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九章(一)

第九章 渴望創造神明的貪婪

熟睡中的明峰,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醒過來。他凝視著黑暗,像是黑暗也隨之凝視過來。

非常安靜的夜晚。但是有股極寒的殺氣在他背後,無形無影,卻讓他汗毛直豎。他緊繃著,希望只是錯覺而已…

但是那股殺氣撲了上來!

「哇呀呀呀~」「我要吃飯!」

【Google★廣告贊助】

他的尖叫和麒麟堅決的聲音交織成一片。他縮在床角抱著枕頭,看著餓到目露兇光的麒麟。

時鐘發出靜靜的綠光,告訴他現在是午夜三點半。

「我要吃飯!」麒麟揪著他的領子,「我現在就要吃飯!」

明峰氣得發抖,「午夜三點半吃什麼飯?!妳是要吃哪一頓啊~」他真的差點弒師。

「主子…我也可以做啊。」蕙娘試著將麒麟拖開,「何必半夜進來嚇明峰?妳也知道他不禁嚇…」

「麒麟大人,我做給妳吃啦!」英俊抱住麒麟的大腿,「妳看主人被妳嚇得差點哭出來…」

「誰嚇哭啦!?」明峰喊了起來,偷偷把眼角的淚水拭去。

「我不要!」麒麟將她們通通甩開,「我就是要明峰做給我吃!我要吃飯我要吃飯!」

兇性大發的麒麟真的好可怕啊…他只覺得快不能呼吸了…

「我做啦我做啦!」明峰扳著她的手,臉孔發青,「別掐死我!死人是不會做飯的!」

驚魂甫定的明峰衣衫不整的衝進廚房,隨便抓了冰箱裡的剩飯和蛋,在最短的時間做了蛋炒飯、蛋花湯,以及皮蛋豆腐。

「…我不喜歡這種飯占的結果。」麒麟抱怨著,坐下來據案大嚼,「我要酒!我要酒!」

酒…家裡可以喝的酒都讓妳幹光了,現在是去哪邊生酒啊?!

「天露行不行?」明峰很無奈,「我所有藏起來的酒都讓妳喝完了啊!」

「都行啦,由你決定要給我喝什麼吧。」麒麟連頭也不抬,只顧著把食物裝進肚子裡。

她到底是發什麼神經?明峰乾扁的倒了一杯天露給她。她仰頭灌了一口…非常乾脆的噴在明峰臉上。

她和明峰驚愕的面面相覷,兩個人一起發怒起來。

「妳就算不想喝也不要噴在我臉上!」明峰怒吼,「就算不是酒這也是很棒的飲料欸!妳要知道這個也剩不多了,妳居然…」

「天露居然壞了!」麒麟比他更火大,「他媽的,這是我最討厭的占卜結果啊!」

「怎麼可能…」天露好歹是水,好不好?水怎麼可能壞掉…明峰不服氣的喝了一口,腐敗酸苦的味道…讓他哇的一聲吐出來。

「真是糟到不能再糟了…」麒麟站起來,擦了擦嘴,「我吃飽了。」她將滿頭長髮盤了起來,用一支繪著奇異花紋的玉簪,盤在頭頂。

「…主子!」蕙娘叫了起來,「那個是…那不是…主子,不要!」

「啊,謹慎使用就好了嘛。」當她盤好頭髮,一種奇特的氣氛從她身上湧出來。她輕鬆自在的笑著,似乎什麼難關都不費吹灰之力。

像是…明峰初次遇到麒麟的那一刻。那個懶洋洋的,卻蘊藏著無比爆發力的麒麟。她的靈力在受了重傷後就大幅衰退,進過秦皇陵後,她外表沒什麼改變,但是…她內在的靈氣卻衰敗到令人不忍卒睹的地步。

受了無法痊癒的傷害,死而復生的代價是如此巨大…她的修行像是在有破洞的袋子裡頭裝水,永遠裝不滿,最糟糕的是,破洞越來越大,她卻沒有辦法修補。

雖然看不到,麒麟也不會去說…但是明峰感受得到。

但是現在…她居然將破洞填補起來,幾乎和照片那個充滿自信的女孩一模一樣。

「…妳做了什麼?」他幾乎是驚恐的,「麒麟,妳不要做危險的事情…」

「危險嗎?其實也不算啦。」她垂下眼簾,笑得這樣美麗,「最壞的狀況只是玄祖母會很高興。只是…」她無比眷戀的環顧,「只是我會不太快樂而已。」

她憐愛的摸摸蕙娘流淚的臉,轉頭問著,「徒兒,你會幫我照顧蕙娘吧?」

「…妳在說什麼啊!」明峰又怕又生氣,「我不要聽妳交代遺言!有什麼問題我們一起去面對啊!反正妳已經很習慣把我拖下水了不是嗎?不要現在才裝出一副好老師的樣子,根本就來不及了…」

「是啊,我也覺得這樣客氣的拜託你很不習慣。」麒麟叱出鐵棒,「你們乖乖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吧!」

她將鐵棒往地板一砸,煙霧瀰漫中,她消失了蹤影。

「…妳不帶我們去嗎?!」明峰又驚又怒,「妳怎麼可以拋下我們自己跑掉!喂!甄麒麟!」

蕙娘呆了一會兒,默默的去收拾碗盤。

「蕙娘,妳也說句話啊!她怎麼可以這麼任性…」

「她要我們在這裡等她呀。」蕙娘聲音平靜,「我們等她回來吧。」

「為什麼?」明峰粗魯的拉她,「為什麼妳要聽她的狗屁命令?妳明明在哭啊!」

蕙娘的臉孔蜿蜒著淚痕,匯集到下巴,滴在餐桌上。「我會一直等她回來。雖然…她可能再也不會回來了。」閉上眼睛,晶瑩的淚不斷的湧出,「她使用了封印的力量,恐怕會去…我跟隨不了的地方。」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