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第二章(四)

還真的…見鬼了。

那個壺像是有生命的一樣,突然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宛如雲靄般升起,然後空氣中像是出現了無數微星,閃爍著銀白清澈的光芒,緩緩的的漂浮在美麗的夏夜中。

微弱的光芒漸漸加強,點點宛如流螢,匯集成閃爍光亮的小小銀河,吸納在列姑射之壺中。

萬籟俱靜,屏息靜氣的看著這樣美麗的奇蹟。

【Google★廣告贊助】

蕙娘將準備好的玉杯拿出來,麒麟笑著倒出壺中聚積的「天露」。

事實上,不過是個會積聚夜露的壺罷了。但是倒在玉杯裡的天露,卻是這樣的醇厚,像是上好的酒。

蕙娘和英俊飲著天露,臉孔有著酒醉的酡紅。明峰試著喝了一口…就是水而已。

但是這水,卻有種清澈而奧妙的滋味。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更清晰,更美麗,深深的引起一種溫柔而滿足的懷念。

像是渴了許久許久的旅人,突然喝到一口家鄉的水。長久而模糊的渴望與鄉愁,就在這杯水中獲得紓解。

「…就是水而已。」他抬頭。

「但,這是你記憶裡,『真正』的水。」麒麟喝著天露,對著喝醉了特別多話的蕙娘微笑。

難道水還有假的…明峰很想反駁,但是握著玉杯,他突然有點迷惘。他之前喝的水,像是這杯天露拙劣的仿冒品。

「這就是列姑射仙人的飲料嗎?」明峰問,「真的有列姑射島這個地方嗎?」

麒麟有些複雜的笑笑,「…你就在列姑射島上,問我真的有這個地方?」

明峰把嘴裡的天露噴了出來,麒麟敏捷的拿起托盤一擋。他大咳了好幾聲,「…妳、妳說什麼?」

「你現在所在的這個島,就是列姑射島啊。」麒麟托腮,無可奈何的看著他。

「妳騙人!」明峰很激動,「喂!我可是土生土長在這個島上的人欸!這邊哪來的神人?」

「神人又是什麼呢?你並不是原住民喔,連名詞的『原住民』都是從南島移民而來的。」麒麟伸了伸懶腰,「而且,什麼是『神人』,你真的仔細想過嗎?」

明峰被她問得目瞪口呆,一時說不出話來。

她轉著玉杯,望著杯底蕩漾的明月,「我太祖爺爺你知道吧?他本來是妖怪。但因為本領太大,所以被天帝下旨招安,因為一紙詔書,他突然從妖怪變成神明了。那你告訴我,他是妖還是神呢?」

明峰望著她,發現自己無法回答。

「什麼仙神啦,魔鬼啦,妖怪啦,都是戰爭後對勝利者和失敗者的稱呼而已。」麒麟的目光很遙遠,「是啦,神族羨慕並且學習了人類高度文明,卻在神魔大戰中,將無辜捲入戰爭的人間化為焦土,所有文明都付之一炬。反過頭來欺負沒有法力的人類…這些教科書當然是不會教啊。」

她幽幽的嘆了口氣,在滿天流螢似的夜露中,顯得朦朧而美麗。

「列姑射島本來是有群神通廣大的『神人』。但是因為違逆了當權,被流放出這個島了。那些神人…成了許多妖族和人類的祖先。我說過,人類的血統是很複雜的。但是對故鄉的鄉愁,會深深的寫在遺傳裡。」

她伸手接著漂蕩的夜露,「為什麼這麼多人和眾生擠在這個小小的島?因為他們不自覺的懷念著故鄉,想盡辦法回到這裡呀…」

喝過列姑射的水,就一定會回到這裡。人類可能會忘記,但是眾生不會忘記。

「什麼都不剩囉。」麒麟感傷的看著這個歷經戰火猶存的壺,「只剩下一些傳說,和這個被眾生深深懷念的壺。」

滿天流螢飛舞,明峰茫然的看著漂蕩的夜露。明明身在故鄉…他卻感到一股濃重而惆悵,亙古而來趨之不去的莫名鄉愁。

這樣的夏夜,美麗得如此哀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