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第五章(一)

第五章 心魅

當他去車庫牽小綿羊的時候,發現明琦已經大剌剌的坐在機車後座等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明峰瞪著她,她也瞪著明峰,一時相對無言。

「…王伯伯正在找妳呢,」明峰好聲好氣的哄著她,「他等著載妳去車站。」

【Google★廣告贊助】

「我跟伯伯說了,不用他送我。堂哥,我跟你去旅行。」她的語氣很堅決。

…在他青春期能力不穩定,引發恐怖的靈異事件時,堂妹年紀還小,但也沒小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血緣這種東西就是很霸道不講理,相近的血緣就會呼喚異物。尤其他的體質特別,更把這種「召鬼」的能力增幅到數十倍不止。

「妳到底知不知道『找死』怎麼寫啊?!二伯可只有妳這個寶貝女兒!」明峰忍不住吼她。

原以為明琦會跟他耍賴皮,哪知道她眼睛眨了眨,嘴一扁,就哭了起來。「你們怎麼都這樣啦…這也不許,那也不許。你們不許,危險就不會找上門?我又不是都看不到,卻連一點防身的本領都沒有…」

妳不要去找危險就謝天謝地了,什麼危險會自己找上來?

她一行哭,一行氣湊,「指點我一下又會怎樣?什麼時代了,你們還這麼重男輕女,就只有你能當道士,我當不成道姑,就在家當居士,成不成?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外面這麼危險,由著我一個人去磕磕碰碰,單憑運氣,能憑到幾時?就讓我跟著去旅行,旁邊偷學點也不成?誰能跟誰一輩子?我總是要長大、要獨立的!」

原本想反駁,聽她抽噎著說,「誰能跟誰一輩子」,戳了心,明峰低了頭,倒有點猶豫不決。

說她不懂,她偏偏又有點天賦;說她懂麼,她又缺乏戒慎恐懼的心。

宋家這一族,女孩兒極少,她又是女孩子中最小的一個。論能力,她也算出類拔萃的,但大伯公一句話,倒讓二伯鬆了口氣。跟異類打交道,兇險異常,二伯母體弱,也就得了這個女孩兒,能夠不沾家業,當然是再好也不過了。

她從小就讓堂兄弟疼愛維護到大,就算遇到什麼也設法幫她擋過去,這沒慣壞她的性子,卻把她的膽子慣得大如天。

遇到多少兇險,也沒見她真的害怕,讓她這樣迷迷糊糊的闖蕩,這條嬌脆的小命,搞不好還沒來得及遇到貴人,就一命嗚呼了。

想來想去,實在硬不起心腸。明峰沈重的嘆口氣,「妳要跟呢,就別指望有什麼好日子過。鬼怪啦、魔物啦,那是家常便飯。我又沒什麼目的地,若是錯過了村鎮,就得跟著我露宿。機車常常一騎就是一整天,可不像電影一樣浪漫,騎得腰痠背痛,屁股像是挨了板子…妳若吃得起苦,那就跟來吧。」語氣不是不無奈的。

明琦滿臉的淚立刻收得乾乾淨淨,歡呼一聲。她從小膽大,從來不畏懼鬼怪,奈何家人保護得宛如銅牆鐵壁,一絲半點本領都不教給她,她早氣悶極了。憑著天賦和瞎練的工夫,還是深感不足。這回明峰拋給她一角碎磚,卻可以把成妖的王心如卻在圈外,讓她對這位修煉多年的堂哥更是崇拜得五體投地,卻沒想到是自己天賦所致。

歡天喜地的戴著安全帽坐在後座,感到一絲微薄的香風從後座挪到堂哥的左肩。

「堂哥,你收了花妖當式神?」她不經意的問。

「沒啊,」明峰有些沮喪的發動機車,「我的式神是隻孤獲鳥。不過她才新婚不久,要她陪我出來旅行太過分了吧?」

…式神也會嫁人啊?明琦傻了眼。「呃…她的夫君在哪座仙山修煉啊?」

「什麼修煉…」明峰咕噥著,「她嫁給明熠啦!三姑姑的小孩啊,從小一起長大,別說妳不認識…」

明琦瞪著明峰的背,瞪大了眼睛。你是說,那個張著無辜貓咪眼睛,見人未語臉先紅的五嫂子,跟明熠表哥住在一起大半年,煮得一手好菜的漂亮女生,居然是、居然是…

居然是妖鳥姑獲,還是明峰堂哥的式神?!

「明琦?明琦!喂,妳害羞啥,抱著我的腰啊!」明峰喊了兩聲,發現他嬌滴滴的堂妹動也不動。

拜託,從小一起長大,到國中還對著臉睡大通舖,現在連抱著腰都害羞?比起摔到馬路上頭破血流,還是別在這時候發這種神經吧。

他不耐煩的抓過堂妹的手,環著自己的腰,噗噗的騎走了小五十。

因為他一直沒有回頭,所以沒有發現,明琦因為震驚過度,已經是石化狀態了。

「堂哥,你到底在尋找什麼?」

「我在尋找一片田園,一個臨終幻夢中的田園。」

明琦得到這個莫名其妙、沒頭沒尾的答案,卻沒有多說什麼。她天生靈慧,許多事情不言自明,雖然不完全明瞭明峰的意思,但她卻聽得出他的惆悵和傷痛,以及隱藏在輕描淡寫之下的生離死別。

她乖乖的不發一言。因為坐在堂哥的後座,原本看不清楚的「裡世界」,因為「濃度」提高太多,所以在她眼中清晰得跟真實完全相同。

樹木靜默歡欣的吸收天精地華,無數微小精怪像是被吸引般,隨著明峰哼唱的無名歌曲,在輪側歡快奔馳,天空飛舞著絲似細薄的空氣精靈,這世界這樣美麗、詭異,卻也這麼充滿生命力。

以前和這樣的「真實」總隔著濃霧,沒辦法看明白,現在卻這樣逼近眼,她在戰慄,卻是狂喜的、激動的戰慄。

「…堂哥,」她小心翼翼的問,「你…看得到那個嗎?」她指著在他前方飛舞,模樣像是個巨大鳳蝶的花精,幾乎遮蔽了前面的道路。

明峰稍微抬了抬眼,不太感興趣的。「現在可以當作沒看到了。妳啊,最好也趕緊當作沒看到吧。我們在『表』,他們是『裡』,本來就不該互相有所牽扯的。」

聽到明琦不以為意的輕哼,明峰嘆了口氣。「我知道很美麗,我也知道他們存在。但不是只有美麗存在,險惡和殘酷也相同存在。這還不是最危險的,更可怕的是無知的純真。他們不明白人類的軀體是脆弱的容器,因為人類靠『否認』就可以驅除『裡世界』的一切,但他們不知道,人類的脆弱和能力是相等的。」

他被妖怪糾纏了大半輩子,懷著惡意要來吃他的當然有,但更多的是好奇的接近、耍弄,因為這個人類難得的缺乏「否認」這種天生才能。

對,明峰認為這是一種缺陷,而不是天賦。這種缺陷讓他走的路特別艱辛,他不希望家人也走相同的路。

「我又不是小孩。」明琦拉長了臉,「我當然知道有些是很危險的。我在警察局打工的時候…」她愣了一下,希望狂風刮去她的失言。

但顯然的,她沒有如願。因為她的堂哥後背僵直,好一會兒爆出怒吼,「妳說妳在警察局幹嘛?!打工?!打什麼工?!」

她滿頭是汗的低下頭。她老爸常笑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明峰堂哥說句話。也不是說明峰會兇她還是怎樣,但你知道,一個關懷自己跟親生兄長沒兩樣、比她還深入裡世界的哥哥,他的一言一語對她來說都很重要。

明琦很仰慕這位傳奇性的兄長,甚至在年紀還小時,對他懷過浪漫的情愫。直到長大知道他們血緣太近,不能結婚才哭著打滅這種青澀的感情。

「明琦!」他的聲音小了些,卻蘊含更深的暴風雨。

「啊就…就…」她咽了口口水,「上回呀,我要找你找不著,倒是找到兩具新鮮的屍體…他們托夢托得很煩…」

「我叫妳去警察局說明…」明峰突然覺得腦袋一暈,老天爺,我叫妳去說明,妳是說到哪去?

明琦靜默了一會兒,慢吞吞的開口,「警察局的北北說,既然有這種天賦,問我要不要打工…堂哥,這是好事、積功德欸!我讓很多人平安的回家…」好啦,是讓很多死人可以平安回家。

「…宋明琦!」明峰氣得機車蛇行,「跟妳說過幾百遍了,不要什麼都不懂跑去亂搞!萬一遇到厲鬼怎麼辦?遇到什麼惡毒大妖怎麼辦?妳用不用腦袋啊~就跟妳說過,別去惹這些事情,妳是懂個屁啊~」

「你教我我就懂了嘛!」明琦也生氣了,「我就喜歡這套,怎麼樣?我還打算等畢業去考警官班呢!這是很有意義的事情,堂哥你怎麼不明白哪?那些人…好吧,那些死人,他們也是想要回家,想要告別,才會跟我起共鳴嘛!大家都這麼清高,只顧自己修行,屁啦!獨善其身是可以修到哪裡去啦!我以為你會懂我的…沒想到你也跟那些修到沒人性的王八蛋一樣!」

明峰簡直快氣死了。明琦說的這些,他都懂。事實上這些不是沒有人做,不然每年紅十字會和大小宗教教團教出來這些學生是幹嘛的?一定有人做這些事情,但不需要這個啥都不懂的小女孩下去瞎攪和。

但他被這個口齒伶俐的小女孩一堵,氣得乾噎,隱隱覺得似乎又是一個麒麟。

他是命中帶煞嗎?老遇到類似的女人?

「妳…」他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明琦沒來由的緊緊抱住他,像是一隻警惕的貓。

他已經騎到殃的家門口,破落的別墅孤零零的站在斜陽下,遍染血紅。或許是這樣的紅光太逼真、太神似,他似乎聞到不存在的血腥味。

「附近,有很多食屍鬼。」明琦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

食屍鬼,又稱行屍。是死人受天精地華,復甦後,宛如野生動物的妖怪。他們不吃活人,畏懼生氣。只在地底下挖耙棺材內的死屍,藉此維生。

但是數量這麼多,氣息這樣濃重,卻是很少有的事情。像是聽到什麼無聲的召喚,在此徘徊不去。

他停了車,四下張望。但沒看到什麼。或許都潛藏在地底下,屏息迴避著他們這兩個活人。

「…殃!」他恐懼的衝進別墅,更不祥的是,別墅的門失去防禦,連物理性的鎖都被破壞。

他的心臟猛然的縮緊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