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第三章(五)

殃的話一直在明峰的心底縈繞。或許…氾濫的溫柔是種無情的殘酷。等殃習慣了他的服侍,但他不可能一直陪在殃的身邊。

他突然好想,好想打電話給麒麟,問問她︰麒麟,我該怎麼辦?

麒麟大概只會打個酒嗝,瞇著貓咪似的眼睛,懶洋洋的回答他,「你管那麼多?高興怎麼辦,那就怎麼辦。」

【Google★廣告贊助】

偏偏他很難這樣任著性子生活。

騎著小五十,懷著冰冷感的哀傷,他到了王家的別墅。明琦跑出來迎接他,偌大的別墅,卻只有她和玉如。

「爸媽帶姊姊去看醫生了。」玉如嘆氣,眼下的黑眼圈寫滿疲憊,「晚點才會回來。堂哥,你會住下嗎?」她的聲音充滿期盼。

姊姊的病,幾乎要拖垮全家人的意志力了。她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在明琦口中那個「本領高強」的堂哥身上。

「呃,應該吧…」明峰有些無奈。他知道明琦的頑固無人出其右,就算是拿著兩根鐵絲踏遍附近的荒野,她都會設法把明峰挖出來。他二伯只有這個女兒,可不希望這個寶貝堂妹出了什麼狀況。

雖然發生在王心如身上的狀況也不見得比較簡單。

對,這位心如小姐有輕度憂鬱症,但她並沒有被妖怪、妖異、鬼魂之屬附身。連明琦給他看的「靈異照片」,都沒有任何被附身、心控的跡象。

這才是讓人討厭的。她沒有被附身,卻是從內在妖化,藉著「憂鬱症」這個漂亮的擋箭牌,恣肆的滋長、增生,如果不管她,歪斜病態的病灶真的會成妖,摧毀掉靈魂,最後落得在精神病院渡過一輩子。

一般人不會弄到這樣。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能不能去心如小姐的房間看看?」明峰問。

玉如點點頭,領他進了心如的房間。

那是個非常美麗、優雅的房間。一套昂貴的貴妃榻擺在小客廳裡,價格比他三個月的津貼還高。書架上有許多書,大部分是美容保養,還有些時尚雜誌,化妝台上琳琅滿目,比專櫃還整齊。

明峰環顧了一會兒,發現床頭櫃有幾本書擺著,翻得有些破爛了。

那是一整套的「地海傳說」,作者是娥蘇拉.勒瑰恩。在紅十字會防災小組時,他曾經去旁聽「奇幻文學與咒語沿革之謬誤與巧合」,當時老師選讀的作品就有「地海傳說」,但他第一次看到中譯本。

「心如小姐的成績怎麼樣?」他翻了翻破舊的地海,隨口問著。

「我姊姊畢業很久了呀…」玉如有點不知所措,「她在校成績…還好吧,不過她是女孩子,我爸說不用太好。」

「但妳也是女孩子,功課卻很好。」明峰衝著她笑笑。

玉如臉孔漲紅起來,心跳突然跳得很快。他的眼光明明很柔和,但就是讓人心頭蹦蹦跳,「我、我喜歡讀書,這是個性,每個人個性不同麼…」

「她有其他的興趣嗎?」

玉如沈默下來,絞盡腦汁的想著,「呃,逛街算不算?」

又問了問,發現心如小姐不但功課不太好,沒有什麼興趣,畢業的時候當行政助理,五六年一晃眼過去,她還是行政助理。

或許她最快樂的時候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男朋友約會,享受青春的無憂無慮。但她二十八歲了,青春也快消耗殆盡。

在這種惶恐中,論及婚嫁的男友居然跑了,於是啪的一聲,柔脆的心靈斷裂,讓歪斜的病灶趁虛而入。

但她還有夢啊。撫著破舊的地海傳說,她還有夢想。或許,因為這微薄的夢想,她還有獲救的希望吧。

明峰在這裡待了快十天。

王爸爸和王媽媽很欣慰的發現,心如的病情穩定許多。不管是什麼方法,最少這位年輕的宋大師的確讓心如正常許多,王爸爸和王媽媽可以放心去公司。

明峰卻很清楚,不是他做了什麼,而因為他是個年輕的男性,是心如可以轉移注意力的目標。

原本他還矇矇懂懂,但耳環泛起微光,他的左眼突然「看穿」了心如的渴望和急切。

她需要被愛、被注意,證明她依舊有吸引力。她的病灶會發作得這麼恐怖詭異,是因為她要拖住家人的注意力和全部的愛,但她最渴望的,還是來自異性的愛慕和肯定。

很卑微可憐,但也很蠻橫霸道的懇求。

大部分的時候,明峰都忍耐著微笑,試圖用溫和的方法讓她恢復。她妖化的程度還不深,應該還有救。他和心如交談,讓她試著自立,陪她散步,雖然維持著讓她不滿的距離。果然,她亂發脾氣和極度依賴的情形漸漸緩解,卻將這種依賴轉到明峰身上。

「…我已經有戀人了。」明峰終於在她試圖抱住胳臂時,一面推開一面說,「妳很可愛,總有一天會遇到正確的人,但那不會是我。」

心如的臉孔凝固在錯愕,然後漸漸陰沈下來。「你只是嫌棄我是個瘋子。」

「夠了。」明峰忍不住直言,「妳還要拿『瘋狂』當多久的擋箭牌?妳並沒有瘋,頂多只是精神上有些感冒。比起許多心靈破裂的人來說,妳能吃能睡能自由走動,還有個完滿的家當妳的後盾。妳只是抓著『瘋狂』當作自憐他憐的藉口,賴在地上不肯長大而已。妳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真實的瘋狂?」

妳沒見過殃。明峰想著。妳從來不知道一個真正困於瘋狂的人卻竭盡全力維護自己僅存的尊嚴。妳從來沒有為自己戰鬥過,妳只是任憑自己墜入深淵,還唯恐不夠快。

「真實的瘋狂?」心如的聲音尖銳起來,聲調發顫,「你真的想看看真實的瘋狂?」

迅雷不及掩耳的,她飛快的抓了一下明峰的手臂。雖然明峰避得很快,但明顯的不夠快。

他的左臂瞬間鮮血淋漓。

「別想走。」心如四肢著地,像是隻貓科動物,聲音陰惻惻的,「誰也別想走。」

「心如,妳並沒有瘋。妳的人生還很長。」明峰試圖做最後的努力。「不可能每件事情都如妳的意,難道妳不知道…」

「不要說教!我聽得還不夠多嗎?」她尖銳的咆哮起來,「你不准走!順從我,順從我!」

明峰的火氣勾上來,「憑什麼?!妳是誰?憑什麼我必須順從妳?!」

心如的表情空白了一秒鐘,突然詭異的笑了。「如果你是我肉中肉,血中血,那就會永遠順從我了。」

她撲了上來,瞳孔已經豎直如爬蟲類。憑著左眼的清明,明峰閃過她的攻擊,卻猶豫著要不要動手。

心如一擊不中,瞥見衝進客廳的玉如和明琦,她急轉彎,尖銳的指甲劃向明琦。明峰一急,張口喊道,「滾~~」

讓這句最強的一字咒(?)衝擊,心如的指爪一偏,將真牛皮沙發抓得幾乎斷裂。

「愣著做什麼?快出去!」明峰吼著,抓張火符炸過去,心如尖叫著退後兩步,誰知道這個一字咒實在太強(呃…),居然讓屋頂的水晶燈整個掉下來,正好砸在明峰的身上。饒是逃得快,後腰還是挨了一下,好一會兒站不起來。

心如覷著這個機會,大貓似的靈活穿越滿屋子狼藉,追著兩個逃命的女孩到庭院。

明峰在心裡不斷痛罵那個華而不實的爛水晶燈,扶著腰,一跛一拐的追出去。三個女孩子扭成一團,心如已經牢牢的掐住玉如的脖子,眼見玉如快沒氣了,明琦用力掰著心如的手臂,卻徒勞無功。

實在不願意殺生…明峰臉孔變了變,但若殺了自己妹妹,心如從此就沒救了。他正準備扛下這場罪孽…

明琦卻非常乾脆的,惡狠狠的咬了心如的手臂,幾乎扯下一塊肉來。

心如哀號著鬆了手,明琦眼明手快的拖著玉如跑開,明峰正好趕上。他一把反剪心如的雙臂,一面覺得有點好笑。

還可以這樣啊?他這個堂妹,真的很有動物潛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