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五章(三)

一跳到長廊,羅紗發出一聲尖叫,從明峰的懷裡飛了出去。

她的手和腳被無形的繩索捆綁,浮在半空中,明峰想要將她搶救下來,卻只讓她更痛苦的呻吟不已。

「這是…魘魔法。」羅紗吃力的說,額上有大滴的汗珠流下,「快走…去找李嘉來救我…」

「我不能。」明峰虛弱的說。

「他們還不會殺我。」羅紗浮出蒼白的微笑,聲音大了起來,「殺了我,他們要去哪兒找魔王的祕藥呢?」

追殺而來的眾刺客愣了一下。眾人皆知,長於醫療的魔王早已研發出長生不老的祕藥,但卻祕而不宣。垂死的羅紗活到現在,說不定就是祕藥之功。

「先殺那個人類!」首領火速下了命令,明峰愕了一下,丟出火符,趁著刺客慌亂之際,衝往門外。

就在門前,他被一個極其高大的魔族擋了下來。

那個魔族幾乎有三個人高,拖著一把非常巨大的斧頭。白皙的臉龐一絲血色也沒有,像是帶著面具的漠然。

「魔界,不需要無能的人類插手。」他的聲音充滿忿恨和嘲弄,「流放純種的吸血魔族,反過頭來屈膝於卑賤的人類?魔族墮落到這種地步嗎?!」

他火紅的眼睛發出火焚般的光芒,這種光芒居然讓明峰動彈不得。

眼見斧頭就要揮下,他的命運就此要化成句點…

電光石火中,被魘魔住的羅紗火速用自己的長髮割斷了手掌和腳踝,飛快的擋在明峰前面。

當她被腰斬的那一刻,她心裡模糊的想著。

我終生為多情所苦,所累。到頭來,還是因為多情而完結。這樣也可以說是有始有終吧?

她被切成兩段,鮮血飛濺到明峰的臉上。羅紗的犧牲只緩了一緩巨斧的威力,那鋒利的勁道依舊從明峰的左肩劈到右腹,深刻的傷痕可以看得到暗紅的臟器。

巨大而蒼白的傷口居然沒有出血,只是緩緩滾動著血珠,隨著煙霧瀰漫,落下了四十九滴。

他的腦海一片空白,羅紗的慘死讓他的理智停擺了。

「問問自己,你們是誰?」他聽到自己乾裂的唇,吐出惡毒的始咒。

「我們是熱心黨。我們是熱心黨斯卡力奧得猶大!」狂信者的鬼魅浮現,轟然回應著。

非常熟悉,非常熟悉。被緊緊鎖在內心的陰影,終於因為狂信者的活躍、因為恐懼的尖叫和乞饒的恐怖,漸漸清晰、記起。

血的味道,將死時喉嚨咕嚕的嚥氣聲。有生以來,他犯下了第一樁殺孽,現在是第二次。

原來他的雙手早已染滿血腥。

他呆呆的看著狂信者撕裂刺客們,在魔族的鮮血中狂喜。其實只要是鮮血和死亡,這些幾乎內化成他陰暗靈魂的式神,都會欣喜若狂。

「…原來我一直是個殺人犯。」他吃驚而迷惘,巨大的罪惡感像是劇毒,不斷的在心底擴展。

他的背一陣溫暖,羅紗將臉貼在他背上。「…你若坐視自己被人殺了,那你就是殺人的從犯。」她輕輕笑著,「我為許多事情懊悔過,但我不曾懊悔過殺死丈夫。」她的聲音越來越輕,「我不會坐視任何人被殺,不管那個人是不是我自己。」

「明峰,你沒有罪。有罪的是…起了殺意的心。保護自己的生命有什麼錯呢…」她的聲音細如遊絲,越來越聽不清楚。

「…羅紗。」明峰臉頰上滑下一串淚痕,「羅紗。」

他不敢轉頭看,他不敢接受羅紗臨終的事實。現在她不是還活著,對他說話嗎?

「嗨,明峰。」踏過屍塊血漬,麒麟憂鬱的走過來。她花了不少時間解決門口那群守門的傢伙。想要留下他們的命,又能夠擺脫他們的糾纏,讓她浪費許多時間。「徒兒,把你的夥計收起來吧。他們開始要打我和蕙娘的主意了。」

…他遺忘的記憶就是這個。麒麟走過來,溫柔的對他說話。

「直到默示日為止。」他吐出最後的結咒,狂信者的鬼魅消失了。而他身後的羅紗,也緩緩的滑落,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他抱起羅紗,她微微的睜開眼睛,露出扭曲而溫柔的苦笑,「…我不能彈琴了。」

她自己割下了手掌,所以只有冒著血的手腕。明峰的淚不斷的落下來,沖刷著她臉孔上的血污。

麒麟習地坐下,接過蕙娘找出來的琴。

「我一輩子都在做菜,」蕙娘濡溼了眼睛,「所以我不會分辨這把琴好不好…」

「琴姬不會有不好的琴。」麒麟溫和的說,「琴姬,我可以為妳彈琴。妳想聽什麼?」

她的神智漸漸模糊,好一會兒才說,「…田園樂。」

麒麟錚錚兩聲,調整了琴弦,然後行雲流水般,彈奏了這曲。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