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一章(二)

他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明明有機會離開這個爛酒鬼師父的…他居然留在這裡打雜。

掃著庭院的落葉,他的心情真的很憂鬱。望著無盡燦爛的晴空,真是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啊…

忽的一聲,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隻妖獸,老虎身軀,人的臉,卻有隻豬鼻子,嘴裡吐出兩尺長的獠牙。

【Google★廣告贊助】

他當年在紅十字會管著圖書館的時候看過失傳的山海圖,不禁有些納罕。「唔?難訓?」

這種又叫做傲狠的妖獸據說有某個不才天帝的血緣,說起來也是神通廣大,但是喜歡拿人當飯,一點都沒有天神的影子。不過,難訓這族妖獸早就絕種很久了,怎麼又會跑出這一隻?

只見難訓連聲吼叫,撲了上來。他幾乎是想也沒想就掄起竹掃帚「貓」下去,結果難訓居然被他打得翻了個跟斗,豬鼻子還被竹掃帚的細竹枝劃破了。

「啊?我使力太重嗎?」明峰滿懷歉意,「打個商量,我實在不願意傷害珍奇異獸,尤其是絕種過的珍禽異獸…我幫你貼個OK繃,請你乖乖離開好不好?」他從口袋掏出英俊幫他準備的OK繃…有點無言的是,上面佈滿了藍色小花。

…他的式神不管外貌如何,真的滿懷天真的少女心性。

看起來,難訓並不領情,他晃了晃腦袋,又是一聲暴吼,氣勢沖沖的撲過來。

「難道天神的子孫不會講話嗎?」明峰滿腹牢騷,「還是說妖獸就不會講話了?」他敏捷的一讓,難訓撲了個空,明峰又掄起竹掃帚,朝著難訓的屁股打下去。重心不穩的難訓像是一個大毛球似的打了好幾個滾,撞到台階才頭昏眼花的停住。

明峰搔了搔臉頰,有點兒不對勁。雖說天天有眾生上門「討教」,能講話的誰不撂下一兩句狠話?不能講話的也有表情,有肢體語言,最少有個情緒波動吧?

但是這隻難訓什麼也沒有。一種強烈的違和感,讓他面對這隻粗喘的妖獸,卻像是面對個傀儡。

他分出神識搜索,順手把又撲上來的難訓揮出全壘打。他發現,這院子除了難訓,還有兩個人。

「英俊!」他喚著,「陪這隻小貓玩一下。」

正在烘焙蛋糕的九頭鳥立刻扔下他的蛋糕,如風般「刮」進院子,很盡力的陪難訓「玩」。

院子裡的兩個來客都怔了一下。

要知道,呼喚式神需要持咒結印,高強的式神甚至奉獻牲物才可呼喚。禁咒師呼喚式神無須持咒還可理解,根據情報,這個學生服侍禁咒師不到三年的光景。

只是喚名,就可以驅使姑穫鳥?

明峰也是一怔。來的兩個訪客,一個老得像是木乃伊,一個卻只有七八歲大。他看著那個小孩子,有種奇怪的感覺。她和崇英…有種氣氛很相似。

那小孩懷抱著一本厚厚的線裝書,他看了看,更訝異了。那是失傳近千年的山海圖。

拄著竹掃帚,他想了想,「兩位…有事嗎?」

那個老人家短促的笑了笑,「我乃崇金曜。代表崇家跟禁咒師討個公道。」

阿啦…來踢館了。明峰搔了搔頭,「那這個小妹妹…?」

那孩子的臉孔黯了黯,「…我不是小妹妹。」他翻開書,發出短促尖銳的咒。跟英俊打得難分難捨的難訓僵直,動也不動的伏在地上,後背突然裂開,許許多多小小的妖獸從傷口處湧出來,渾身沾著濃稠的血。

風一吹,就瞬間變大,院子裡突然多了數以百計的難訓。

「他是崇月曜。」滿臉皺紋的金曜笑了笑,按著月曜的肩膀,「他最討厭人家當他是小妹妹了。」

「…看得出來。」明峰退到英俊的身邊,橫著竹掃帚保護著他的式神,「喂!麒麟!崇家來踢館了!」

麒麟趴在窗戶上,懶懶得看著院子。「你打發他們不行嗎…?我宿醉頭痛中…」

「妳沒看到數量這麼多嗎?!痛死妳算了!就跟妳說不要喝那麼多酒妳不聽,喝成這樣…妳死了以後可以直接拿去當酒母了!妳到底有沒有自覺?妳到底知不知道自覺怎麼寫啊?!」明峰憤怒的揮動竹掃帚。

麒麟望望他,很乾脆的拿指頭塞住耳朵。

明峰馬上爆炸了。他抓著英俊忽的一聲跳上二樓的陽台,「塞耳朵?妳給我塞耳朵?!我能不能拜託妳稍微有點人類的自覺啊?!普通人類這麼喝早就掛啦!妳…」

被晾在院子裡的兩個崇家人很不是滋味。居然無視他們,自顧自的打情罵俏!

「月曜,他們看不起我們。」金曜按著月曜的肩膀。

「知道了。」他俊美淡漠的臉孔湧出一絲惱怒,按著書頁,他發出更短促尖銳的咒,難訓們怒吼著,前仆後繼的爬上二樓的陽台,明峰用竹掃帚打落了幾隻,一個疏神,卻被銳利的爪子掃到,臉頰上鮮血淋漓的五條爪印。

懶洋洋的麒麟張大眼睛,「…我的長工是別人說打就打的嗎?!」

「誰是妳的長工啊?!」摀著臉的明峰大叫。

英俊張大嘴,氣得變化成人身,滿頭怒張的蛇髮,「我的主人是你們摸得起的?」

「喂,英俊,冷靜點!」明峰試圖講理,「難訓已經絕種很久了,別殺光了,上天有好生之德…」

不過這兩個女性(?)似乎完全沒聽到他說的話,抽鐵棒的抽鐵棒,揮銳爪的揮銳爪,整個院子血流漂杵,堆滿了妖獸的屍體。

…女人,真可怕。發怒的女人,更可怕。

「妳們到底有沒有人聽我說啊?!」他顧不得臉上的傷,趕緊跳下樓,但是已經殺了個精光了…「吼,妳們多少也要有點愛護瀕臨絕種動物的心…」

月曜看到這種慘烈,表情更加恚怒,他迅速翻過一頁,開始念著更繁複短促的咒,從妖獸的屍身上又誕生了更多、種類更不同的妖獸…

「你以為我只會揮鐵棒?」麒麟扁了扁眼,「雕蟲小技!」

她足踏禹步,很有氣勢的雙手交叉…

「千萬不要是真太極啦!」明峰氣急敗壞的阻止,「求求妳不要把性命托付給遊戲的招式和對白…」

麒麟白了他一眼。輕輕念誦:「妖魔呀妖魔,你不要猖狂,我們有十二個神人,一個個全猛勇難當!」

她的話語才出口,煙霧瀰漫中,隱約出現了十二個奇模怪樣的神獸。咆哮著,低伏著,面對妖獸們露出雪白的牙齒。

「他們絲毫也不留情面,要把害人的傢伙一氣掃蕩!他們要燒焦你脆弱的身軀,要拉下你的足桿和手膀。要把你身上的肉斬成片段,還要抽出你的肝肺和胃腸!你若是還不識相,趕緊逃跑,晚一點就要捉住你當作食糧!」

十二聖獸齊吼,發出天動地搖的共鳴。在共鳴中,所有的妖獸漸漸萎縮,消失。月曜被這咒束縛得如痴如醉,只是呆呆的望著前方,連麒麟奪走他手上的書都無力反抗。

金曜試圖阻止她,「妳要知道,我們可是崇家七曜…」

麒麟刷的撕破了那本山海圖,「現在剩下六曜了。」他撕破書的同時,月曜軟綿綿的癱倒下去。

「當別人的工具有趣嗎?吭?自己當工具當到沒有利用價值,把自己的孫子也推入火坑,讓他再也長不大,這樣有趣嗎?吭?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崇家的事情,是有沒有礙到我!!滾回去告訴崇老頭,他想搞什麼帝國我不管,讓我生活不舒坦,我一定殺進崇家把他抓來浸豬籠!你叫他去問問眾生我是怕了誰?秦皇我都敢惹,我會怕他那死老猴?滾罷!」

默默的,金曜抱起月曜,連看都不敢看一眼,逃走了。

明峰心痛萬分的撿起撕破的山海圖,「…你知不知道除了紅十字會那兒一本,這是我看到的第二本欸!妳就這樣把他撕了…妳有沒有文化遺產的概念啊!?」

看他滿臉的血跳上跳下,麒麟嘆了口氣,決定不跟他計較。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