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十章(一)

第十章 美麗並不是一種嘆息

沮喪的跟在月曜身後,他們走入了一個看起來普通的電梯。

但若不是月曜用電擊棒在他背後頂了頂,明峰實在不想進去。一種令人非常不舒服的異樣感充斥著電梯…原來電磁波也可以形成一種強而有力的「符」,用科學的力量展現結界。

這種嘗試他見過香港當局使用,防災小組附設學校也有人研究過,不過一直都不成氣候。使用科學的儀器的確可以將「咒」模擬的很完美…但是儀器是理性主義的實現,終究拿捏不出一個適當的尺度。

【Google★廣告贊助】

理性本身就是一種強大而無情的束縛。用儀器模擬出來的結界自然冰冷而且副作用劇烈。這些雖然沒人教過明峰,但是他本能的討厭這種冰冷的寒氣。

月曜訝異的看了他兩眼,沒有說什麼。他本身是崇家七曜之一,是數千個崇家子弟中挑選出來的菁英。雖然麒麟毀了他灌注無數心力的咒具(山海圖),但是沒有毀掉他的腦子。

他或許無法再使用強大的咒,但是他還記得如何解除和結界。這個電梯的咒力極強,他經過無數訓練才能夠泰然自若的搭乘。但是這個法力低微的傢伙,居然只是皺緊眉,默默的進了電梯,這讓他很驚訝。

麒麟的弟子,是有點門道的。

「到了。」月曜老實不客氣的用電擊棒戳了戳明峰的背,「我警告你,你若對『她』有什麼不軌的行為…我馬上讓你變成烤鴨,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她是誰啊?天天看著麒麟和蕙娘,加上常常化成人身的英俊…他實在看美女看到有點痲痹。還有什麼樣的美女可以讓他想不軌啊…?

一股腐敗酸苦的味道襲了上來,明峰忍不住掩鼻。這味道這麼可怕,但是他卻有種熟悉的感覺…

他張大了嘴,望著擺在展示台的列姑射之壺。強烈的光柱從天花板和展示台的四個角照下來,機器模擬的禁咒霸道到快把壺照到乾裂開來;擁有流浪癖和靈性的壺被迫湧出天露,汨汨的從壺口湧出,成為一個源頭,在這個廣大空曠的房間裡面形成一個圓形的水道,環繞著一塊大約四十坪的圓形小島,就像是室內造景一樣。

但是被強迫的列姑射之壺湧出來的不再是神人的飲料,而是腐敗發苦的水。依舊清澈,卻發出陣陣憤怒的腐敗氣味。

「喂!你還好吧?」明峰嘩啦啦的涉過水道,強烈的光柱讓他眼前一片白花花,被照到的地方發紅,像是強烈晒傷,「我說你啊,好好在麒麟當擺飾不是很好?現在被人抓來這兒照成這樣!要不要緊啊?我馬上把你放下來…」強忍著晒傷的痛苦,明峰伸手去拿那個壺…

「…喂!你不要做這種危險的事情!」月曜目瞪口呆的看他涉水而過…見鬼了!被拘禁的神壺湧出跡近強酸的天露,連長老都跨不過去…這個呆頭呆腦的傢伙居然這樣走過去!?「你不要去碰那個!瞎子!你怎麼會先去看那個壺沒看到別人啊?!」

太燙了,拿不到。越靠近光柱,越像是碰到滾燙的開水。「還有什麼人啊?」他焦躁的回答,「把這個該死的光關掉好不好?你們真的很殘忍欸,綁架是你們家的家風嗎?綁人就算了,連個無辜的壺也要綁…怎麼一家子的綁架犯~」

「…你到底是強還是弱啊?」月曜有點暈眩,「你不痛嗎?你的褲子都融化啦!還有別在站在水裡了,你不怕兩條腿都報廢嗎?!」

明峰低頭一看,果然沾到水的部份像是冰淇淋一樣的融化,他尷尬的爬上小島,發現鞋子襪子當然也完了。結果他光著腳,穿著牛仔五分褲,無奈的站在小島上。衣物是毀了,但是他連破皮都沒有。

「你真的不要緊嗎?」月曜隔岸喊著,「不覺得哪裡不舒服?」

「沒什麼不舒服啊。」明峰覺得他囉哩囉唆的,「把那個該死的燈關掉!」

「可以關掉我早就關掉啦!需要等你講嗎?」明曜發怒了。

「噗。」小島中心發出一聲嬌柔的笑,「月曜,不用擔心…他不會有事的。謝謝你找他來。」

這時候,明峰才注意到小島除了他以外,還有其他人。

明峰一直覺得,他對美女早就有免疫力了。但是一看到她…他的目光居然移不開。

自然,她很美。雖然她的皮膚是健康的淡金色,上面還佈滿了豹紋的斑點;只穿著小襖,露出曲線美麗的肩膀和手臂;美麗的臉龐有著天然生成的濃眉大眼,充滿野性…

但這還不是她最美的地方。

而是一看到她,就像是看到燦爛莊嚴的落日、無數飛鳥矯健的身影,狂風吹過的無盡原野…遙遠嘹亮的歌聲、熊熊的溫暖火光…戀人的低語,兒童的歡笑,母親的呼喚…

像是所有良善面的情感,例如愉悅、歡欣、愛欲…都在望著她的時候一起湧現。她美得那樣活生生,充滿生命力和坦然,讓人移不開眼睛。

明峰好一會兒才回過神,注視著坐在紗帳下的美人兒。「妳…妳是鬼武羅?」

鬼武羅頓了頓,「是月曜告訴你的嗎?」

「不。」明峰有點狼狽,有些羞澀和不知所措,「我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知道。」

鬼武羅笑了,讓她的美增加幾許驚心動魄的嫵媚,「你果然就是我要找的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