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四章(二)

「…我若不救她,她就會死。」良久,明峰緩緩的開口。

低頭喝酒的麒麟停了下來,用稀有的溫和看著她掙扎不已的小徒,「你下了決定?你作好了成為魔族的心理準備?這個決定是無法逆轉的,到最後你必須和人間的一切切斷關係。」

明峰心底深深一寒。也就是說,他將孤獨的留在魔界,在這陌生的環境裡,當一個他並不想當的魔族皇儲。他對魔族沒有認同感,但在遙遠的某一天,必須扛起整個魔界,因為這是他的責任。

【Google★廣告贊助】

並且,他會和父親、堂兄弟姊妹通通失去聯繫,在時光的長流中漸漸失去他們。甚至,他會失去麒麟和蕙娘,再也見不到他心愛的小鳥兒。

這跟死亡似乎沒有什麼兩樣。

這巨大的犧牲讓他幾乎畏縮了,但想到羅紗…無辜的羅紗。不管他再不情願,他沒辦法,實在沒有辦法看著羅紗在他眼前死去。

這是他第一次心弦猛烈的撥動,第一次愛上某個人。

「師父…我該怎麼辦?妳不贊成我,對嗎?」他祈求的望著麒麟。

麒麟將半盞殘酒遞給他,「徒兒,這是你的人生,並不是我的。作為你的師父,我只能在你做了決定後,盡量的支持你,即使你做了錯誤的決定而懊悔時,最少你知道,我會在身後。我是你的師父,沒錯。但我也是你的朋友,只是就道術而言,比你領悟得早。我能做的就是這些,但我不能夠幫你決定任何事情。」

明峰愣了一會兒,喝下那盞殘酒。真苦…又冰冷又苦澀的滋味。像是積壓在他心底的眼淚。

「但是,」麒麟謹慎的斟字酌句,「你可想過羅紗的決定?你是否如我尊重你般,尊重了羅紗的最後抉擇?如我不能干涉你的人生,羅紗的未來,也只有她自己獨行。」

她睇了明峰一眼,「若魔王要我犧牲自己的未來,好換取你的生命,你覺得如何?」

「不要!」明峰幾乎憤怒起來,「妳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我就算不想死,也不想妳…」

「那麼,你覺得羅紗會高興嗎?若你真是羅紗重要的人。」

我們,在這世界都是孤獨的個體。或許並肩同行,但也只是一小段相同目的的旅程。終究要轉彎走向不同的歧路,沒有誰可以永久陪伴。但在短暫的交會時,綻放出溫暖的光輝,照亮了彼此永恆的孤寂。

你要學會別離的沈重,才能夠了解重逢時的欣喜若狂,和永別時巨大的哀傷。

這,就是人生。

「…我、我得想想。」明峰喝完了酒,愣愣的望著杯緣的水珠,「我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

這天,他沒有等待李嘉的陪伴,逕自來到羅紗的小院。侍女開門時非常驚訝,但因為他身分是那樣特殊,默默的打開了門,讓他進來。

他為什麼這樣頹唐?髮上沾滿了露珠和殘花,似乎在門外守候了許久許久。

正在吃藥的羅紗微微吃了一驚,她有些憐憫的看著這個人類少年,輕輕拂去他濡溼髮上的殘花和露珠。

「一大清早的,怎麼就來了呢?」清晨的寒氣沁骨,她忍不住咳了幾聲,「吃了飯麼?我讓侍女去準備…我不怎麼吃煙火食,她們也沒備下什麼餐點…」

「羅紗。」明峰抓住她宛如髑髏的手,慎重的下了決定。或許為了麒麟、蕙娘,甚至是英俊,他都會下相同的決定。但為她,只有為她的時候…他的心裡才會湧起一陣夾雜了苦痛的甜蜜狂喜。

「或許妳不用死。」他低低的說,「我、我喜歡妳…但我沒有要求妳回應。我只是希望妳活著,並不要妳付出什麼…請妳不要拒絕。荼蘼不一定活不過春天,只要有溫室,荼蘼可以活過任何季節。」

他說得雜亂,但羅紗一下子就懂了。她愣愣的看著明峰的臉孔,良久才輕咳了一聲,完好的左眼流下蜿蜒的淚,露出溫和卻扭曲的笑。

「先吃點東西好嗎?」羅紗溫柔的勸他進食,「等你用過早餐,我們再來討論這個。」

明峰不想違逆她,食不知味的吃著。羅紗出神的望著室內縹緲幽暗的陽光,曲不成調的拂著琴。

「…王上將整個首都改成中國風時,我就覺得訝異。」羅紗平靜下來,「甚至將擁有東方血統的魔族遷來首都…當中也包含了我。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了。或許在聽到李大人用『少年真人』稱呼你時,我就該猜到。只是多年宮廷生活,我早就學得麻木,不去聽不去想也不去看…」

「孩子,你就是傳說中,將會繼位為魔王的『真正人類』吧?」

「我並不是孩子。」明峰有些被激怒,「我不喜歡妳老這樣叫我!」

發完脾氣他就懊悔了,尤其是羅紗垂下眼簾喃喃的道歉時,他更懊悔了。

「…我才該道歉。對不起,我只是…」明峰深深吸了幾口氣,「妳若一直把我當成孩子,我連愛妳的資格都沒有。」

羅紗的表情柔和下來,連糾結的鬼臉都為之放鬆。她凝視著這個人類少年,心裡緩緩的升起一股遺憾。

太晚了,真的,你來得太晚。

撥著弦,羅紗用沙啞的像烏鴉一樣的聲音唱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離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尋花,夜夜棲芳草。」

你我早已是天涯海角。君生我已老,相遇時,我已垂死。

她琴聲漸歇,明峰吞聲,卻不斷的流淚。她覺得自己的眼睛也濡溼了。

溫柔的遞了方手帕給明峰,屏退侍女。「我知道魔王會用什麼方法救我。如果我直接拒絕你,你大概沒辦法接受吧…」

她凝思想了一會兒,輕笑一聲。「我教你這麼久的琴,卻還沒有跟你合奏過。」

明峰瞠目看了她一會兒,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跳到這個話題。

「或許,現在就是時候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