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九章(三)

盡量不去看冥道上的「行人」。明峰冒著冷汗,追蹤著麒麟隱隱的一點點氣息。他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知道…但他就是知道。

好像騎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一下子。他在冥道望著人間的建築物…看起來卻有很深的「根」,許多進不去的妖異趴在結界之外,吸吮著漏出來的邪氣。

【Google★廣告贊助】

這邪氣充滿惡臭和恐怖,他很熟悉…他曾經在信用卡上聞到類似的味道。忍著作噁的感覺,他停下摩托車,穿過成群的妖異。

靠著蕙娘和英俊的保護,他穿越了陽冥交界,回到人間的陽光下。仰望著那棟氣派的大樓。

麒麟,在裡面。

「怎麼進去呢?」蕙娘有點膽怯。

「從大門走進去啊。」明峰跨進自動門,「就從大門走進去。」

他的直覺很靈敏,麒麟的確在這裡。甚至,離他們這樣的近,近到麒麟可以聽到明峰的慘叫。

和她對峙的神人笑了一下,「妳的徒兒似乎沒有學到妳的聰明。」

「是呀,」麒麟優雅的笑了笑,「他的確不太聰明…都跟他說別來了。」她歪著頭,扛著鐵棒,「沒辦法,怎麼樣的師父教出怎樣的徒弟。」

「這是反話嗎?」神人瞇細眼睛,「麒麟真人,我不想跟妳為敵。」

「我也不想,你的後台太硬,我惹不起。」麒麟正色,「不過,重,你是誰的臣子,又替誰做事呢?」

大神重沈下了臉。「麒麟真人,這與妳無關。」

「怎麼會與我無關?」麒麟起手,「一島生靈的命,怎麼會與我無關?現下是天帝還不知情,知情的時候呢?」

「天帝不會為了一個小娼婦發怒的。」重冷冷的說。

「這是你的說法。」麒麟挑釁的用鐵棒指著重,「放人?或是戰?」

「我可以釋放妳的徒弟和式神。我敬重妳是真人,請不要逼我。」重有些發怒了。

「我要鬼武羅和我的人。」麒麟鐵棒不動,她的臉孔森冷下來。

「不可能!」重勉強壓抑怒氣,「甄麒麟!我並不是怕了妳一個人類,而是賣子麟大人和大聖爺面子!請妳不要欺人太甚!」

「彼此彼此。」麒麟冷笑,「我也不想觸怒指使你的王母。但是有些事情…」她勢力萬鈞的揮下鐵棒,「不是不想就可以不做的!」

挨了鐵棒的重像是水波般漾開,消失無蹤。呿,好個膽怯的大神啊…只敢傳送虛影來,本尊卻安穩的待在天界。

然後派他的子孫上來送命。

不知道什麼時候,崇家人無聲無息的擋在她面前。總共是三個,麒麟看了一眼,有些厭煩的。「你們太祖父要你們殺人放火,你們也不問是非的去殺麼?」

「真人,」一個高個子的女郎走上前,「可以的話,我們也不希望和您動手。」

「崇家七曜就剩你們三個?」麒麟一個個看過去,「是了,火曜年紀大了,他的孫子月曜又讓我給廢了。水曜離家出走,跟崇家劃清關係;日曜似乎是你們血統最純正的家督?你們大約也不會讓他涉險…」麒麟轉了轉眸子,「妳是木曜?」

高個子的女郎吃了一驚,恭恭敬敬的回答,「是。我是木曜。」她指著粗壯勇猛的男子,「他是金曜。」和一個長相很普通的少年,「他是土曜。」

「若要打殺了你們,無奈你們是人身;若不打殺你們,看起來也不能善了。」麒麟拄著鐵棒,「趁我性子還沒起,快讓我過去。省得可惜了你們的性命。」

「崇家,一定要有七曜。」木曜鼓起勇氣,掏出一把扇子,「真人,我們不會傷害鬼武羅的。只是希望她幫我們延續血脈…只要事了,我們就會把她放回去了。請相信我們…也並不想跟妳動手。」

延續血脈?麒麟愣了一下,旋即狂怒,「妳當降霜女神是什麼?是你們家養的母豬嗎?!」她揮下棒子,捲起的狂風讓木曜倒退好幾步。

「這是崇家延續的關鍵!」木曜揮動扇子催起真言,細密的枝枒割裂了狂風,「若要過去,除非踏著我們三個人的屍體!」

「愚蠢!」麒麟快氣死了,「你們以為抓了降霜女神來,逼她生下孩子,就可以讓崇家的神力一直傳下去?!她是會哭會笑有感情的神靈!就算她是個妖怪你們也不該做這種泯滅天良的事情!」

「這是為了崇家的延續!」木曜吼著,和金曜土曜合攻上來。

「我真的不想殺生。」麒麟的呼吸粗重起來,「別逼我犯下殺孽!」

***

麒麟要犯下殺孽嗎?明峰頭昏腦脹的抬起頭,發現他被綁得跟粽子一樣,又熱又溼的液體不斷的流到眼睛,他用肩膀抹去。

該死,他的額頭被打破了。蕙娘呢?英俊呢?

他只記得他們闖進大樓,憑著直覺要到麒麟那兒…突然湧出一群黑衣人。要打殺他們…無奈都是人身。就這麼一刻的遲疑,他只覺得脖子一陣劇痛和痲痹,最後看到的是蕙娘和英俊被罩在一個奇怪的結界裡…

然後就不記得了。

公然在大樓的大廳行使暴力…這崇家真的跟地痞流氓沒兩樣。

「你真的是禁咒師的弟子嗎?一點用處也沒有。」一個不耐煩的聲音響起,「你真是辱沒了她的美名。」

明峰定睛一看,沒好氣的回嘴,「死矮子,吵屁啊。有種就別叫那群只有拳頭大的普通人出來撐場面。普通人欸!你要我怎樣?隨便碰碰就是死,我怎麼下得了手啊?!」

黑暗中,浮現月曜恚怒的臉孔,「…本來想救你的。我看還是算了…」

「別這樣嘛!月曜大人!」明峰趕緊諂媚起來,「開開玩笑別生氣…」

…你嘴臉會不會變太快了?

「若不是『她』拜託我,我還真不想管你…」月曜發著牢騷,少年般的臉孔有著超齡的憂鬱,「跟我走吧,遜腳。」

繩子解是解開了,月曜卻拿個電擊棒押著他,「別搗鬼啊。雖然我沒靈力了,這玩意兒可是電力十足,很可以把你這遜腳擺平。」

「…不要遜腳遜腳的叫好不好?」明峰摀住額頭的血,「蕙娘和英俊呢?你們沒傷害他們吧?」

「我們不會去觸怒禁咒師。」月曜揮了揮手裡的電擊棒,「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七曜中能力最高的我都被整得慘兮兮了,其他人沒那個膽吧?」

明峰打量了他一眼,「你好像長大一點點喔。」

月曜好看的粉嫩臉孔湧出紅暈,接著生氣起來,「快點走!沒被電不高興?!」

幹嘛脾氣這麼壞啊?「我到底要去見誰?」

「去了你就知道了,問這麼多幹嘛?」月曜用電擊棒抵了抵他的後背,「別逼我把開關按下去。」

明峰氣餒的走著,覺得很沮喪。他到底是當學者的命,不適合在外面打架。

「我、我突然好想回紅十字會啊…」他的眼淚差點滾下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