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二章(一)

第二章 列姑射之壺

大師兄寄了一個壺過來。

他那個子孫滿堂的大師兄不改熱愛冒險犯難的本性,農暇之餘喜歡到處亂跑。挖到什麼稀奇古怪的寶貝都會送到師尊這兒來。向來不喜歡積聚的麒麟卻一反常態,會把那些破爛慎重的收下來,寫封典雅又文情並茂的信寄給大師兄。

畢竟是麒麟第一個弟子,情誼當然更不相同。

【Google★廣告贊助】

有回明峰瞥到麒麟用狼毫小楷寫到一半的信,眼睛不禁一扁。她不是辦不到啊!!你瞧,這種年代了,誰還可以這樣典雅的用文言文寫書信?

但是你看,她就是要這樣惡整古老的符論…

他真的越來越不想繼續跟她混在一起了。

收到這個髒兮兮的壺,他端去給麒麟看。懶躺在沙發上看古文觀止的麒麟一骨碌的坐起來,「啊,列姑射之壺!」一把奪了去,又仔細看了看俊英大師兄寫來的信。

「真的是寶貝呢!」她興高采烈,「這得用無根水來洗滌才行。」

「無根水?」明峰想了好一會兒,「還沒落地的雨水?」

麒麟還沒答話,端著西瓜過來的英俊看到那個壺,也跟著大叫,「啊!列姑射之壺!這要用無根水洗才好喔!」

為什麼大家都知道是列姑射之壺?還有,列姑射這詞兒怎麼這麼陌生又熟悉?

「所有的妖怪都知道這是什麼啊!」蕙娘、英俊和麒麟異口同聲。

蕙娘和英俊就算了…麒麟妳答什麼腔?這證實了他一向的看法:麒麟與其說是人類,還不如說是人變成的妖怪。

不知道有沒有爛酒鬼這種妖怪。明峰沒好氣的想著。

三個女人(?)圍著這個壺嘰嘰喳喳的談了好一會兒,英俊興致勃勃的提議,「我去取無根水吧!這邊的雨太髒了,我去接玉山頂飄下來的初雨,如何?」

「陰人取的無根水還是不大妙喔。」麒麟說,「這壺屬陰,需要個陽氣重的去取水才好…」

二十二隻眼睛一起看著明峰(英俊一個就有十八隻眼睛了…),把明峰看得發毛,「…妳們該不會要我去取什麼無根水吧?」

「既然你自願,那就太好了。」麒麟點頭,「蕙娘,幫明峰打點一下行李,他要出遠門了。」

蕙娘很俐落打點好行李,「記得自己添換衣服,玉山是很冷的。」

「主人,記得帶手帕衛生紙。哦,還有醫療包。」英俊很賢慧的拿了充滿藍色小花的手帕、面紙,和裝著OK繃小瓶小罐的可愛小碎花包包,塞進沈重的行李,「記得多帶些回來。」外加一個五加侖的大桶子。

………他有說要去嗎?

但是三個女人(?)很一致的將他踢出大門,連給他抗辯的機會都沒有。他無言的呆立了好一會兒,無精打采的揮手叫了鬼車。

「胡伯伯,我要去玉山。」

「我不能去玉山喔。」老胡充滿歉意,「 好端端的,去那邊幹嘛?」

明峰無言的看看沈重的行李,和手上這個大桶子。「麒麟要我去取無根水…」

「無根水?幹嘛?」老胡的精神都來了,「要洗列姑射之壺嗎?」

…為什麼大家都知道?明峰納悶了。

「那兒陰鬼兒不宜。」老胡沈吟了一會兒,「你要不要騎機車去?…我是說,你把機車塞到後行李箱,我送你去玉山附近這樣?」

老胡興致很高的把明峰的機車塞進行李箱。他一直對那個宛如四度空間袋的後車廂很無力。

這偏離合理實在太遠太遠了。

「上車上車!」老胡興致很高,「這趟我就不跟你收錢了。但是壺洗好的時候,記得通知我呀!」

這個壺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每個人(每個妖怪)都這麼興奮的期待它的洗滌?明峰納悶的想了很久,卻沒有答案。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