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五章(一)

第五章 凋零之後

魔界爆發了一場規模不大不小的軍事衝突。

跟圍著高聳圍牆的首都相同,各個大大小小的城市都用繪滿咒文的圍牆保護著,然後設法清理重病的大地,安埋清靜符文陣,跟嚴重排斥他們的世界搶到新的城市中心,然後漸漸的量出新的範圍,建起新的圍牆。

【Google★廣告贊助】

與安逸的天界不同,魔族的一生都在奮戰,為了生存下去奮戰不已。除了與惡劣的環境,還要跟內心的權力欲、戰爭欲爭奪不已。

永遠有不滿統治者的貴族,永遠有想要挑起戰爭的將軍。所以這場軍事衝突一點都不意外,但是這些愚蠢貴族居然去和異常者勾結,打開了河南關卡的柵欄,這點比較意外。

湧出的異常者幾乎毀滅了幾個邊陲小鎮。靠著守軍的英勇,硬是關閉了柵欄,但這批數目不小的異常者盤據了小鎮,正在頑抗。

這讓魔王非常心煩。當然,他可以派別的將軍去鎮壓。但是異常者的狡獪和邪惡,往往不是長於安逸的貴族將軍可以應付的。而且送來的報告讓他感到有趣和憤怒。這些心智扭曲的異常者,意外的保有生育的能力,甚至可以擁有最美的外貌。和他們最初的天人模樣相彷彿。

綻開在瘋狂泥淖的惡之華,卻擁有著天國花瓣的模樣。凝視著報告,他彎起一抹苦笑。

他不放心。只要跟異常者有關,他都不放心。

但為什麼是這個時候?他煩躁的將報告放在一旁。花了這麼久的時間和耐性懷柔,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起了這麼巧的叛變。

他將李嘉留下來,雖然他知道忠實的侍衛並不情願。但他沒辦法…丞相只能代他管理首都,卻不能也不可以插手皇儲的事情。

從華貴而冰冷的王座站起,他鐸鐸的循著陰影,走向麒麟的宮室。踱入麒麟的客廳,他止住蕙娘,直接的走上前。麒麟光著腳,很舒服的躺在沙發上,一面吃著蠶豆,一面啜飲著他酒窖最好的香檳。她捧著書,一面發出咯咯的笑聲。

真不像樣。但是看到她這樣輕鬆自在,蠻不在乎,他就覺得胸口的煩悶輕微了些,像是可以呼吸。

「蕙娘,蠶豆快吃完了。綠豆糕可以吃了嗎?…」一抬眼看到魔王,她馬上拉長了臉,「嘖,你想吃也是沒有的。蕙娘說材料不夠沒做多少…都是我的,知不知道?不要想說你是客人就有什麼優惠…」

魔王笑了起來,披風之下的鎖甲發出輕微的沙沙聲。「我不是來跟妳搶東西吃的。我是來…」他猶豫了片刻,「我是來給妳忠告,安分一點。」

「鳥魔王,我一直很安分。你看過比我更居家的女人?」麒麟打了個呵欠,「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比閨女還閨女呢!哎呀,會想念我就說咩…人正就是這點麻煩,大家都會愛上我。」

啞口無言了片刻,魔王笑著搖搖頭,正轉身要離去,趴在沙發上的麒麟輕笑,「狐影說過,那隻半海妖和我的眉眼有幾分相像。」

魔王猛然回身,正要發作,看到她那雙清澈的眼睛…突然無話可說。是的,有幾分,尤其是眼睛。

「別試圖逃走。」他蕭索的說,「不出三日我就會回來。」

「當然。」麒麟舉起手,慎重的。

等他走了,麒麟想著,當然…不會逃走。她可是甄麒麟,要走當然是大搖大擺的走,誰耐煩鑽狗洞那種麻煩事情。

攤開膝蓋上的書--事實上是一本琴譜。她臉上浮出大大的笑容。真小看了這個琴姬了…原本以為以色侍人的女子不會有大本事,哪知道這位慧心獨具的姑娘居然別開蹊徑。

更沒想到她會把琴譜轉交給我。麒麟暗暗忖度。

魔王防她很嚴,不讓她踏出府邸一步。事實證明,她甄麒麟福星高照,不用踏出去也有鑰匙交到她手上。

「我還是先把漫畫看完吧。」麒麟喃喃的抱怨,「真該死,這麼多又這麼重,我又搬不走…蕙娘,幫我看這一疊。然後故事要背下來,記得以後要說給我聽…」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