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一章(三)

看明峰心痛萬分的拿了破書進來,懊惱的抱著腦袋,蕙娘忍不住笑出來。

「這書又不是什麼希罕物兒,需要這麼懊惱?」看了看又覺不忍,「不過是修本書…又不是扯碎了。拿來給我罷,修本書算什麼呢?」

「蕙娘會修?」他倒呆掉了。

【Google★廣告贊助】

她掩著口笑,「將就也是學了點。當年麒麟什麼亂七八糟的案子都接,當她的式神不什麼都學怎麼成呢?」

她取了個古舊的小箱子,拿出了一包工具和糊,拆了線,一頁一頁的慢慢修復。

「這孩兒走偏了工夫。」她輕輕嘆著,一面將書頁揭開,令人詫異的是,原本的書頁已經用巧奪天工的方法揭成兩半,中間夾著薄如蟬翼的符咒。蕙娘清除著符咒搖頭,一面細心裱貼,「多少工夫才練到這等巧妙,卻讓大人拉邪了路。這手以圖喚魂的天賦可說極少有了,偏偏變成了人家的殺手…這起大人乾淨了自己,卻染污了孩兒…」

原來,咒術千百種道門,最為精妙乃是以圖喚魂。遠古時山海經問世,原本就是巫覡們的祈禳書,配合圖畫就是為了以圖喚魂。只要書內所畫的眾生還有存活的,就可以借用精魂凝聚形體,化為實體祈禱禳災。

只是這一道門早已失傳,沒想到崇家物色了有天賦的男童,強行用符咒加強山海圖的咒力,硬是讓這古老的道門重現。但是這種逆天強項是必須付出代價的。

施咒者從此失去了「時間」。他的肉體再也長不大,但是心智卻不斷的成長。設想一個成熟的成年男子,卻困在一個七八歲的孩兒身體裡…

「這種長生不老,多麼恐怖。」明峰是很感慨的。

「其實,這是崇家的事情。那孩子也算是心甘情願…」蕙娘遲疑了一下,不知道那孩子有沒有後悔過童年時的承諾?「所以麒麟雖然知道,也沒去管。崇家七曜,水曜很早就離家修道,剩下的六曜,早就成了當權者的殺手…」

她幽幽的嘆口氣。這種人世的骯髒事情,不在管理者管轄範圍,發生的時候,她和麒麟都在國外,回來的時候已經事過境遷。只是麒麟發怒的大喝特喝,險些醉死。

她想起那幾起總是抓不到兇手的血案,胸口也有些悶。人生短促如白駒過隙,宛如夢境。但是世人皆醉如痴,為了很細微的紛爭,居然委託崇家清除政敵。而自認為神之代理人的崇家,既然以服事當權者為己任,當然也不在乎那幾條小小的人命。

那些人的人生,就在鬼神的爪牙下斷送了。

「…麒麟既然知道,怎麼不去宰了什麼六曜七曜的?!」明峰既驚且怒。

「注意你的用詞。」蕙娘嚴肅的舉起雪白的食指,「奪取別人的人生是非常大的罪過。大到可以壓垮你自己的人生。因為身為人,就是一種嚴酷的咒。即使是麒麟,也不能擺脫『人』這個咒縛。你怎麼可以輕易的要求麒麟去殺害自己的眷族?你可知道這樣要求是要她違背與生俱來的咒?你這樣的要求,又和崇家那群假神人有什麼不同呢?」

被蕙娘教訓的抬不起頭,明峰囁嚅的說,「…難道就沒人可以懲罰什麼六曜七曜的?冤死的人就白白的死了嗎?」

「他們只是兇器。」蕙娘有些憂鬱的看著他,「若有人殺人,你會毀了他殺人用的刀,還是該懲罰那個人?」

「…當然是那個人。」

「其實,」蕙娘的眼神很悠遠,她發呆了一會兒,又低頭繼續修復山海圖,「不管是兇器還是殺人者,都已經受到很深的懲罰。」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奪走別人的人生是很沈重的罪孽。」

明峰替蕙娘深深難過了起來。他不小心又觸到蕙娘最深的心傷。這是幸還是不幸呢?原本是人,卻因為走入邪道,成為殭尸。但是等她成為式神,回憶起人心,卻是永遠被罪惡感啃噬著。

好不容易脫離了身為「人」的咒,又被曾經為「人」的咒深深束縛。

令人窒息的沈默和哀傷蔓延,許久,只有裱糊書頁的悉嗦聲。

「不過,」蕙娘突然噗嗤的笑出來,「麒麟卻從另外一方面,狠狠地整過了兇手。她認識三教九流,還包括了一些很高明的騙子…讓大半的主謀不是入獄,就是潛逃,再不然就退出政壇了…哈哈哈哈~」

但是不管明峰怎麼逼問,蕙娘就是不肯說得更詳細一點。不過,他相信麒麟也不會讓人好過的。

那個不按牌理出牌的禁咒師呀…

不按牌理出牌?!他呆了一會兒,電光石火中,他突然想起麒麟喚出十二神獸的「咒」。

「麒麟!」他吼了起來,衝進院子,納涼的麒麟趴在橫枝上,微微睜開一隻眼睛。他已經有點暈了,「後漢書禮儀志?大儺?逐疫?」

「你知道的嘛,那問我幹嘛?我可是規規矩矩用了古老的咒送他們回老家了…」她拿著裝了大冰塊的威士忌冰著額頭。

「…窮奇騰根共食蠱,凡使十二神追惡兇,赫女軀,拉女幹,節解女肉,抽女肝腸,女不急去,後者為糧。」(註:女同汝)

妳…妳…咒是很古老沒錯…妳居然用白話文翻譯!妳到底懂不懂得尊重傳統?「難道妳會念:『接受我緊急的詔令,如同聽從天帝的指令,五雷要趕緊砸下來』?!」

「欸?」這次麒麟把眼睛都睜開了,「對欸!好像滿不錯的,下次我來試試看好了…」

明峰瞠目看了她好一會兒,仰首無語問蒼天。他想起過世的符論教授,忍不住熱淚盈眶。若是那個教授聽到麒麟這樣惡整…他大概會氣得從墳墓裡蹦出來吧?

衝進屋子奪起電話,激動的對著話筒大叫,「史密斯老師!我可不可以回去當助教?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符論不能讓人這樣惡整,一定要延續下去啊~讓我回去教符論吧!求求你~還有,別再送任何學生給麒麟了!」

他激動的幾乎握斷話筒,「讓我回去紅十字會吧!這是關係到文化存續的問題啊~天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