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部 第七章(四)

明峰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困境,想想看,姽嫿女鬼軍團、秦皇陵的千軍萬馬他都熬過來了,何況這麼一群小小的狼人…

但是這群狼人起碼有兩人高,個個虎背熊腰,長長的獠牙還會反光勒!而且他們一起狼嚎的時候氣勢之驚人…整個荒漠像是為之動搖。

最重要的是,他耳朵嗡嗡叫,因為半規管的劇烈震盪,他不但頭暈想吐,還摔倒在地上。

【Google★廣告贊助】

麒麟瞥了一眼沒路用的小徒,暗暗歎了口氣。她真不明白這個天魔兩界都想要的「少年真人」、出現在「未來之書」的繼世者、幾乎無視任何規則的怪異小徒,到底算是強呢,還是非常弱?

「鬼叫兩聲,是可以嚇誰?」麒麟將鐵棒扛在肩上,神情輕鬆的,「嚇嚇小孩嗎?」

月光讓烏雲遮住了,荒漠的黑暗濃稠的像是摸得到。即使是夜視能力極佳的狼人,也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一動也不動的狼族孩子。

躺在陰暗中,被捆綁著,身上都是血跡。

一聲高亢悲憤的狼嚎,一頭狼人衝上前來,銳利的爪子像是十把長長的匕首,抓向麒麟。麒麟一矮身,鐵棒瀟灑的一揮,格開銳利的爪子,使勁捅向狼人的臉,狼人舉臂格擋,卻發現那一棒如閃電般迴轉,鐵棒的下端靈活一擊,正好敲在他膝蓋上,讓他重心不穩的跌落沙地。

完了。那狼人心裡一陣憤怒,繼而迷惘。將他打敗後,這殘忍的殺手居然後退兩步,並沒有趁機給他致命一擊。

但他的族人並沒有看到這電光石火的瞬間,只看到他們族裡的醫師被打倒在地。雖然是受人尊敬的醫師,但狼人天生的勇猛讓他也是個受人尊敬的戰士。他倒地後群情激憤,狼人們一湧而上,若不是蕙娘敏捷的將腦門嗡嗡響的明峰拖到一邊去,他大概被踩扁了。

那群激憤的狼人沒有對蕙娘和明峰下手,通通湧向麒麟。麒麟的臉龐倒映著雲破月清的銀亮月光,有種酣戰的迷醉感,手裡的鐵棒靈活如銀蛇,來往縱橫的一一打倒撲上來的狼人。

她一人敵數十,卻還神情輕鬆自在,連膽戰心驚的明峰都不得不承認,這樣的麒麟,非常非常的美。

美得像是一頭豹,非常危險的豹。

最後一頭被打飛的銀髮狼人,從沙地爬起來,對著月亮呼嚎,並且喃喃著奇特的語言。乾冷的空氣被攪擾、凝聚、憤怒,夾雜著大量的沙塵。平地出現了小小的沙塵暴,並且漸漸擴大。

不妙。蕙娘心中響起警鈴。她不知道這些狼人的路數,但也聽說了魔族之間的「異常者」有多麼危險。若讓沙塵暴累積到一定程度,很可能他們都無法在大自然的力量中全身而退。

她鼻間獰出怒紋,準備要變身的時候…一聲蒼老的大喝,攪散了滿天沙塵。所有的狼人都停下手,連麒麟都往後一跳,站在蕙娘和明峰前面,帶著滿不在乎的微笑。

每次妳這樣笑,就是存心惹禍。明峰深深的感到悲傷。他為什麼要跟從這個專長就是惹禍的師父?為什麼?就算回紅十字會清水塔都比跟這個師父安穩太多了。

排眾而來的,是個意外瘦小的老狼人。駝著背,乾縮的臉龐帶著縱橫的風霜。當然瘦小是相對於虎背熊腰的壯年狼人,他站在麒麟面前,麒麟還得仰著臉看。

他嚴厲的盯著麒麟片刻,卻轉頭用聽不懂的語言罵著狼人們。看起來,他地位應該很高,大概是長者或族長那類的。

狼人們氣憤的回答,有的還用手背抹去淚。

重重的頓了頓杖,老狼人長歎一口氣。他盯著麒麟一行人好一會兒,開口是有著濃重腔調的魔族語言:「聖魔,我們年年賦捐、歲歲納貢,早已竭盡所有。又來到我們領地殘殺子弟,又是為了什麼?」

明峰在魔界學了幾個月,魔族語言聽說寫都可應付了。聽老狼人這麼講,只顧著發愣,滿頭霧水。反而麒麟略一沈吟,笑咪咪的回答,「你可沒納稅給我。別著急,我不是賴帳。因為我不是魔族,當然沒收你們稅金囉。」

明峰睜圓了眼睛。等等,這意思是…狼人不是魔族,而向魔族納稅金?

麒麟淡淡的幾句話,卻讓在場的狼人轟動起來。他們瞪著麒麟一行人,互相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老狼人凝視著麒麟,又看看蕙娘、明峰。「…你們是哪族的?從何而來?」

「這個問題很複雜,講到明白可能要過一整個月瞑。」麒麟攤攤手,「但你說我殘殺你們子弟,那可是天大的冤枉。」她走過去,拎起被捆得結結實實的小狼,「我頂多打了他一頓屁股,但你瞧瞧,這小小偷居然把我的長工和式神咬了一身傷!到底是誰殘殺誰呀…」

「誰是你長工啊?!」明峰吼了起來。

「…小偷?」老狼人眼睛精光四射,勃然大怒,「妳說這小狼崽子偷妳東西?!」

「不信你可以去合一下牙印。」麒麟指了指吊在半空中的肉,「應該有他的、也有他兄弟或姊妹的。」

老狼人接過小狼,氣得渾身發抖,「我人狼一族紀律嚴明,出了你這幫匪類?!」一揚手,就要把小狼摜在碎石堆上。

一起大人一起上前求情,銀髮狼人拼命磕頭,地上斑斑血跡,嘰哩咕嚕對著麒麟說話,看她不懂,趕緊用不流利的魔族語言懇求,「救孩子,求求妳。他小,不懂。」

麒麟還沒說話,明峰先不忍了,「老伯伯,小朋友貪嘴吃是有的,好好教導他就是了。他爸爸媽媽養他這麼大不容易,你這樣一把摔死,他爸媽要傷心,他就算到死也不知道錯了什麼。伯伯,你讓小朋友道個歉,大家還是好朋友,好不好?」

「摔一下又不見得會死。」麒麟咕噥著。但明峰和蕙娘一起瞪她,她只好悶悶的改口,「沒事兒,過去就算了。」

被鬆綁的小狼瑟縮著磕頭賠罪,老狼人神情才稍緩。他力邀麒麟一行人到他們村裡作客。

麒麟興趣缺缺的,她也打夠了,過足了癮頭。而且運動了這麼一會兒,她整個餓了起來。避免食物被偷走最好的方法就是吃到肚子裡,她正盤算著該磨著蕙娘做些什麼菜吃掉,省得又有誰來打她食物的主意。

「那倒不必。」她漫應著,「小事而已,老大爺,大家不打不相識。有空的時候來切磋切磋不錯,我也省得無聊不是?作客什麼太麻煩了…」被魔王綁去這麼幾個月,她聽到「作客」兩個字就犯頭痛。

老狼人有些失望。他們世代居於荒漠,有嚴格的社會規範和榮譽,恩怨分明。這幾個客人這麼大度的原諒他們的族人,卻不能相對的招待他們,讓這個重視榮譽的老族長有些難受了。

「最少來喝杯酒?」老族長提議,「喝杯酒不要多少時間,我們人狼族的蜜酒是很有名的。」

「酒?」麒麟輕輕的重複,她眼睛都直了。

「主子!」蕙娘試圖喚醒她,「妳不要一杯酒就…」

「嗯,對啊,一杯酒而已…老大爺,就只請一杯?你們酒的存量多不多?」麒麟的神情如在夢中。

老族長愣了一下,有些摸不著頭緒。「酒?我們族的蜜酒是很多的。最近的存量似乎有三個洞窟的量吧?這幾年豐收,都先喝新酒。許多百年前的老酒還沒開過封呢。」

百年前的,人狼族祕傳的蜜酒。

「我們還等什麼呢?」麒麟滿臉堆笑,「麻煩大家幫我把肉收下來…相逢即是有緣,順便開個宴會嘛!作客沒個禮物成什麼體統?這些醃肉我也不是那麼愛吃,大家一起吃一起喝酒,如何?」

明峰頹下了肩膀,蕙娘絕望的看著天空。

「妳為什麼永遠學不乖呀!?」他們一起對著麒麟吼了起來。

麒麟只是把臉轉向一邊,裝作沒聽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