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第五章(四)

他們繼續往南追蹤,當明琦開始發燒,他們就停下來,沒有任何法器的的明峰,只靠一把機器粗製濫造的古箏,排拒不斷發作的咒。

原本生澀的指法,卻越來越熟練。或許名琴不是必要的,或許是什麼樂器都無所謂。說不定什麼形式都不太重要。

明峰的心裡掠過模糊的概念。

【Google★廣告贊助】

他不再停下來,而是吹著口哨,哨音是「十面埋伏」。很奇特的,這樣居然也能鎮壓明琦身上的惡咒,並且一點一滴的解除。

這讓他們速度快了起來。只是,他們沿途不斷的發現新的屍體,明琦不斷的收魂。等收到了第六個無助的冤魂時,明峰的憤怒被點燃了。

他不得不同意麒麟的見解:這些都是他的眷族,同為人類的眷族。他不是救世主,但無法看到邪惡在眼皮底下無恥的張揚。因為這就是人類希冀繁衍下去的本能。

等追蹤到的時候,明峰絕望的發現,殃正抱著屍骨不全的屍體,全身染著血。他不願相信,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你別插手。」冷酷而嚴峻的德語在他耳邊響起,「她是我的。」

明峰轉頭看著凱撒老師,有些迷惑的。

「她就是我的祕密任務,難道你不明白嗎?退下!」他舉起法杖,「退下!不要干擾我!」

他靜默片刻,「殃,妳想說什麼嗎?」

「滾遠點。」她淡漠,被毀的右臉疤痕通紅。「走開。」

「你認識這隻殭尸?」法師師傅臉孔的線條更嚴厲,「你可知她的惡行?」

殃笑了起來,卻沒有歡意。「好吧,是我幹的。你快滾吧,我和這位偉大的法師有舊要敘。」

「邪惡,你這招來邪惡的惡毒巫女!」他的法杖放出無法逼視的光芒。這光芒籠罩在殃的四周,轟然的裂地成為咒文陣。殃痛苦的往後一仰,像是被捆綁一般,失去了聲音。

明琦也拼命吸氣,痛苦的抓著自己咽喉。她被緊縮、無形的刺穿聲音,幾乎無法呼吸。她又被抓住了。被惡毒的咒抓住了。

茫然的明峰瞥見她的痛苦,小聲小聲的吹著口哨,哼著「十面埋伏」的曲調。

這低低的聲音在轟然沈悶的巨響裡,是這麼微弱,卻也如此清晰。一方面解除了明琦的痛苦,一方面卻也解除了殃的痛苦。

「外援,總是來自意想不到的地方啊,凱撒。」殃惡意的一笑,卻只有半個笑容。「我記得你是德國人。那就用德語跟你問候吧。」

她張開嘴,發出撕裂天地、直穿雲霄的歌聲。

這是魔笛的一部份,夜女王的獨唱曲。聲韻之高,直抵F。她慷慨激昂的使用歌聲如利劍,將困住她的光亮咒文陣如碎琉璃般震個粉碎。她滿身是血,直起痀僂的背,用美麗得幾近恐怖的歌聲絞住大法師的聲音,震落他手上的法杖。

大法師像是被雷驚呆的孩子,默然呆立。「…孩子,幫助我。」他的聲音痛苦而無助,「別讓她再去危害世人。」他向明峰伸手,枯瘦的手痛苦顫抖。

讓我對付殃?明峰獃住。他不願意,打從心底不願意。但殃在他眼前行使如此邪惡。雖然她的聲音這樣美麗充滿魔力,但她依舊以啖食人類維生。

「殃,妳跟我來吧。」他懇求,「我知道有個殭尸成為禁咒師的式神,而且發誓不再食人。妳也可以得救的…跟我來吧。」

殃沒有停止。她以歌聲編織咒網,無法停止。她專注的唱著,只是注視明峰,眼底有股嘲諷的笑意。

「她不會悔改!」凱撒痛苦不堪,「快!她緘默了我所有的咒!快殺了她!」

我不能殺她。我不願意相信,就算事實擺在眼前,他依舊不願相信。但他可以制止她。

用歌聲編構咒網的她,沒有防備。

他站起來,明琦卻使盡全力,抓住他的衣袖。「不對。堂哥,不是那樣。」她被禁咒折磨得精疲力盡,依舊勉強保持清明。「你要看、看清楚…敬畏蒙蔽你…」

她昏了過去。

明峰轉眼,看到偉大的法師,卻有著烏黑的指甲,宛如鳥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