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七章(一)

第七章 過往

今天一起床,他就覺得有種不對勁的感覺。

大清早的…明熠就跑來家裡獻慇懃。他實在越來越難忍受了…「誰准你沒事就跑來?!」他打開窗戶指著在掃院子的明熠嚷著,「難道你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嗎?!研究生的日子這麼好混?!」

「表哥,早啊。」他開朗的打招呼,「等我掃好院子,我再去meeting就好了呀。」

【Google★廣告贊助】

「不要隨便跨過陽冥通道!」明峰真的要氣炸了,「我說你啊~正常人不要隨便跑來…你在搞什麼啊~」

「我並沒有覺得任何不舒服啊。」他笑得如此陽光燦爛,「機車騎一騎就到了,也沒很遠嘛…」

這個好像不是重點啊,先生…「難道你不覺得這條『路』的景觀有什麼不同嗎!?」

「我騎車一向很專心的。」明熠覺得表哥很大驚小怪,「有什麼不同?」

他無力的趴在窗櫺上。某種意義上來說,神經大條也是某種異樣的強悍。而且要大條到這種地步更不簡單。

難道你沒發現有百鬼夜行的熱鬧景象?!

「不要再來了!快給我滾~」明峰暴躁的趕人了。

最後這傢伙還是等英俊沈著臉塞了個便當給他,他才心花怒放的去上課。

不,這只是小規模的騷動,和他那種強烈的違和感沒有直接的關係。他百思不解的下樓,今天他起床起晚了,英俊把他的早餐端出來,滿臉笑咪咪,和面對明熠的時候不一樣。

(她還在跟明熠嘔氣)

早餐很可口,英俊很溫柔,蕙娘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食譜…好像沒什麼不對…

麒麟到哪去了?

這個時間,她不該抱著酒瓶,癱在客廳看卡通或看書嗎?偷開她的臥室,沒看到人。在院子裡轉轉,也沒有蹤影。

是不是在偷他藏起來的酒?

酒窖、書房、米缸、天花板…

「…你在幹嘛?」蕙娘忍不住開口了,把梯子扛來廚房,掀開天花板拿個手電筒亂照…任誰看了都會覺得有點奇怪吧?「你在找什麼呀?」

「麒麟。」他悶悶的聲音從天花板傳來,「我以為她鑽到這裡來偷酒…」

…難怪麒麟會說,這是她收過最笨腦袋的徒弟。

「你用感覺的就好,麒麟怎麼會在家?存在感那麼強的人…不用看也知道她不在啊。」

「怎麼可能呢?」明峰咕噥著從梯子上爬下來,「她不是只種在家裡沙發上的人形馬鈴薯嗎?怎麼可能會自己出門呢…?」

這種批評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嚴苛啊。「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總有權利好好憂鬱一下吧?週期性的,不用擔心…」

「憂鬱?哈!」明峰很沒禮貌的大笑,「她會憂鬱?哈哈哈哈~」

蕙娘微笑著睇了他一眼,「…哼。」

「蕙娘,妳幹嘛冷笑?」明峰有點不開心,「妳看那個無往不利的爛酒鬼…幾乎沒有她辦不到的事情啊!過得那麼隨心所欲還有什麼好憂鬱的…」

「她也並不是生下來就那麼行的。」蕙娘把食譜收起來,「你知道麒麟和我們有什麼不同嗎?」

「…她是禁咒師,是真人。」明峰聳聳肩,「除此之外,有什麼不同?」

「她的記憶力絕佳,不會忘記。」

這不是很好?考試一定過五關斬六將。「這有什麼不好?」

「呵。如果你從出生到現在的一切都記得清清楚楚,不管快樂還是悲哀都記得…你會不會憂鬱呢?」

蕙娘的問題讓他不知道怎麼回答。

一切的一切嗎?包括母親過世的那種狂悲?所有的恐懼和痛苦?

「不用擔心啦。」蕙娘站起來,「等她的憂鬱過去了,就會回家了。」蕙娘湧起感傷的笑,「等她回來,就會跟以前一樣了…」

麒麟不在家最好了,不是嗎?他不用跟麒麟吵架,也不用累得半死去買菜買酒,也不用管她是不是飲酒過度…

他終於有自己的時間啦!總算有時間好好的看看書,研究一下蕙娘修好的山海圖。或者整理整理堆積如山的筆記,歸檔一下最近發生的幾個事件。不然天氣這麼好,他說不定可以去喝杯咖啡,看場電影什麼的,讓自己開心一下。

不過,他發現自己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麒麟不在的家裡,顯得這麼空曠冷清。明明她只是癱在那兒喝酒看卡通,不然就是呼呼大睡。

但他就是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呃…蕙娘,麒麟什麼時候會回來啊?」他走進客廳,蕙娘和英俊正在看一本厚厚的相簿。「你們在看什麼?」明峰伸長脖子。

一張絕美的臉孔闖進了他的視線。那是一張黑白照片。但是那個極小的少女像是活生生的,透過暈黃的照片與他相望。

她的黑髮像是瀑布一樣披散在肩膀上,穿著英式淑女騎馬裝,騎在一匹駿馬上面。

「…這是…麒麟?」明峰大吃一驚,「…為什麼是黑白照片?」

「因為那個年代只有黑白照片啊。」蕙娘覺得他問得很奇怪,「那時的攝影師還得把頭鑽到黑布後面,然後點一種奇怪的粉,砰的一聲像是閃電,照過相眼睛會白花花的一片…」

明峰覺得有點發暈,「妳在開玩笑吧?那是民國前才有這種原始的照相法…」

「欸?」蕙娘訝異了,「難道你不知道,今天是麒麟一百零一歲的生日嗎?」

咚的一聲,明峰暈倒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