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第五章(三)

明琦是個路痴。她最擅長的是嘴裡喊著「右轉」,卻拼命揮著左手。

「到底是左還右啊?」明峰已經沒有力氣生氣了。

「別聽我說什麼!」明琦還在拼命揮左手,「看我的手就對了!」

【Google★廣告贊助】

對,她的路痴非常嚴重,但她的路痴卻無損追蹤的本能。執著探水棒只是一種習慣,她能夠靈敏的感受,殃的氣息在哪裡,明確無誤的追蹤而至。

「奇怪…好奇怪。」她很迷惘,「有兩個『她』。」

明峰困惑了一會兒,「妳是說,有兩個殭尸?」

明琦安靜下來,焦躁的啃指甲,「是…但也不是。我不知道。不過方向是相同的。」

越靠近追蹤目標,她越焦躁。她在警局打工有段時間,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情。類似的宛如一個人的氣,卻分為兩股,一前一後的在他們前面。這讓從來不害怕的她,非常害怕。

「…我們不要去好不好?」她虛弱的問。

明峰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妳若害怕,我送妳去火車站回家。」他們距離嘉義火車站很近了。

她默然無語。這種陌生的恐懼讓她很不習慣,但也有種危險的刺激感。她很渴望見見那個奇怪的殭尸…若只有她一個人,她可能會跑掉。但她和堂哥在一起。

錯過這個機會,她將來會扼腕懊悔不已。

「…她就在火車站。」她發起抖來,不知道是怕,還是興奮。

明峰緊繃起來,將車騎到火車站附近,粗率的停在路旁,拉著明琦走向火車站。

不大的車站,人也不多。但無需明琦指引,連他都能感受到那種異樣的氣。那的確很類似殃的氣息。

乾冷、虛無,橫越過死亡的黯淡。

他抓住來人的手臂,而明琦緊緊抓住他。他幾乎脫口而出的呼喚,卻在嗓眼裡停滯。

他瞠目看著那人冷淡的粟色眼珠,灰白頭髮。這是個外國男人,個子不高,清瘦嚴峻。看起來陌生卻熟悉。

啊,我知道他是誰。他是紅十字會西方學院的法師師傅。「…日安,凱撒老師。」他鬆了手。

凱撒老師偏了頭想了想,「哦,你是史密斯的學生,專管大圖書館的。日安,沒想到會遇到你。」

如果是凱撒老師,那就很正常。他大大的鬆口氣。「是,好久不見。老師怎麼會來這兒?」

「我在獵魔。」凱撒老師不欲多談,「是任務。」

要動用到師傅出來獵魔,可見事態嚴重。而這種祕密任務是必須保密的。

寒暄了幾句,凱撒老師點點頭離去。

明峰覺得手臂有些疼痛,發現他的小堂妹緊張得幾乎把指甲都掐進他的肉裡。「妳要抓爛我的手啊?」明峰哀叫著,「很痛欸!」

「…他、他是殭尸。」明琦整張臉變得慘白,嘴唇不斷顫抖。

「不,他不是。」明峰一根根的把明琦的手指掰開,耐著性子說明,「是有那股子氣氛沒錯,不過他不是。凱撒老師曾經因為病重過世,卻在死亡半天後清醒,所有疾病不藥而癒。他是個大法師,熟悉所有巫術和醫療,可說是當代巫者第一人。他用了秘術,將自己從死亡中召喚回來。妳會覺得他像殭尸,是因為他橫越過死亡。」

明琦望了堂哥好一會兒,嚴肅的搖搖頭。不過,她沒再說什麼。「…另一股氣息,在正南方。」她指著,意外的,這次居然沒有錯誤。

她滿心沈重的上了堂哥的機車,心裡壓著甸甸的惶恐。雖然萬里無雲,天空晴朗的光輝燦爛。但她卻感到暴風雨將至的陰森。

我們真能平安渡過嗎?

她咽了口口水,閉目縮在堂哥的背後。只有表哥左肩若有似無的淡薄花香讓她感到一絲篤定的安慰。

越追蹤,明琦越焦躁。她發現自己的靈感像是故障了,她可以追蹤,但有些迷霧擋在她前面。她本來對自己的天賦相當有自信,那種野性般的天賦從來沒有背叛她。

但這一次,她被阻撓、錯引、混亂。越想找到正確的方向,反而越昏亂。最後連心智都蒙上嚴重而疼痛的陰影,她的腦子發出轟然的噪音,幾乎讓她瘋狂。

「明琦?」明峰發現了她的僵直,將車停在路邊,「明琦?妳不要跟我講,連騎機車都會暈車呀!」

他用左手覆著明琦的額頭,「天!妳在發高燒!」

淡得幾乎無法察覺的花香席捲,讓她的腦子清楚許多。她結巴而吃力的說,「琴…音樂…想聽、我想聽…」

「妳該送醫院而不是…」

明琦瞥見這小小市鎮居然有家樂器行,她更用力的指著,「琴、琴!」她焦躁而哀求,她不知道這樣的清明可以維持多久,但本能告訴她,這種危險只有這方法破解。

明峰驚詫,但他的左耳微微熱起來,就在耳環的位置。

是有一些什麼。他不再說話,半扶半抱著明琦,走進那家樂器行。他環顧四周,「有古箏嗎?」

「古箏?」店主嚇了一大跳,「…有是有,不過那是教學用的…」這家店也兼營古箏教室。

「可以刷卡嗎?不,沒關係。或者先借我彈?幾分鐘就好,我會付費。」他不等店主答應,直覺的走進古箏教室,讓明琦虛弱的盤膝而坐。

他的琴彈得不太好,但還算有點基礎。猶豫了一下,他彈起「十面埋伏」。

羅紗教他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這原是琵琶名曲。但他知道以後,也不覺得古箏彈奏有什麼不對。

他激烈的彈起「十面埋伏」。當初羅紗教他的時候,兩個人都有相同的迷惘。羅紗自己也很困惑,她不知道為什麼要教明峰這樣殺氣十足的曲子。這和她的個性不合,也和明峰的個性不合。

但她說不出為什麼,執意將他教會。

這首干戈大起,震聾發瞶的戰曲,在明峰手裡彈出許多錯誤。但他彈得這樣氣勢萬鈞,誰會在意他的錯誤呢?他的琴聲不但鎮定了明琦的高燒,甚至將小鎮附近的雜鬼邪靈逼得飛逃,數十年不敢回顧。

路人驚愕的駐足,感到一股無形而強烈的風刮過整個小鎮,像是猛烈的山嵐,狂野的掃蕩整個小鎮的所有邪惡。

直到他狂暴的彈斷一根弦,破除了「十面埋伏」。

他靜默。整個鎮都歸於寂靜。然後響起掌聲,熱烈而漫長的掌聲。

這是祓禊。他居然用不純熟的琴藝祓禊。

「堂哥。」明琦的高燒已退,她頰上滾著驚懼又激動的淚,「有人在我身上下了咒。不讓我繼續追蹤。」

他憤怒又害怕。「妳回家去。」他將麒麟給他的護身符塞給明琦,「妳立刻回家去。」

「…我要看到最後。」她寧定了些,擦擦眼淚,「我不要夾著尾巴逃跑。」復轉淒婉,「而且現在逃也太遲了。」

明峰靜默下來,他明白堂妹的本能是對的。從她開始追蹤起,就逃不了干係。

他想買下古箏,但宛如大夢初醒的店主嚴拒了他的鈔票。他在明峰的演奏不久就錄了音,他只央求讓他保留,還幫他換了弦。

「這把古箏是便宜貨。」他有點羞赧,「但你彈得實在太棒了。」

這不完全是我彈的。明峰很想告訴他。是有個天才而無名的琴姬,將她的「思念」寄託在我身上,所以才能有這樣感人的琴聲。

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喃喃的道謝,帶著有些發軟的明琦,繼續追蹤。

他不相信,他絕對不相信殃會這麼做。但明琦是在追蹤她的形跡時才被下咒的。而他,很明白殃有這種能力。

這讓明峰的心情更為沈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