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部楔子(上)

禁咒師  第三部  楔子

「我聽說,妳好像請假在家準備養老。」明峰的聲音低沈,卻在這狹小的空間引起陣陣迴音。

「你小聲點行不行?」麒麟不太耐煩,她的聲音細微卻清晰,運用內力直達聽覺神經,功力果然不同凡響。

不過妳認為普通人有辦法到達這種死妖怪的境界嗎?!

明峰還想開口,卻被一本便條紙正擊臉孔,沒好氣的他在紙上刷刷的寫:「那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擠在這個該死的大樓通風管道?!」

【Google★廣告贊助】

在連手電筒都不准帶的漆黑中,我是寫給鬼看?我連自己寫了什麼都看不到了!

哪知道麒麟眼睛竄出兩簇精光,雖然一閃即逝…「就跟你講了,我接受了委託,要來清除一個『爆裂物』。」

「…妳當妳是湯姆克魯斯?」他刷刷的在便條紙上寫,他知道那隻跟妖怪沒兩樣的該死禁咒師看得到,「拜託妳醒醒,妳是抓妖的,不是他媽的特種部隊…」

「陰天打孩子,閒著也是閒著。」麒麟憂鬱的嘆了口氣,「最近你又限制我喝酒的量,我很無聊…」

「妳的肝…」明峰暴怒了,拖麒麟去醫院檢查簡直是場災難…結果在醫院引起莫大的騷動,好幾個大夫奔相走告,通通湧進來看這個肝指數簡直是天文數字居然活蹦亂跳的「少女」。

「妳是想弄到被抓去醫院解剖研究才甘心嗎?妳的肝指數可以殺死一打活人了!」他無意間也用了內力傳聲,但是卻讓麒麟的耳朵一陣嗡嗡響。

她捂著耳朵,蜷縮在走道好一會兒,「…我快被你的魔音穿腦殺死了。」

黑暗中,兩個人怒目相對,很一致的朝對方比了憤怒的中指。

這個深沈的夜裡,他們趁著夜風,坐在英俊寬大的背上,悄悄的降落在這棟大樓的屋頂。然後麒麟像是小偷一樣拆了人家的警報裝置,還找到大樓的通風管道,非法侵入人家的產業。

「就算有再正當的理由,也不可以做這種強盜般的行為…」明峰掌握到要訣,將便條紙一扔,開始往麒麟的耳朵嘮嘮叨叨。

麒麟翻了翻白眼,就是因為這種該死的囉唆…所以她一直不想教明峰內力傳聲。該說幸還是不幸…她這笨蛋小徒臨陣就忘掉背得爛熟的咒,但是什麼瑣碎小技真是一看就會。

到底是天才還是白癡…她只能說兩者只有一線之隔。

「正常的人家有阻隔式神和妖魔的絕靈咒嗎?」麒麟沒好氣的反問,「我拆除防禦護咒的時候你沒看到?」

真的很好搞,她就把那個絕靈咒拆了,但是她沒時間,明峰又不能獨立作業。反正她也需要人把風。

這棟大樓是崇家產業。崇家乃是大神重在人家的後代。這批謹守驕傲的半神人雖然血緣稀薄到接近無,倒是很仔細的保存了許多古老卻強力的法術和咒,人類曖昧的血緣經過通婚,又往往在後代出現神媒或術士。

不管對人類或眾生來說,崇家都是個棘手的存在。不過,她不是其他的什麼。

「我可是甄麒麟。」她冷笑一聲,又順手拆了一個佈置在通風口拐彎處的禁咒。然後打開一個通風鐵網,下面是個純白的房間。

明峰湊上去看,好一會兒才知道自己看見什麼。他大概是馬上覺得心都冷掉了。

一個穿著白袍的小女孩,臉上罩著一個皮製面罩…他在「空中監獄」那部電影看過,那是拿來拘禁殺人狂用的。

她還在呼吸,但也只剩下呼吸而已。她帶著面罩,全身纏著管線,四肢被皮帶綁著,固定在診療椅。旁邊的儀器滴滴答答的發出輕響。

原本閉著的眼睛突然睜開,朝上望著麒麟…或者說,一隻眼睛望著麒麟,另一隻,卻望著明峰。

明峰看著她,有種莫名其妙的恐懼夾雜著憐憫。雖然她很奇怪,望著人的眼神令人毛骨悚然,但就算是殺人犯,也不應該被這樣對待。

垂下繩索,麒麟像是馬戲團的女郎,倒掛著垂到那女孩的上方。面面相覷著,互相凝視了好一會兒。

「遺傳真是件麻煩的事情呀。」麒麟輕輕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