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四章(一)

第四章 零落花片損春痕

明峰鐵青著臉衝進來,一把奪走了麒麟的酒,「…麒麟,妳到底瞞著我什麼?」

麒麟卻沒有訝異的樣子,只是掏了掏耳朵,懶洋洋的,「需要這麼大聲麼?我又還沒聾。」

「甄麒麟!」他吼了起來,「為什麼魔王要我轉生成魔族,當什麼皇儲?為什麼魔王說妳都知道…妳到底知道什麼不告訴我?妳怎麼可以…」

【Google★廣告贊助】

「因為我知道的不是那麼肯定。」麒麟攤了攤手,「不肯定的事情告訴你做什麼?」

看著明峰燃著怒火的眼睛,她搔了搔頭,「哎啊…這樣呼嚨不過去嗎?…」

「甄麒麟。」明峰的聲音冷靜了下來,但他的眼神卻呈現反比的憤怒。「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麒麟嘆了口氣,「…你還記得我們去都城管理者那邊,尋訪一個可能成為魔王的嬰孩?」

明峰疑惑的看著麒麟,「…記得。」

搔了搔頭,麒麟往下說,「事實上呢,預言雖然被扭曲,但大體上是正確的,時間也沒有錯。不正確的是人類標記時間的方式。所謂的『西元元年』,指得是耶穌誕生那一年。但是人類標記的『元年』卻有二十多年的落差。」她垂下眼睛,「真正的『恐怖魔王』,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誕生了。」

「妳又在唬我。」明峰的聲音卻開始發抖。

「可以的話,我也想唬你。」麒麟聳肩,「畢竟我對卜算很不擅長。所以才把你帶去舒祈那邊。」

很不幸的,舒祈一見到他,就肯定了麒麟的猜測。麒麟也很遺憾,她真是太聰明智慧了,連小徒不幸的命運都猜了個十成十。

「…我是恐怖魔王?我會毀滅世界?」

「不是這樣。」麒麟趁他發呆,悄悄把酒拿走。「這預言被扭曲過了。天界別的不會,耍這套唬爛人類倒是滿厲害的…正確的預言大致上是談論一個『繼世者』。」

據說有本「未來之書」,在虛無的時空長流中隱隱約約。能夠閱讀未來之書的眾生非常的稀少,在這本神祕的書籍之前,眾生平等,連神族知道的都不會比人類多。

而且未來之書有自己的意志,他願意給你觀看的部份,你不能逃避;但他不願意給你看的部份,你也無從得知。

原本人類當中某些資賦優異的靈媒或預言者也能閱讀未來之書,但人類畏神幾乎寫進了血緣中,在神族潛移默化的脅迫和誘哄中,預言漸漸的被扭曲,醜化,成了世界毀滅的預言。

事實上,未來之書談論著一位「繼世者」,一位可以為神亦可為魔的「真正人類」,這個純血的人類將彌補所有的裂痕,讓斷絕的神族與魔族血脈延續下去。

諸天界的帝王明白,統一魔界的魔王也明白。他們費盡苦心尋找這位「繼世者」,雖然理由各不相同。

天界一直都是分裂的狀態,雖然說,各天界各行其是,維持相當久的表面和平,也無意打破目前的狀態。除了東方天界外,其他天界都有穩固的王位傳承,並不希望這個「繼世者」來破壞勢力平衡。東方天界自願接下這個燙手山芋,自然樂觀其成。

東方天界的皇儲天孫雖然是個瘋子,但他的母親卻不是。天帝努力尋找「繼世者」,但王母卻想盡辦法要除去這個人間的「禍害」。

另一方面,和分裂的天界不同,魔界已經統一在墮落天使的旗幟之下,他們比衰老顢頇的天界積極,卻苦於戰敗和約的限制,不能像神族一樣在光明正大的搜尋。但魔族的情報網非常發達,所以才會在東方天界的劊子手之前,搶先一步將「繼世者」和麒麟迎到魔界來。

「…妳一定是在騙我。」明峰的聲音很虛弱。

「可以的話,我也想一直騙你。」麒麟橫躺在沙發上,嘆了一口氣。

他將自己的臉埋在膝蓋上,久久不能動彈。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