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三章(三)

魔王在他華貴冰冷的王座坐著,臉孔籠罩在陰影中。

他剛料理完繁雜的國事,知道明天還會有更大一堆需要處理,不過,那是明天的事情。

「所以,他天天去探訪羅紗?」

【Google★廣告贊助】

「是。」李嘉有些不放心,雖然在魔王身邊已經數千年,但他其實不太了解這個沈默的主子。或許這樣是不應該的,他忖度著,太喜歡一個身分未定的凡人,真的不應該。

就一個魔族的眼光看來,明峰並不是一個理想的皇儲。姑且不論他絕佳的「真人」身分,他個性太溫和,缺乏果決而殘酷的明快。

但和他相處越久,又越喜歡他那種大度的包容和有些慌張的熱情。他並不希望明峰受到什麼傷害。

「少年真人和羅紗向來以禮相待。」李嘉小心翼翼的添了這句。

這卻讓魔王彎起了嘴角。「李嘉,你真心喜歡這小夥子吧?」

他忠誠的侍衛狼狽起來,訥訥的不知所措。

「你若不喜歡他,我反而覺得煩惱。畢竟,我能信賴的人是那麼少。」魔王呼出一口長氣,「魔界的統一只是表面而已。私底下想取而代之的貴族多如牛毛。若不趕緊定下皇儲,只是讓這些土匪的狼子野心更有理由發作。」

他站起來,三對漆黑的羽翼極展。「王座不能落在無能之輩的手裡,更不能讓魔界再次分裂。我也不是為了一個女人就和皇儲反目的莽夫,更何況,羅紗從來不是我的女人。」

但…但是,羅紗還健康的時候,幾乎都是她在陪寢。因為她的存在,所以惡魔貴族們和皇室結親的念頭屢屢被打滅,到現在,魔王尚無皇后。甚至傳說魔王打算迎娶身分低賤的羅紗。

當然,李嘉知道魔王真正的情人不在魔界。難道…

「我不是假惺惺的聖人。」魔王淡淡的,「但羅紗轉生為魔族後,失去了一些什麼。你也知道轉生往往會損失若干特質。」

這就是罪魂的缺陷。往往罪魂洗罪後轉生為魔族,會有嚴重的損失。最好的情形是小部份獸化,有了對無傷大雅的角,多出一隻眼睛或獠牙什麼的。最糟糕的是,轉化失敗,成了「異常者」,不得不將他們關在圍牆之外,或者乾脆的殺掉。

羅紗算是不太糟的那種,她損失了一些情感的特質--她的情慾徹底蒸發了。

這對魔王來說當然很方便,有個毫無所求的女人當了面堅固的擋箭牌,她又是這樣的忠心。因為她這樣堅強的忠心和無欲,所以魔王相當憐愛她,像是憐愛一隻小貓一般。

於私,他喜歡羅紗,感激她的犧牲,所以才答應羅紗的要求,讓她去運河區的離宮悠閒度日…或說等死。於公,他必須顧及整個魔界的存續,非徹底利用無辜的羅紗不可。

因為他和父親中意的皇儲,愛上了羅紗。

踱了幾步,他深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氣。這廣大的宮殿,總是寒冷無比。「我去看看麒麟。」

***

沈迷於小說中的麒麟,茫然的抬起頭。她的眼神沒有焦距,小嘴微微張著,有種迷惘的純真和溫柔。連見慣美女的魔王都不得不承認,禁咒師很美,而她的美帶著蓬勃的生命力。

如果不開口的話,更美。

很不幸的是,她老是太早開口。

「雜毛魔王,我心得報告不是交了?」看到女官在佈棋盤,她跳起來,「我心得報告交了!一個字也沒少,一個字也不多!不長不短兩萬字啊!而且十三冊我都徹底看完,你也口試過了,現在你又擺棋做什麼?!好女孩子是不跟人賭博的!」

…誰是好女孩子?「好女孩子似乎也不喝酒。」魔王交疊著手,坐在棋盤對面。

「你懂什麼?酒是清靜之物…」麒麟搖晃著食指,「可以驅邪去魔的!」

妳在我面前講去魔…會不會很沒禮貌?「妳快把我的酒窖清空了。」

「你又不只那個酒窖。」麒麟趕緊把喝了半空的葡萄酒咕嚕嚕的灌個精光。

托著腮,魔王不怒反笑。以前覺得禁咒師是個麻煩,若順利立儲後不知道怎麼安置這個麻煩製造機。現在又覺得她留著解悶也不錯。

而且,同樣在皇宮中,她的屋子特別的溫暖。

「我沒要跟妳賭什麼,只是我有空了,找妳下盤棋。」魔王淡淡的,「不歡迎?」

「不是那麼的…」麒麟含糊其詞。

「『惡作劇之吻』的原作者多田…」魔王笑笑的望著她,「我剛從冥界將她請過來,她準備畫『淘氣小親親』的結局了。」

「那當然是非常歡迎!隨時隨地歡迎您,尊貴的魔王!」麒麟馬上熱情無比的跳上桌,「我需要故意輸給您嗎?如果輸給你能不能第一時間看到?」

魔王露出最魅惑最迷人的笑,「當然…不能。」

麒麟的臉馬上垮了下來。悶悶不樂的拿起白子。

魔王雖然諸國棋藝皆精,但是特別喜歡圍棋。他下棋的風格很豪邁,大起大闔,是個天生的賭徒,和麒麟那種死纏爛打、小巧求生的路線不同,但是這樣對奕起來,特別有樂趣。

「…妳不喜歡棄子。」纏鬥之餘,魔王淡淡的說。

「我不拋棄跟隨我的人。」麒麟一面吃著水煮花生,一面擲了一子在棋盤上。

「必要的犧牲往往可以顧全大局。」魔王高深莫測的說了這句。

「我又不為王為寇,需要大局作什麼?」麒麟打了個呵欠。

他像是被觸動了心弦,莫名的感傷。今天他若不是魔王…或許,尚在人間的愛人不會老是遇到危險,必須靠管理者周全保護。多久沒看到她了?她是否忘了我?

勉強收斂心神,「總要有人為王為寇。」

「你怎麼不把她收來當魔族呢?」麒麟的語氣很平常,像是在討論天氣,「這樣你也不用感傷,運氣好就有名正言順的皇儲了。」

磅的一聲,棋盤四分五裂,化為粉末。麒麟拽住衝出來的蕙娘,拍了拍頭上的灰,若無其事的坐下來。

魔王的形體都模糊了,像是一團怒燃的純黑火焰。

麒麟凝視了他一會兒,「你怕她轉生出現問題,我也怕我的徒兒轉生出了問題。但我尊重明峰的意見,你尊重你女朋友意見沒有?是好是壞,人生是他們的,又不是你或我的。」

「妳知道太多不該知道的事情。」魔王的聲音不高,卻動搖了宮室,引起地鳴。

麒麟聳了聳肩,「因為我剛好認識那隻半海妖。五個月前還在幻影咖啡廳見過她。」

魔王的憤怒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滾燙的蕭索。「…她好嗎?」

「不計較心靈的傷害,她很好。」麒麟嘆了口氣,「我去的時候,她正在哀求狐影教她怎麼去魔界,因為舒祈不幫她。」

魔王霍然站起來,「太晚了,我該走了。」

麒麟沒有留他,只是隨便的揮了揮手。「記得把淘氣小親親的結局送來啊。」

意外的,魔王沒跟她抬槓,只是狼狽的轉身離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