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部 第八章(四)

明峰機警的看著瘋瘋癲癲的乾枯老頭,他哭嚎了一陣子,聲音沙啞細弱。將自己縮成小小的一團,前後晃著,眼神整個渙散開來,喃喃的幾乎沒有聲音,只見他嘴唇一開一闔。

一個心靈殘毀的瘋老頭。

【Google★廣告贊助】

他說不出是什麼滋味。發現自己的厭惡油然而生,反而吃了一驚。真奇怪,他見過魔界異常者、見過吸血族、也讓巫妖法師威脅過生命。他或許會憤怒、恐懼,因為污穢的罪行而嘔吐,但他從來沒有生出這種厭惡的情感。

難道是因為他又髒又臭又瘋癲?他隱隱覺得不對,卻不知道什麼地方不對。

「…我從來沒有這樣莫名其妙討厭過人呀…明琦,」他轉頭,嚇了一大跳。明琦臉孔慘白,形容憔悴的像是要枯萎。眼神渙散的令人心驚,像是那個瘋老頭的瘋狂如病毒般,在很短的時間感染到他的堂妹。

「明琦!」他用力搖搖堂妹的肩膀,「怎麼了?妳不舒服?!」

明琦宛如從惡夢中驚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依在明峰的懷裡啜泣,「可、可怕…好可怕…好黑,好怕…」

聽她哭出來,明峰鬆了口氣。「拜託,天天在摸屍骨的人,還怕個鬼?妳中猴喔?」

明琦抽噎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卻氣苦的說不出話來。這裡有種陰沈的氣氛會使任何正常人瘋狂,一波波宛如海嘯般侵蝕人的理智和希望。每分每秒,她的理性就會被剝奪一些掉,讓她陷入虛弱、無力,絕望而恐懼,動彈不得的地步。

但她的堂哥不但毫無影響,還嘲笑她是否中猴。

「…我們家怎麼會有你這種麻瓜?!」她氣得發抖,卻緊緊纂住明峰的袖子不敢動。

「麻瓜?什麼麻瓜…」明峰轉思一想,臉沈了下來,「妳哈利波特看太多喔?」

他站起來想察看四周,卻被明琦死死的抱住胳臂,只好沒好氣的拖著僵硬的堂妹,走到書桌前。

除了那些詭異的「標本」、床和鳥籠,這地下室就還有張書桌,凌亂的擺了幾本書。看到書,他不由自主的坐了下來。

他這個書蟲的癖大概沒救了。明峰其實也滿悶的。性命交關,一個關在鳥籠的瘋老頭虎視眈眈,還有個鶴髮童顏的怪人在大床上表演龜息,那傢伙還是奴役女妖採真陽的妖道。

但他居然坐在書桌前,身不由己的打開書來看。

其實這不是書,而是「筆記」或「手記」。他不禁有些驚艷,居然是非常優美的散文隨筆(當然是古文),詞藻端美、文字簡潔,雖然內容血腥殘酷,卻帶著一股冷然的優雅。

不敢和他離太遠的明琦硬擠在寬大的太師椅跟他一起看,看沒幾頁,就呵欠連天,「什麼之乎者也兮不兮的,他到底說什麼啊?」

叫妳讀書不讀書,這麼淺白的古文也看不懂。明峰有些鄙夷的看著堂妹,「這也只比《曹劌論戰》深一點點。」

「什麼論戰?」

「妳《古文觀止》沒讀過啊?!」明峰有點發怒了。

明琦聽到《古文觀止》四個字,馬上把耳朵堵起來。

你看看,你看看!國教還有什麼救啊?!教改是改到哪裡去了!?天哪…

「你翻譯給我聽就好,什麼古文觀止,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明峰跟遇到麒麟一樣束手無策,只好一面看一面翻譯給明琦聽。

簡單說,這是妖道懷虛子的「日記」。(或說雜記。)

他是六朝時代的名士,機緣遇仙,但仙家雖收他為徒,卻告訴他他沒有修仙的資質,想要長生不老,除非逆天而行、甘冒巨罪,泯滅良知,並且得拋棄自己的名字。

懷虛子接受了,仙家傳了他「房中術別冊」一書,還教他如何「御邪」、「迷魅」,和一些幻術妖法。

他就這樣活下來,帶著蒼白的髮鬚,和稚嫩的孩兒臉。一開始,他親力親為,自稱「五通神」,在江南一代縱橫,迷魅婦女。但他畢竟沒有修仙的資質,在那年代,還有不少修道人行走,許多沒有修道的人也還有若干自悟的異能。

他殺害了太多婦女,自然有人要剷除他。重傷之下他使出幻術脫身,從此隱姓埋名,模仿修道人的作為,給自己取了個「懷虛子」的道號,到處收妖。

但是,他殺死男妖,卻留下女妖活命。日裡收妖,夜裡縱妖。害怕被其他有德者消滅,他很謹慎的讓女妖去收索真陽,卻不會害死凡人--起碼不會馬上死。至於被奴役的女妖會不會被他吸乾,會不會死,他是毫不關心的。

當然,也沒有人關心。因為她們是妖,死再多也不會有人多看一眼。

他就這樣活著,默默的。只關心自己的長生不老,漠然的走過許多歲月,冷眼看過許多戰禍。直到幾年前…

他旅行到戈壁,卻感應到他仙家師父的「氣」。隔閡了這麼長久的時光,他居然又感應到了師父。

師父,我照你的吩咐修煉這麼長久的時光,你總可以來渡我了吧?我總可以成仙了吧?

他急急的趕去,但戈壁沙漠真的太大了,他趕了好幾天才到。在黃沙滾滾中,他看到了不可能存在的綠洲,各式各樣的花朵怒放,芳香得令人窒息。

極盛。卻也即將凋零、枯黃的綠洲。

師父走了。但卻發現了一個瘋狂、乾枯,像是靈魂徹底破碎的老頭兒。因為那個瘋老頭沒辦法說話,所以他直接「探問」了老頭兒的記憶。

也因此,發現了應龍精魂。

筆記只到這裡為止。明峰有些迷惘的看著書桌上堆積如山的筆記。

在書桌上的是最近幾年的份,其他的部份,是從一個破舊的皮囊掏出來的。那皮囊很輕,很舊,似乎要龜裂開來。他看完這幾年的份,有些不甘心,那皮囊就擱在書桌上,他忍不住去掏,一面喃喃著,「還有沒有啊…」

然後一本、又一本,再一本,直到堆滿整張桌子。

「…這是小叮噹的四度空間袋啊?」明琦傻眼了。

明峰搔了搔頭,悶不吭聲的把書都掃進皮囊。他其實應該覺得訝異才對…但是你跟麒麟住久了,這種事情也還好…

想想那個可以裝進大冰箱、大電視機、大書櫃…一整個家當的計程車行李廂,裝個幾十本破書的破皮囊算什麼?

「這還不夠小叮噹,真的。」他嚴肅的跟明琦說,「相信我,這不過是聊齋的程度,真正的小叮噹四度空間袋…妳還沒有見識過。」

明峰疲勞的長歎一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