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楔子(下)

她依舊倒掛著,友善的對那小女孩笑笑。小女孩不領情,雙眼直視著她,露出強烈敵視的眼神。

「哎唷,別這樣咩。」麒麟哄著,「我是來救妳的。」

小女孩的眼神出現更強烈的敵視和不相信。

「真麻煩啊…」麒麟無奈的聳聳肩,「妳願意乖乖跟我走嗎?妳的奶奶在等妳喔。」

【Google★廣告贊助】

小女孩將眼睛一閉,拒絕相信她的話。

搔了搔頭,麒麟其實是有點無奈的。「欸,明峰,你下來吧…小心不要碰到地板,有警鈴。我只會打人不會哄人,哄女生是你的強項…」

「不要把我講得跟色胚一樣好嗎?!」明峰真的火了,他謹慎的拉了拉掛環,確定強度夠才毛手毛腳的垂下去,「呃…妹妹,我幫你解開好不好?被這樣綁,不會痛嗎?」

一定很痛。就算她是妖怪也不該這樣折磨她…他深深的不忍起來,伸出手,費力的摸了摸她的頭髮。

她突然張開眼睛,如電的眸子閃出奇特的光芒。怔怔的看著明峰好一會兒,很輕很輕的,她點了點頭。

「…不能踩在地板上怎麼拆?」明峰沒好氣的問。

「把她面罩拆掉就好啦。」麒麟笑了笑,很甜美,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邪惡。

拆掉面罩…講得很輕鬆的樣子。明峰嘀咕著,費力的倒掛在繩索上,空出兩隻手,設法解開小女孩腦後的皮帶扣。

將她臉上的面罩一拿下,小女孩流出眼淚,大大的喘了一口氣,然後…咳嗽了一聲。

這一聲咳嗽,卻引起劇烈的閃光和爆炸,明峰只覺得眼前一陣白花花的,耳朵隆隆巨響,等他看得到四周時,整個房間已經成了廢墟…硝煙瀰漫,四面牆炸穿了三面,天花板也塌了一半下來。

他們所在的位置是頂樓,所以望得到美麗的星空。

警鈴大作,天花板殘存的消防器不斷的噴灑水柱,到處都聽得到急促的腳步聲。

「果然是爆裂物。」麒麟笑得很大聲,「不過爆裂物已拆除,閃人了。」

「…妳居然什麼也不跟我說~」明峰怒吼著,七手八腳的將小女孩身上的管線束縛拆乾淨,一把抱起來。一大群人嚷著衝過來,眼見要逃不掉了…小女孩又是一聲咳嗽,再次引起劇烈的爆炸…

抱著她的明峰覺得很不可思議,這麼大範圍的爆炸,抱著她的自己和麒麟居然沒有事情…來不及細想,英俊的蛇頸纏住他,將他擲上背,拍擊巨大的翅膀,立刻升空起飛。

攀著英俊腳爪的麒麟,笑咪咪的向著氣急敗壞大嚷大跳的人群揮手致意。

***

「如約定,我將妳的孫女帶來了。」

在候機室焦急苦候的老婦人站起來,怔怔望著自己的孫女兒,忍不住大哭,「阿英!奶奶以為永遠看不到妳了…」

婆孫相擁大哭,小女孩驚惶的眼淚不斷的滾下來,帶著輕微的硝煙氣味。

「這樣子是沒辦法上飛機的喔。崇英。」麒麟正色的對小女孩說,「妳這天賦很麻煩,等妳長大能夠掌控,再來使用這種能力吧。」

崇英看了她好一會兒。雖然她身上有種令人畏懼的氣味,宛如將她抓去折磨的本家大人,但是…她卻跟他們不一樣。

不大放心的看看她,又求救似的看看那位溫柔摸她的頭髮的大哥哥。

「欸?」明峰對這樣坦白信賴的眼神很沒抵抗力,「啊啊啊,我是說,妳可以相信這個爛酒鬼啦!這個爛酒鬼除了有個硬邦邦的鑽石肝,心地是很好的,不會害妳啦…」

得到了保證,崇英面對麒麟,閉上眼睛。麒麟在空中虛畫,一個閃亮的咒文浮現,打入了崇英的額頭。

她狐疑的張開眼睛,忍不住咳了一聲…

卻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你們的飛機要起飛了。」麒麟推著她們,「快快快,快去開啟你們的新人生吧。」

飛機從機場起飛,大批黑衣人憤怒的包圍了他們。一個顫巍巍的老者排眾而出,「甄麒麟,別人怕你,崇家可不怕你!妳居然從崇家強行擄走我族族女!妳非給我個交代不可!」很有氣勢的頓了頓拐杖。

「唷,從醫院擄走別人的孫女兒怎麼說?崇清,別弄出個了不起的架子,我不吃這套。」麒麟懶洋洋的往椅子上一坐。

「這是為她好!她會引起很大的災禍…」崇清滿是皺紋的臉孔抽搐了一下。

「哪有什麼災禍。」麒麟打了個呵欠,「我把她那該死的本能封印了。放心啦,她將來可以毫無顧忌的打噴嚏咳嗽,也不用怕會震倒一○一大樓…」

崇清的臉孔刷的慘白,旋即大怒。他養著這個桀傲不馴的小鬼就是希望成為崇家的祕密武器,而這個該死不死的禁咒師居然破壞了他的計畫!

「何謂咒?」麒麟站了起來,對著崇清冷笑,「不把人當人看,失去了人心,何謂咒?」

她昂然的從人群穿過去,一點畏懼也沒有。被她看過的人背上都是冷汗,一一低下了頭。

「喂,崇清。」她轉過身來,「我示範一個強而有力的咒好了。」

她狠狠地對著崇清伸出了憤怒的中指。

明峰深深嘆了一口氣,低下了頭。跟了這樣的師父…

「我好想念紅十字會啊…」他這樣想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