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三章(一)

第三章 寂寞開最晚

月瞑來臨。清冷的月光遍照,這個奢華的城市點滿了燈,像是打翻了珠寶盒。

明峰望著天上的三個月亮,低頭把飯菜盛入三層便當合理,對著疾筆振書的麒麟嚷著,「飯菜我煮好囉!…妳別抱著酒寫心得報告如何?很難看欸!好端端一個女孩子家…妳到底有沒有身為女人的矜持?真正的女人就該像…」

「像羅紗?」麒麟放了一記冷箭,馬上命中紅心。明峰的臉孔漲得跟豬肝一樣。

【Google★廣告贊助】

「我、我,我可沒有戀愛喔!我對羅紗是尊敬,我去找羅紗只是因為、因為…對!我只是找羅紗教我彈琴!」

…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我也會彈啊,古今中外,什麼琴我不會彈?你找得到蘆笙,我也能教你。」

明峰被堵住,一時語塞。「…羅紗教得比較好!」

「但我看你彈得跟殺豬沒兩樣…是你沒才能,還是她不會教?」

「當然不是她不會教!」明峰大怒,「我才剛學,當然彈不好啦!彈琴首重氣質,氣質,妳懂嗎?!妳全身上下榨得出一絲半點叫做『氣質』的東西嗎?!」

「呃…」麒麟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你若用蒸餾的,說不定可以蒸出那麼一點點…」

「對,用蒸餾的…」明峰氣得發抖,「妳當妳在釀酒嗎?」

照例又跳又罵了一會兒,驚覺飯菜要冷了,他才提著便當盒飛奔而去。麒麟撐著臉孔,灌了一大口皇家特調咖啡酒,很滿意的大大哈了一口氣。

「…主子,真的沒問題嗎?」蕙娘憂心忡忡,「聽說羅紗是個…」

「蕩婦?」麒麟懶懶的趴在桌子上翻著從冥界駭客來的資料,「是啊,她還是人類的時候,好像有那麼一回事。哇,這個厲害,她一刀結果了丈夫欸,手法乾淨俐落,直逼專業水準。」

「主子!」蕙娘叫了起來,「妳知道她是怎樣的人,妳還由著小明峰…」

「哎呀,妳真相信冥界那些鬼話啊?」麒麟大大打了個呵欠,「對啦,十府冥王、西方死亡司、狗頭神那一狗票真的清廉無比,方正的很。但他們手底下那票欺上瞞下的哩?收點好處就天花亂墜了啦。就算是,」麒麟站了起來,走向餐桌,「那又怎麼樣?她也下過地獄贖過罪,現在轉生成魔族了。過去種種跟她什麼關係?」

麒麟心滿意足的據案大嚼,「我啊,最討厭什麼前世債今生還的狗屁輪迴。有種就當世討,關一無所知的來世有個屁關係?天界無能,處理文書緩慢如牛步,才搞出這種狗屁輪迴。我還照著天界的爛邏輯思考,我就不是麒麟了。」

蕙娘靜了靜,嘆了口氣。論胸襟,她這個身為眾生的殭尸,還遠不如本為人類的麒麟。

「…但是聽說,那位琴姬壽命不長了。」蕙娘垂下眼簾。她真心疼愛明峰,實在不希望他傷心。

「妳不了解啦,什麼事情都要嘗試看看。」麒麟滿口食物,含含糊糊的說,「明峰有個聰明的身體,卻有個笨得像是灌了水泥的腦袋。說不定談個戀愛能夠敲開他腦袋裡的水泥。妳要知道,『戀愛』呢,哪是男女之間最神祕也是威力最強大的咒…」

…妳這個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女人,說這個會不會很缺乏立場?

「主子,」蕙娘長歎一聲,頹下肩膀,「妳用『陰陽師』唬弄我了三部了,打算第四部也繼續用『陰陽師』唬弄我?」

這個嘛…「哎,妳不懂啦。妳不懂得通通都是咒啦!蕙娘,我想吃驢打滾。」

「……小心妳的傷口。來魔界妳已經暴飲暴食弄裂兩次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