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八章(三)

這小島才感應得到這短暫地震。本來麒麟還覺得奇怪,只有神族血緣感受得到的特別震動,應當是神威所致。

但是她觀察星宿,又不見什麼天綱地煞下凡,也不曾聽聞有什麼通緝令。尤其是封天絕地後,天界規矩更嚴格了,當然更不可能讓能發出神威的天神隨便臨界。

如果是天帝的愛妾,那就完全可以了解了。

【Google★廣告贊助】

跟在天帝身邊這麼久,多少也染上了一點天帝的氣,會有這麼巨大的神威也是應該的。

問題是,哪個白癡會這麼不要命,敢跑去崑崙山綁人呢?

麒麟思考了很久,把名單列出來…頭號嫌疑犯應該是崇家才對。在這小小的島國,有本事拘禁天神,大約只有管理者和崇家。舒祈懶得要命,怎麼可能自己去找麻煩…

看起來只有崇家了。

但是崇家雖然頗有野心,但畢竟是大神重的子孫,向來敬天畏神,怎麼會跑去綁架鬼武羅?你說他們綁架了某個山鬼還說得上…

天帝愛妾鬼武羅?降霜女神?別說要綁她,恐怕要靠近她都不容易。

如果不是舒祈也不是崇家,會是誰呢?

她還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依足了人類的規矩,打電話給舒祈。

「我很忙。」舒祈的聲音聽起來心情很不好,「我是要賺錢吃飯的人類,沒空跟你們這些養尊處優的非人擺龍門陣。」

「紅十字會也提議給妳薪水,是妳不要的…」麒麟咕噥著。

舒祈很乾脆的掛了電話。

幹嘛這麼任性…麒麟嘀咕著,又撥了電話過去,「不想被管就不想被管,幹嘛掛我電話?真的是有急事找妳啦…」

「我沒空。」

「哎唷,鬼武羅被綁架到這小島來了,這妳總不能說沒空吧?」麒麟急著大叫。

舒祈要掛電話的手遲疑了一下,「…是哪個活得不耐煩的傢伙幹的?」

麒麟試探的問,「該不會是妳不當心收到檔案夾吧?」

「妳看我會那麼『不當心』嗎?」,舒祈不耐煩的用脖子夾著話筒,「會那麼『不當心』的只有崇家吧?」

「妳看妳!」麒麟抱怨了,「妳也知道崇家不安分,妳也不就近處理一下!妳不知道他們綁架綁上癮了,上回我救了個崇家族女,他們上門欺負我這個弱女子欸!…」

「…我當作沒聽到『弱女子』這個笑話好了。」舒祈揉了揉脖子,「我這兒沒收鬼武羅。就算她求我收我也不會去惹這天大的麻煩,行了嗎?」

「妳離崇家那麼近…沒聽到什麼蛛絲馬跡?」

「妳不知道越野心勃勃的人越謹慎嗎?」舒祈沒好氣,「崇家的本部在哪?就離都城不到一里的外縣市。他們就是不讓我管著,有什麼消息一定是第一個防著我,我是可以知道什麼?」

「妳也認為崇家嫌疑最大?」麒麟抓緊機會,「但是崇家畏神畏到五體投地,怎麼可能去綁鬼武羅…」

「小姐,妳是不是喝酒泡壞了腦子?」舒祈失去了耐性,「妳也用一下妳的腦子。崇家畏懼的是神明…鬼武羅算不算神明?好吧,妳說算,當權的神明說不算,崇家聽妳的還是聽當權的神明?」

麒麟呆了呆,「…所以崇家覺得是替天行道。不然他們也綁不住司管降霜的青女鬼武羅吧?」

「這才明白了過來?唉…別煩我了,去煩該煩的人吧。」舒祈把電話掛了。

麒麟揉著額角,「妳說得簡單。我可是一點都不想去惹這無謂的麻煩啊!」

***

鬼武羅在山海經有她的倩影。正確的寫法是「鬼申 武羅」。「鬼申」字與「鬼」同音。

她是山鬼這種妖豔山精的成仙者,山海經中次三經裡頭很委婉的提到她,「又東十里曰青要之山,實維帝之密都,鬼申 武羅司之。其狀人面而豹文,小要(腰)而白齒,而穿耳以鐻,其鳴如鳴玉。」

楊慎山海經補注裡頭也提到,「淮南子云:『青腰玉女,降霜神也。』蓋本此說而傅會之。」

淮南子雖然不少胡說八道,但是這點倒是正確了。鬼武羅的確司降霜,而這位美如艷秋的女神,獨自住在崑崙山脈附近的青要之山,守著天帝的「密都」。

事實上,因為她是屬於秋穫的女神,所以也管著崑崙山的長生藥和許多天帝才知道的祕法。正因為她的地位崇高卻曖昧,又深居簡出,平常人並不知道這個身上有著文豹花紋的美麗女神,居住在人間和天界的交接處。

仔細推想,若沒有其他天神相助,連想見她一面都難,畢竟崑崙受了重重祕法的保護。

好吧,是哪些天神相助,又是誰最想除掉鬼武羅?當然那個高貴的神祇是不怕天帝遷怒到這個小島,引發什麼災難。那死婆娘出了名的愛記恨小心眼,死的是微不足道的人類,她大可以推個乾乾淨淨。

想那幫兇大神重也不在乎,反正有難的時候,他頂多把子孫遷居了事,子孫還不是感激涕零,繼續當他忠誠又愚蠢的子民。

但是麒麟在乎。這可是一島生靈的性命。但是…但是但是…真的要跟他們鬥?老天爺…

越想麒麟越頭疼。長長嘆了一聲,趴在桌上動彈不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