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三章(二)

他知道羅紗生前是什麼樣的人,也知道她死後轉生為魔族,是個怎麼樣的人。

李嘉會有意無意的告訴他,羅紗甚至會主動提起。

他知道羅紗生前叫做荼蘼,是個妖媚的青樓歌伎。她被富商贖身,錦衣玉食,卻不改煙視媚行,惹出許多風波,在某次口角被毆,她憤而持刀刺向丈夫的心窩。殺死丈夫之後,她讓暴怒的家人捆綁,活活的淹死在江底。

【Google★廣告贊助】

死後因為不貞、淫穢、殺人等等罪名,在煉獄裡受苦。但這個膽大妄為的女人,卻在魔王尋訪地獄的時候,攔路大聲喊冤。

向來冷漠無情的魔王,卻在傾聽她的哭訴之後,將她帶回魔界,並將之轉化為魔族,收為宮廷優伶,並且備受太上皇和魔王的寵愛。

她轉生為魔族之後,性情大變,豔麗的臉孔冷漠得宛如面具,韜光隱晦的寂靜度日。

雖然不情願,但李嘉還是承認,「我本來以為她只是惺惺作態,早晚會露出險惡的真面目。哪知道她…數百年皆無劣跡。甚至在刺客謀殺王上時…」他的臉孔抽搐了一下,「羅紗居然上前擋了那一記毒刀…」

那是毒龍的血和唾液、死者的咀咒、絕望的猛烈,和異常者的病菌融練而成的毒。震驚的魔王下令全魔界最好的醫師和法師全力搶救,卻無法阻止不斷的腐蝕。

最後雖然控制住了,但是羅紗的臉孔已毀,壽命也到了盡頭。

「論看人,我遠遠比不上王上。」李嘉是有些氣餒的。「所以我很難評斷羅紗。但我並不覺得她能與少年真人匹配。其實魔界名媛淑女眾多,你若喜歡這類型的,我…」

「我不要。」明峰低低的說,「我只想要羅紗。」

他也不明白自己喜歡羅紗哪一點。其實看慣了她的鬼臉,對於完好的那一半也不覺得有什麼差別。羅紗的話不多,只有在教他琴藝的時候,會指點幾句。其他的時候,她會溫和的坐在一旁,聽著明峰笨拙的琴音。

或者,在飄著雨的月瞑,她才會出神的望著窗外,話也比較多一點。

「…你不問我,我生前是不是蕩婦?」在某個飄雨的月瞑,她輕輕的笑著,月光照亮了她的鬼臉。

「那是妳生前的事情,妳不想提,我就不問。」明峰溫柔的回答,拿了件大氅披在她身上。劇毒損毀了她所有的健康,使得她極度畏冷。但她又不耐火氣,只能穿著重重疊疊的華服保暖。

「我喜歡男人對我好。」羅紗僅存的眼睛露出溫和的光芒,「其實只要有人對我好,願意讓我吃飽,抱抱我,他們想要對我怎麼樣都沒關係。」

陷身在遙遠的過去,羅紗沈默下來。許久了…已經很久不再去回想曾為女人的過去。她幾乎遺忘那一段,在她徹底向魔王傾訴之後,她就幾乎將過去拋諸腦後。

「…我從來沒有想要殺他。」她低低的,出神的說,「就算他打我、抓我的頭髮,我也沒有想要殺他。我知道他也很痛苦,他要我不要用那種眼神看其他男人…但我什麼都沒有做啊。我跟以前一樣的笑,這不是他最喜歡的笑容嗎…但他怎麼可以想要弄壞我的臉?」

羅紗恐懼的摸著自己被毀滅的右臉,「他想弄壞我的臉,這樣誰都會討厭我了。連他都會討厭我…如果沒人愛我,我還活著嗎…」

「羅紗!」明峰搖著她,試著將她喚醒。

她渙散的眼神好一會兒才漸漸恢復正常,又覺得有幾分羞愧。她一直是個倔強的女人。殺夫之後,被家人毒打,她沒落淚;死後到了地獄,受了什麼苦刑,她沒喊過冤。

反正沒有人想聽她說話。她只是玩具,玩具是不會說人話的。

這世界歧視侮辱她,早在她還活著的時候,就知道地獄長什麼樣子。

但她卻在魔王降臨的時候,落了淚。若是這個黝黑的王者,或許願意聽她說話。她並不是想免罪,她只是想…想要有個人認真的聽她說說淤積在心裡化膿的苦楚。

為什麼…在她生命的盡頭,她又願意跟這人類孩子說這些呢?

勉強笑了笑,她習慣性的掩住自己右臉,「…我今晚有點失態,抱歉。」

「羅紗…妳很好啊。」明峰笨拙的不知道怎麼回答,拉下她掩著臉的手,真誠的望著,「羅紗,妳真的很好啊。」

她忍了很久很久,左眼落下一串淚,「我的臉…我不要讓人看到我的臉。」

「妳還是妳啊,羅紗。」明峰垂下眼簾,「妳還是彈琴彈得非常棒,非常美麗的羅紗。」

她倔強的挺直坐著,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撲倒在明峰懷裡,痛哭失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