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二章(二)

離玉山還有兩里路,老胡就把明峰放下了。

他騎著小五十,把五加侖的汽油桶擺在腳踏,背著龐大的背包,一路騎過去。但是騎進山區不久,他發現自己迷路了,繞了不知道多少圈子,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迷失了。該死的是,這張地圖不知道是幾百年前的版本,產業道路根本就不對,他在山區繞來繞去,就是繞不到矗立在眼前的玉山。

正心浮氣躁的時候,突然路邊有人招手,他減緩了車速,想要問問路。

【Google★廣告贊助】

天氣炎熱,汗不斷的滲出來,但是這對年輕情侶一滴汗也沒有。男生還穿著帥氣的皮夾克緊身牛仔褲,女孩兒著著長袖白洋裝,兩個人的表情有些憂鬱。

「請問,」明峰脫下安全帽,「我要去玉山,要怎麼過去呢?這些該死的路標互相矛盾,我騎了好久…」

「…玉山不能夠騎機車,要走過去。」男孩子開口了,「祂不喜歡有人騎著機車干擾安寧。」

「不要騎機車過去。」女孩兒的聲音帶著害怕,「很危險。」

「…走得到嗎?」明峰有些氣餒。

男孩和女孩互看了一眼,像是無言的商量。「…我們帶你過去就走得到。」

女孩垂下眼簾,「請你不要騎機車吧…我們帶你過去。這裡…很危險。」

危險?這時候他才驚覺前面的大轉彎有種扭曲陰沈的氣氛,像是太陽照在剛鋪好的柏油路上,景物有些透明的扭曲。

「請往這裡走,求求你。」女孩兒楚楚可憐的說著,和男孩一起緊握著手。

雖然…明峰有種詭異的感覺湧上來,但是他卻沒有拒絕,沈默的點了點頭,跟在他們後面慢慢走。

走著彎曲的小徑,他們起起伏伏的走在長草中。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熾熱的豔陽顯得遙遠而昏暗,反而感到一陣陣寒冷。長草裡有些奇怪的蟲子在鳴,聲音是這樣的哀戚。

明明是夏天,走過這個遼闊的草原,卻有種秋天的淒清。

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一直走到日影西斜,赫然發現他已經在玉山頂了。

但是他卻沒有一點爬山的感覺。

「幸好在日落前到了…」女孩顫抖著聲音,呼出一口氣。這個時候,天空綿綿的下起雨來。他有些傷腦筋的看著汽油桶,不知道該怎麼接。但是當他打開汽油桶時,奇異的,所有綿綿的雨都被「吸」進桶裡,讓他看傻了眼。

「你們…要不要先去避雨啊?」回頭看到那對情侶,要人家陪他淋雨實在有點不安。雖然這雨這樣乾淨,像是可以洗滌人心似的。

「不用了。雨很快就停了。」男孩開口了,「你…背包背著什麼嗎?」

背包?他拿下登山背包,發現微微的在發光。疑惑的打開背包,赫然發現那個壺居然在裡面。

他發呆了好一會兒。明明他出門的時候,這個壺還好端端的擺在客廳啊!為什麼…

他捧著髒兮兮的壺,雨水不斷的落下,沖刷著上面的塵土。他試著將接在汽油桶的雨水,澆在壺上面,所有的塵土和汙垢輕易的剝落,漸漸現出天青色的美麗。

等他裡裡外外澆了一遍,無須刷洗,這個壺就像是剛從窯裡拿出來,煥發著琉璃藍的光澤,隱約有些透明。捧在手裡,有種夏夜的沁涼,和難以言喻的心平氣和。

「可以…給我們喝一些壺裡的水嗎?」女孩露出無法壓抑的渴望。

壺裡會有什麼水…?剛剛他洗乾淨以後,就沒再裝水進去了…傾倒壺口解釋著,「裡頭沒有水…」

讓明峰瞠目結舌的是,一股清澈帶著清甜的水,從壺裡源源不絕的流出來。這對年輕情侶捧著水,像是渴了很久很久的喝著,露出非常滿足的表情。

兩個人一起呼出很長很長的一口氣,身影慢慢的透明,隱約的一句「謝謝。」,卻在夜空中迴盪不去…

但是這對年輕情侶卻消失了。

明峰張大了嘴,好一會兒才了解自己碰到了什麼。但是很奇怪,他並不害怕。

雨果然停了。他晃了晃壺,發現裡面沒有半滴水。雖然不知道這壺到底是什麼,還是謹慎的裹在衣服裡,背上背包,走下山去。

走到快要天亮,他終於走到出發點。那個大轉彎依舊有邪惡的氣味…但他走過去,小心的從護欄爬下山溝。

昨天這山溝一定也下過雨,泥土腐葉被沖刷開來。一雙變成白骨的手,還緊緊握著。

他沈默了一會兒,喃喃的頌了一卷往生咒,然後掏出手機,打電話給警察局。

雖然被拘留的魂魄自由了,也不該這樣曝屍荒野。他溫柔的拍了拍緊握的手骨,半埋在腐葉裡的骷髏,似乎微笑了一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