的電話?」

英俊怯怯的從明峰背後探頭出來,又縮了回去。男人都是壞蛋。她受過一次傷就害怕了…就算是主人的表弟也不會有什麼改變的。

她幾乎是賭氣的,讓自己的影子變化,又是那九頭妖鳥猙獰的模樣。

「看到了沒有?」明峰大聲的說,「她是我的式神,姑獲鳥!不要隨便煩我家英俊…」

他看了看映在昏暗走道的猙獰影子。稍微想了一下。「…反正人類的血統很複雜了,又不欠這一點。啊,我不是有什麼不軌的心,我只是想說,那一點都不重要…美醜看慣了就沒什麼嘛,妳叫英俊?好特別的名字啊…」

明峰真的忍無可忍了,他揪住明熠的前襟,「你能不能控制一下?我知道你沒有女朋友很悶…我也沒有啊!但是不要到這種地步,連我的式神你也要虧啊~」

「我不是虧她!」明熠掙扎著,「我剛考上研究所,會在台中留好幾年!喂,英俊…妳有沒有e-mail?妳有沒有msn?不給我電話沒關係,最少給我妳的e-mail,我不想從此失聯啊~喂!表哥,你不要把我拖走…我還沒要到e-mail啊~」

紅著臉的英俊,忍不住被逗笑了。

後來?

後來發現拳打腳踢都沒辦法打發明熠,被煩不過的明峰,給了他自己的msn。但這就永無寧日了。

幾乎每天明熠都會發滿熱情的訊息,也不管英俊看不看得到,也不管明峰會不會起雞皮疙瘩。

最後英俊還是給他msn,解救了她可憐的主人。這次她聰明多了,不但把自己本尊的照片寄給他,而且徹底拒絕約會,「我們當不同種族的好朋友吧。」她很堅持這點。

不過明熠照著姑獲鳥的模樣畫了個Q版的漫畫,拿來當msn的照片,讓英俊覺得又好笑又感動。

總之,她這次的「友情」繼續在msn上面蔓延。

本來事情到這裡應該是結束了,蕙娘也很欣慰不用拖地板了。不過,她發現麒麟鬼鬼祟祟的招了林四娘來,這讓她有點不安。

「有什麼事情不能叫我,要去叫林四娘呢?」她不大放心的問。

「沒有啊…」麒麟心虛的喝著冰點。她每次喝太多酒宿醉的時候,就會喝點酒精濃度比較低的調酒,說這樣可以解除宿醉。

當然大家都知道這是鬼扯。

「沒有?」蕙娘不大放心,「主子,我知道妳很護短。但有些時候護短不是這樣用的…」

「我沒有護短啊…」麒麟不大自然的死盯著膝蓋上的聊齋誌異,「妳知道的嘛,花心是一種精神疾病。我不忍心看他這麼痛苦,所以就…」

「克勞德?」蕙娘有些發暈。哎,可憐的傢伙…獵豔獵到妖怪少女就夠不幸了,讓麒麟攪局…你下半輩子大約只能當王老五了。「這樣做好嗎?我們不該干涉人間事欸…」

「妳不懂啦,」麒麟豎起食指,「導致花心也是一種『妖氣』。這種妖氣需要我的咒解圍啊。不然交那麼多女朋友還要想藉口,很累呢…」

「是是是,」蕙娘拿走麒麟的空酒瓶,遞上一杯濃茶,「我不懂的通通都是咒。」

「對啦,妳終於明白了。」她皺著眉喝下那杯濃茶。

這一次,蕙娘笑了起來,卻不想去反駁她。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