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六章(三)

「仔細聽好你自己的琴聲,不能亂哪。」麒麟露出那種帶邪氣的可愛笑容,「亂了事情就大條了。」

明峰疑惑的看她一會兒,雖然不明白,但他到底不希望麒麟那個詭異的笑容是針對他的。

相信我,這個可怕的女人做出什麼事情都不奇怪,他不希望成為麒麟異想天開的犧牲品。

【Google★廣告贊助】

乖乖的,按著羅紗的教導,明峰彈了那單調的和絃。麒麟隨即加入,奏起天地為之動容的「廣陵散」。

魔王聽著璀璨光亮的曲調,目眩神移。羅紗服侍他三百零五年,奏過無數曲子。當初意外得到「廣陵散」殘曲,羅紗花了不少心力編修,卻一直沒有彈給他聽過。

羅紗說,她還沒掌握當中精妙,不能奉主。

妳想告訴我什麼?羅紗?我知道多情的妳何以如此忠誠。但妳不要求,我一直故意漠視妳。因為…我沒辦法給。但妳沒有抱怨,一直溫柔的待在我身邊,一直到付出自己生命。

我欠妳許多。

最少…我該聽聽妳整理出來的琴譜,我該聽聽妳一直想要彈給我聽的「廣陵散」。

如此美妙、溫潤,像是魂魄隨著樂音而飛騰、旋轉,像是可以穿越所有限制、邊界,所有阻礙的一切一切…

在悠揚的樂聲中,麒麟擺在桌子上的筆記型電腦突然發出一聲巨響。魔王睜開眼睛…

瞠目和同樣愕然、螢幕內的女孩面面相覷。

「阿華?」女孩輕呼,然後狂叫起來,拼命拍著螢幕,「阿華,阿華!你這該死的負心漢!你把我拋在這兒這麼久!你、你…你是禽獸騙子壞蛋!」

「…海媚?」魔王張大了嘴,一貫的優雅深沈無影無蹤,「呃,海媚,你聽我解釋…」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你這王八蛋!我恨你我恨你!」海媚放聲大哭,「十年!你十年內一點音訊都沒有!你要分手也當面講啊!你這懦夫、混球!」

「聽我解釋,真的我很忙…」魔王困窘的安撫久別的愛人,「我也很想妳呀…」

「騙子!」海媚怒指過來,滿臉的鼻涕眼淚,「你認為可以繼續騙我嗎?!我不接受這種隔著電腦的分手!要分手就當面說清楚!」

「…我不能去人間。我相信舒祈跟妳解釋過了,封天絕地,我不能…」

「那就我過去啊!」海媚拼命敲打螢幕,「我去跟你說清楚,你到底還要不要我?不要我就給我一個痛快!」

「我沒有不要妳嘛,我一直都要妳呀。」魔王頭痛不已,「乖,等我研究出一個結果…」

「你說謊!」海媚尖叫起來,「你這該死的惡魔!讓我去,讓我去!有什麼話當面說清楚…我十年的青春和想念…你這混帳,還給我還給我!」

隨著越來越激昂的樂聲,海媚發現她的手穿透了螢幕,幾乎可以摸得到阿華。

「想清楚喔。」一個細細的、慧黠的聲音在她耳邊低語,「穿越過去可是魔界。妳必須和人間斷絕關係,再也見不到妳的家人、朋友…」

去了就不能回來。海媚瞇細了眼。「我沒有家人。視我為災厄的父母,只是生下我的人。」我一直就只有阿華而已。

十年,十年!他這該死的惡魔,拋撇了我十年!

石破天驚的晃然一聲大響,海媚突然穿越了螢幕,來到魔界。她一陣陣暈眩想吐,有種連續坐了十次大怒神的感覺。

但這不能打倒她。什麼都不能打倒怒火中燒的女人。

她撲到魔王的身上,抓著他的領口,用最大的聲量吼著,「你還想騙我多久,你這個騙子!該死的傢伙!要分手就現在講!給我個痛快!我、我又不是糾纏不休的女人…你為什麼…不放開我又不來?你、你…」

她跪在魔王身上,放聲大哭。

魔王坐了起來,抱住哭泣不已的海媚。「…對不起。我從來沒有忘記妳,沒有一天不想妳…」他回眸,發現琴聲猶在,而麒麟一行三人不知去向。

「麒麟?!」他大驚,在他眼底下,麒麟何以逃脫?

「你還說你沒忘記我!」海媚掐著他的脖子,「你在我面前喊別的女人名字?麒麟是誰?你說啊!你給我說清楚!」

呼吸有點困難的魔王試著安撫她,「呃,這個很複雜,海媚,妳先放開我…」

「我不要我不要我偏不要!」她滾在魔王身上撒潑,「我就不要!哇~」

魔王真的有點頭疼,卻是甜蜜的頭疼。

該死的麒麟。

唉,羅紗羅紗,這是妳的報復麼?難道這就是妳的遺言?抱著哭泣不已的愛人,向來冷靜的魔王也露出苦笑。

他該派人去把麒麟和少年真人抓回來,順便去找管理者算帳。他得設法讓還是人類的海媚安頓下來,不讓她受魔界的瘴氣侵害。他該作的事情很多,而且迫切。

但是現在…唉,現在。

這十年對我來說,可能是一生中最漫長的十年。雖然可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他現在什麼都不想,什麼都還不願意去想。

他俯身,緊緊的抱住哭到氣促的海媚,將臉埋在她芳香的髮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