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一章(一)

第一章 神的後代

麒麟躺在沙發上,拿個抱枕蓋住了臉,拒絕聽林雲生的嘮叨。明峰到底是誰的學生?她氣悶的想著。為什麼這個死公務員叫開門,那死孩子像是聽到聖旨一樣馬上開門?

被念的是我可不是別人啊!

「請你掐頭去尾說重點。」她模糊的聲音從抱枕底下傳出來。

【Google★廣告贊助】

「…我說了半天您沒聽出重點?簡單說,崇家要他們的族女…」林雲生乾脆一跪,「求您了,大師!我吃逼不過…」

「拜託,他們是從機場飛出去的,又不是偷渡的,你不會去查?反正整個國家機器都挺崇家麼…」麒麟把抱枕一扔,「崇家財大勢大,還有什麼查不到的?去去去,別煩我!」

「…您老人家要藏的人,誰能找得到?」林雲生快哭出來了,「出入境資料銷毀,連他們去了哪都不知道。這怎麼查?還求您高抬貴手…」

「唷,這麼大個政府幫個顯赫的崇家欺負人家婆孫。」麒麟冷笑起來,「我就看不起這種財大氣粗的張狂樣兒。你來說這事兒,也不怕良心會痛唄?」

林雲生臉孔一陣青一陣白,低下頭。「…論理,是不該來求您。只是那孩兒能力非凡,若是一個控制不住就是災難…」

「若是這麼悲憫,就讓政府收養了她,看有什麼辦法封住或去除,也讓人家婆孫團圓,需要讓崇家悄悄的綁架人去?我聽說警察要辦案還讓你們革職了幾個可有?國之將亡必有妖孽,誰是妖孽你就仔細想想吧,神的後代好了不起嗎?幫我端洗腳水我還不要呢!」

她越說越怒,一把拎起林雲生的領子,打開大門就往外摔,「快滾吧!叫崇家直接來找我!找國家機器壓我有用嗎?!我又不是非在這島國落腳不可!」

磅的一聲摔上大門,跌坐在地上的林雲生和明峰面面相覷。

「…老哥,坦白講,我也不贊成你這樣的。」明峰鬱鬱的將他拉起來。

林雲生反而笑了起來,滿臉輕鬆的拍拍衣服上的灰塵,「坦白講,我也不願意這樣。」他低低的說,「我領政府的薪水,又不是領崇家的薪水,讓他們呼來喚去已經很膩了…總要有人挫挫那門子的銳氣…」

明峰瞪著他,有些後悔幫他開門。

麒麟曾經談論過崇家。言下之意是很不以為然的。這個神族的後代久居島國,不受改朝換代的影響,一直都為當權者占卜解厄,趨吉避凶。這島國可以在暗潮洶湧的局勢安度近百年,崇家可說是功不可沒。

但是把自己看成神的代理人,一副號令天下的態勢,就讓人很受不了了。

「…我懂了。你把這擔子往麒麟身上一砸。」明峰沒好氣,「我發現,我也開始討厭公務員了。」

他拎起林雲生的領子,把他摔出結界外。

真不該開門讓他進來的。明峰心裡想著。忐忑的走進屋子,發現麒麟不在客廳。很不該替林雲生開門的…他深深懊悔,到處找著麒麟,結果讓他在圖書室找著了。

她坐在寬大的圖書椅上,背對著門。只看得到她光裸粉嫩的赤足擱在書桌上。

幾經掙扎,明峰開了口,「…對不起,我不知道他是來談這鳥事。我真的錯看了這個公務員…」

麒麟動也沒動,可能真的很生氣了。明峰心裡感到更不安,「我以後不會隨便放人進來了,請妳原諒我…」

靜悄悄的,還是沒半點動靜。

他垂手站了好一會兒,實在忍受不了這種無言的窒息,他走向前,小心翼翼的側著頭看…

麒麟抱著一瓶牛奶酒…的空瓶,張著嘴,很沒形象的呼呼大睡。地上還散著幾個橫七豎八的酒瓶子,都是他很小心的藏在這個圖書室的天花板上,不知道這個爛酒鬼是怎麼挖出來的。

「…甄麒麟!」他暴吼,無意間又使用了內力,不但整個屋子為之震動,連屋樑的灰塵都簌簌而下,「妳就是希望喝到死就對了!妳到底想把妳的肝怎麼樣啊~」

麒麟微微張開眼睛,「…肝指數高一點又不會死。」

「妳這個…」他憤怒的跳上跳下的數落,麒麟乾脆運起龜息大法,給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繼續睡她的。

遠在廚房的英俊和蕙娘沈默的結起結界,省得灰塵掉進苦心煮好的午餐裡。

「要去叫他們吃飯嗎?」英俊問。

「等明峰嚷完吧。」她望了望樓上,「等他嚷累了,才會甘心來吃飯。」

兩個式神一起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