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第一章(二)

舒祈說,在他們啟程去魔界不久,南天門有妖獸阻攔原本要毀滅中部城市的天界大軍。

這隻妖獸引起了絕大的混亂,天界大軍死傷慘重。最後連王母都御駕親征,卻因為西方死亡天使(已卸任)的干涉,強行在王母之前救走了殆死的犯上妖獸。

這場混戰從天上打到人間,更因為王母劇烈的神威,使得天界與人間的接壤產生了巨大的裂痕,而引起不可彌補的災難。

【Google★廣告贊助】

「以前的裂痕呢,頂多在人間發作而已。」舒祈淡淡的說,「海嘯啦、洪水啦、大地震啦,種種天災人禍。但這次卻只引起人間微小的變異,反而東方天界塌個一塌糊塗。不說被打爛的南天門,聽說九重天裡頭,一傢伙塌了三重天啦。天界已經很久沒有天災了--正確來說,這是人禍--死傷可就嚇人啦。」她語氣淡然,卻掩不住幸災樂禍的氣味。

麒麟微微張著嘴,呆了半晌。「…妖獸?」她人面廣大,消息不算不靈通。但她可不認識這樣威力強大的妖族。天界號稱「天毀地滅亦不壞,完全保固九九九」的南天門欸!誰可以獨力打爛哪?!

「上邪君嗎…?」若是他就有幾分可能。為了甜點師傅,狐影匆匆關店門去為夥計辯護也不是什麼不合情理的事情。但上邪雖然暴躁蠻橫,卻也頗識時務,為什麼要這樣…?

「若是上邪,那倒好辦。雖然他是辦得到的…但他好奉承,跟東方天界淵源也深,倒不至於如此…不是他。」舒祈瞥了她一眼,「妳的手停下來了。」

麒麟狼狽的裝忙,霹哩啪啦的打個不停,其實完全不知道在打啥,「那會是誰?若不是笨蛋明峰跟我去了魔界,我會以為他爆炸了。到底是…?」

舒祈沈吟了一會兒,「怎麼說好…這麼說吧,二十餘年前,預言中『毀世魔王』的降生時刻,同時有兩個孩子出生了。我說的『同時』,就是分秒不差,真正的『同時』。根據八字這種奧妙的統計學,他們的命運也頗為雷同。同樣一生皆有奇遇,同樣與異族女性有著牽扯不盡的緣份。但即使同時出生的兩個孩子,還是有分歧和差異,絕不可能有相同的命運。」

「當中一個是我的小徒。」哇…這才是真正的八卦嘛!水果日報的那串狗屁算啥?

「另一個,也是某個異族的小徒。」舒祈悠閒的喝了口茶,「妳知道大妖殷曼嗎?」

「…李君心!」麒麟跳了起來,「我聽狐影說過!我早就想見見他們,但是時候總是不湊巧。我剛在都城收了明峰當徒弟,卻聽說他們雙雙歸隱,不知所蹤。等有他們消息的時候,我又出發去工作…從秦皇陵回來,明明就在附近的城市,卻總是遇不上…」

「你們大概是永遠遇不上了。」舒祈抿了抿嘴,「這就是緣份。你們是兩道平行線,走著各自的軌跡,知道彼此,卻無法交會…欸,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打啥?妳錯了一個字,就得再幫我打上一本。妳若想在我這兒住下來,我倒是挺樂意的。」

麒麟狼狽的將亂七八糟的部份刪除重打。開玩笑,長痛不如短痛,舒祈家連米酒都沒有,她又最厭酒氣。住在這裡?殺了我吧。

看她勤奮工作,舒祈笑了出來。她私心還頗喜歡麒麟,這個不太像人的人類,和自己有種類似的氣息。不過,她不會說出來。

「總之,東方天界垮成這樣,王母難辭其咎。但妳也知道王母個性…何況天帝病體沈重,天帝的不肖子又關在南獄發瘋,現下是王母攝政了。她倒是鐵腕,一口氣關閉了所以通道,連各大都城的主要通道全關上,所有對人間辦事處通通撤回,不願歸天的神族一概革去仙籍。還有更厲害的,」

舒祈笑出聲音,「她連他方天界的通道都關了。理由是,他方天界居心叵測,干預她處理人間屬地。」

「…她有神經病啊?」麒麟終於罵出口,「我以為只有她兒子瘋了。」

舒祈聳了聳肩,「反正她鎖國了,而且鎖得非常徹底。我猜,她不單是為了接壤崩塌鎖國,還為了阻止凡人進入天界。」

「…怕天帝真的立我的不肖徒兒為皇儲?」麒麟確定王母有精神疾病,沒想到這種毛病可以逆遺傳,從兒子傳給老媽。

「這是主要原因之一。」舒祈嘆了口氣,她承擔了另一個倒楣的主要原因。「所以妳該慶幸。因為王母發了歇斯底里,所以你們可以平安度日。更因為王母示範了神威弄垮天界,所以魔界至尊不會親身來追捕,冥界也一鎖了事。畢竟魔界首都坍塌或者是大河改道,冥界的圍牆倒下,人魂跑個精光,都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對吧?」

「…嘖。」麒麟很不滿意。

「沒趕上這場熱鬧很遺憾,對不對?」舒祈無奈的笑,「我倒是很高興妳沒趕上這場熱鬧。妳若趕上這場熱鬧,恐怕不是塌了南天門而已。妳啊,喜愛危險的個性不改改,將來還不知道要闖多大的禍…居然從我這兒偷渡一個人類過去魔界!」

「半海妖。」麒麟糾正她。

「海妖血統比較濃重的人類。」舒祈瞪了她一眼,「妳知不知道魔王打了滿篇的髒話寫信來罵我?」

「我猜妳也寫信給曉媚,順便轉寄了魔王的來信。」麒麟不干示弱的回敬回去。

看舒祈默不作聲,麒麟沒好氣。啊勒,我隨便猜猜,還真的欸…她為魔王默哀五秒鐘。

「沒趕上這場熱鬧我是很遺憾,但妳知道,我不會主動去找危險。」麒麟攤手,「我懶。」

「是啊,只是大門開開,歡迎危險走進來。」舒祈對她搖搖頭,「麒麟,妳是個人類。妳若認同這身分,就不要跟裡世界牽扯太深。」

…這種話,從都城管理者的口中說出來,怎麼聽都沒有說服力。

「我說過,我只是倒楣被選上。」舒祈泰然自若的排版,「神仙啦、妖啦魔啦,這些跟我沒關係,其實我也不太關心。我真正關心的是我的生計,我僅有的幾個朋友,而這些是現實、人間,真正的存在。我並不是自己喜歡,才跟這些超現實扯上關係。要我關心天帝的病情,我還比較願意關心樓下便利商店老闆娘的手傷好了沒有。我並不喜歡這些雜務,坦白說。」

「這是『嘴裡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嗎?我看妳管得頗深入。」

舒祈倒沒有生氣,她只是淡淡的,「我從不管門外的事情。」

…但只要走進妳家門,妳不都管到底?

「好吧,沒趕上熱鬧就算了。」麒麟心不甘情不願的,「那狐影選擇回天囉?我還以為他死都不會回去呢。」

「這個嘛…」舒祈湧起神祕的微笑,「這是最後一個八卦。妳想聽到這個八卦,就把手裡的電話簿打完。」

「…妳也知道這是電話簿啊!!」麒麟怒吼了起來。

終於在酒蟲啃噬下,麒麟火力全開的將整本打完。舒祈檢視她打過的文件,「開頭就有錯字…」

麒麟跳了起來,忍痛將魔界至尊的羽毛塞給她。

「好吧,看在這份大禮的份上,」舒祈大方的原諒她,「就這樣吧。得慕,送客了。」

…不是這樣吧?妳還有一個八卦沒有說啊!

(或許在外人眼中,麒麟和舒祈是奇女子,擁有深不可測的實力。但是說到底,她們也是女人,女人就愛八卦,什麼種族的女人都一樣)

「喂!妳這樣打發我?狐影的八卦勒?!」

「哦?哦哦哦,對,狐影。」舒祈有點遺憾,本來要騙這隻長角的麒麟幫她再打一本的,哪知道她現在想了起來。「詳情我也不清楚啦,但是我聽說…」

最好妳不清楚!老來這一套…

「本來狐影死都不回天界,但王母跟他交換了一個條件。只要他回天幫忙修復坍方的三重天,就保人間三十年平安。」

三十年?麒麟露出迷惑的眼神。嘖,不過去了魔界一年,她居然漏掉本世紀最大的熱鬧和八卦!「為什麼是三十年?」

「我怎麼會知道。」舒祈推了個乾淨,「不過天帝好像就只能活這麼長了。還是西方天界的上帝為了彌補死亡天使的過失,送了聖水讓天帝延壽十年。」

…最好妳什麼都不知道啦。妳嘴裡說不知道,八卦倒是挺多的…

「為什麼我被魔王拐去一年多呢?」麒麟很遺憾,「美酒和漫畫真是害人不淺啊。」

舒祈瞪了她一眼,搖了搖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